宁财神,武林之外更有戏

更多
2012-7-19 18:30:30 点击:1760次
小传
  宁财神,1975年生,本名陈万宁,情景喜剧《武林外传》的编剧。
  大学攻读金融专业,做过期货生意,后转行设计和写作。中国第一代网络写手的领军人物,被封为网络“三驾马车”之一。

  代表作:剧本《武林外传》,小说《缘分的天空》、《假装纯情》、《无数次亲密接触》等。


文/火锅
专访
上海本土喜剧之王
  很多人对宁财神有误会,搞不清楚他是干什么的,搞不清楚他是哪里人。其实,他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全职编剧,如今一直呆在上海,压根没变过。
  “我的人生仿佛已经成了定局。”在他家里,他突然来了这么惊世骇俗的一句。
  
《武林外传》无续集?
  宁财神当编剧已经有些年了,最让他声名远播的,还是电视剧《武林外传》。有《武林外传》的那年春节,它们的大结局居然敢和春节晚会PK!这部戏奠定了宁财神南派喜剧之王的基础,“中国写喜剧的人现在其实挺少的。不可能像美国编剧那样,做成一个团队。你就让我去找个枪手也找不到,写出来的东西不对嘛,而现在能写的那几个人当然也都各自为阵,大家都单干。”他看得上眼的喜剧编剧有梁左,那是北派的代表人物。
  宁财神是这部80集的情景喜剧的总编剧,压力不是一般大。写到最紧张的时候,剧组上上下下一百多号人等着剧本开工。传闻宁财神曾因为写剧本脑供血不足而在家里打倒立,“谁瞎说的,说的反正不是我。但是脑供血不足倒是真的,那个时候压力太大了,工作量超负荷。”间或宁财神带老婆去山上探班,还曾被拉去演一对食客,“具体哪集不记得了,那哪能记得啊。”他一句台词也没有,他老婆还有四个字:“结帐,难吃!”
  宁财神曾经说自己的性格和剧中的钱掌柜比较像,是个“妻管严”,因为上海男人素来最怕老婆,而他太太是武汉人,武汉女人训夫又是出了名的。两个人是在朋友聚会上认识的,他老婆很漂亮,宁财神就靠一部《武林外传》把她拿下,天天写了段子先给她看。自从1997年在网络上发现自己这个理科生写字还有那么多人看之后,宁财神就常常写字给姑娘们看。这下写着写着,就把媳妇也写回了家,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武林外传》之后,宁财神和导演尚敬都坚持不做续集,觉得那是没意思的事情,同福客栈的故事已经说够了。也有江湖传言说这出戏后无来者是因为广电局下了命令说此次一部,下不为例,宁财神解释: “这绝对是个假新闻,当时出来时候我们还特意打听了,没有的事。”所以宁财神估摸着今年还要搞一部古装喜剧,“不是情景剧,就是电视剧。”但是具体内容和演员,统统保密。

暮气沉沉VS少年中国
  宁财神的新电视剧《防火墙5788》已经在重庆都市频道播出过了,只不过还没引发全国范围内的影响。这部新电视剧是走商战路线,但是台词里时不时会透着一点宁式幽默。导演是何念,就是那个和他合作了一部又一部话剧的导演,“我和何念合拍,大家都是年轻人,都想做点事情。”所以从话剧《武林外传》继续全国走红,好多个城市都演了一圈之后,宁财神与何念也先后合作了多部话剧。“我们见面聊天,大部分时间在网上谈事。”谈着谈着,就出了《罗密欧与祝英台》、《鹿鼎记》。眼下《鹿鼎记》又开始在上海热演,票子被一抢而空,给整个2009年的话剧市场打了一针鸡血。
  谈及话剧编辑与电视剧编剧的差别,财神对中国电视剧依旧用收视率来评价甚至表达出愤慨,“你知道那是什么玩意么?每个月给你一些钱,在你家里安装一个机器,好知道你看了哪些频道。愿意干这个事情大多是以老年人为主,没有人关心年轻人的趣味。”电视剧红,收视上不去,投资方一样不买账,“上海收视最好的是什么?《哑巴新娘》。你说那样的苦情戏我能写么?我也能。可是你要我花个半年写这个,我很痛苦。写这种戏时间长了会自杀。”他用“暮霭沉沉”来形容现在的市场,不断强调着“少年中国”的基调,“主流媒体并不注意对年轻人的影响,所以我觉得中国只有一个青少年频道,那就是湖南卫视。不管它的节目如何,这点还是值得尊重。还有海岩和赵宝刚。海岩他现在顶着多大的压力啊,还在坚持干。我觉得就是要有这点坚持,冒着收视率的风险。”
  宁财神自己喜欢日剧,《大奥》、《交响情人梦》他都觉得不错,“因为日剧短,只有11集却都这么好看,不像很多电视剧动不动就好几十集。我不觉得有什么事情值得写上几十集。”所以宁财神的东西都是短小精干,就连80集的《武林外传》也基本上是一集一个故事,爽快。
  
浮浮沉沉网文圈
  “写字密度大的时候,有时候写完一天能睡十几个小时,写作就和做爱一样,做的时候很爽,做完才知道很累。写的时候是很开心的。”宁财神说自己就是个喜欢写字的人,“但一没灵感了就不写,没有特别规定自己要写多少。有时候我会二三个月什么都不写,有兴致才写。”
  可他其实是理科出生,“但是数学不好。”作为最早上网的一批人,他很早就接触到了天涯,还当过“榕树下”的运行总监,管运营!作为第一代网络写手的领军人物,宁财神被封为网络“三驾马车”之一。但是后来网站出现了问题,他辞职在家,也不想重新回去上班。“一帮编剧朋友就拉我也去写,一上手就稳稳地做下去。从网络到专业编剧,也没有太大波折。”那是2003年的事情,他就干上了编剧,天天家里蹲。《都市男女》、《健康快车》都是那时候的产物。2005年开始写《武林外传》,之后就更加大红大紫。2009年,他不光要做电视剧,还要和何念继续做话剧。
  (此处增加约100字段落)
  
花销是收入的十分之一
  宁财神现在很少出门,尤其是冬天,天天窝在家里。太太也不上班,在家里两人各占一方天地。“很平和,不愁吃穿,正是我希望的理想状态。”
  宁财神曾经疯狂地迷恋过烟斗,书房里摆个好多个,但觉得麻烦又不用了。他的家还有一点明清家具风格,因为他是个“喜欢传统文化”的人,但是最喜欢的还是武术和周星驰电影。他就整天对着电脑,喝茶、写字。老婆在隔壁嗑着瓜子,也特别惬意。“但是我有时候会厌倦,觉得累。觉得一切都固定了下来。”生活得好好的,宁财神常常把问题上升到形而上,“自寻烦恼”。
  “我本身在这行,也知道名声迅速地来,迅速地走。所以很多东西不是给别人看的。”他希望能把“类型化”的东西做得很好,“就像2008年的《叶问》那样,那是部有诚意的类型片。”为此,他去电影院里看了好几次。前段时间去话剧中心看《鹿鼎记》,自己的东西他也看了三四遍,默默坐在观众中,也没人打扰他。走在路上,宁财神偶尔也会被人认出,“但是不多。”他觉得自己现在一切都还行,至少他自己觉得挺好的,“我自己花钱也不多,也就花个收入的十分之一吧。”所以日子是稳当的,写字这件事他也会坚持的,但最好能来点“不一样”。

P3 编辑/晚
博客精选
男人命女人运,平铺的DNA链
  (引言)
  财神的博客写得勤,也写得精彩。“我一直想写的,无非以下几类:影评,书评,少年记忆。”仅仅这几样,也不乏妙语连珠。看他评时事百态,讲故人新事,不时令人会心一笑。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ningcaishen

  这两天由于无聊,半夜在msn上多挂了片刻,遭遇怨妇团围攻,连续三位前仆后继发牢骚。
  怨妇甲:眼看三十有点急,想随便找人嫁又不甘心,有兴趣的人儿对她却没兴趣。这是主流牢骚,这年代只要是个单身女的都这样。
  怨妇乙:刚从一段婚外情中逃脱出来,被对方老婆找去谈心,在四季酒店大堂惨遭羞辱,落荒而逃,人家那老婆曾是大学生辩论赛的四辩,婚前据说还考过律师证。
  我的建议是:嘴上输不要紧,偷人东西,挨个嘴巴算啥?没上单位闹就挺好,你得感谢上苍,人家考的是律师执照而不是跆拳道。
  怨妇丙:一年换了仨,最后一个骗到她人财两空,偷偷搬家,连罐猫粮都没给她留,害她差点得了流行抑郁症。
  三名怨妇,最后的结论基本都是同一个论调:男人为啥都那么不靠谱。
  “我们在凡尘俗世单打独斗漂流了那么久,身心皆疲接近崩溃想上岸之时,那条理所当然的海岸线为啥还没出现?”
  我的意见是:咱可不能光记打不记吃,二十年风水轮流转,你们丫风光的时候,男生的苦向谁说呢?
  大学时,一到周末,你们一个个化了浓妆坐着男朋友小车出去party,回寝室边喷香水边说刺身太腥长岛太冰。
  男生们一个个狂背单词打算第四次冲击六级,食堂包子吃到恶心,想开顿小灶还得大家凑钱,谗急了恨不能活烤了看门老头那条大黄狗,交通基本靠走、娱乐完全靠手,眼镜碎了都没钱配,唯一财产就是硬盘上那80G“特殊电影”。
  那时的男生在你们眼中恐怕还不如寝室门口那条会摇尾巴的大黄狗。
  大学毕业,你们抹个口红,温文尔雅往领导面前一坐,哪怕论文全班最低分,工资也比普通员工高半截,领导带你从早到晚泡酒吧磕饭局晚上回家打车还给报销的时候,男生们挤在刚租来的一室户勒紧裤带吃方便面,周末慰劳自己的是两个荷包蛋,存折上的数字不掰手指就能清算。
  毕业两三年,你们工资已经七八千,跟着两位数的男友们逛遍了城市最in的酒吧和夜店,吧凳上翘着二郎腿抽着女士烟,评论着房间里哪个waiter最man。
  那时的男生刚攒够人生第一个十万,第一次知道,原来龙虾和小龙虾不是一个物种,第一回被客户用洋酒灌高,深夜回家的路上一路高歌,唱到吐,吐到哭,哭完接着吐,镜片上蒙着一团擦不去的雾。手机短信显示:你人很好,可惜我们八字星座血型都不合,另外你送我那个LV新款,经鉴定是A货made in大陆,用不用去找315投诉?
  毕业五六年,女生们已经把新马泰七日游看做农企之旅,期盼着背着帆布包畅游东欧三个月,美其名曰充电。好不容易请下假来,再想叫年长十岁的失婚男友买单,对方却关了手机,再打就是永远不在服务区。
  那天日记写着:女人=圣诞树,再美也过不了25。此时情绪,是沮丧是失落还是燥动不安的愤怒?
  那时的男生苦干数年荣升部门总监,第一次学会调笑办公室里美丽的芸芸众生,第一次从经验丰富的老上司口中得知大学美眉特好弄,周末带出去吃顿小饭喝点小酒,第二天再买点包包香水就能成事儿,卡忙北贝Let's party。
  命运曲线,在这里开始交错,一条向上,一条向下,如一条平铺的DNA链。
  周末,学校门口,男生在车里等得有些焦急,按两声喇叭,浓妆学妹欢天喜地飞奔过来,一上车就送了个豪放无比的french kiss。车外经过捧着六级指南的猥琐男,眼镜碎了半边,低着头像只海龟一样往前蹭。
  学妹说:那是我校著名loser,六级四次没通过,三级片倒没少看,对了,今晚带我吃什么啦?
  车里的男生沉默了很久,说:我忽然很想吃狗肉……
  最后声明:全是泛指,没有特指,那种女生只是一小撮,男生也不都混的那么惨,当然也不是我。
  
P4 编辑/晚
新作先睹
梁山不是后勤部!
  今夜的月光很好,云层也很薄。
  所以,小院被照得很亮,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捕快模样的人被五花大绑捆在地上。
  捕快叫小二。
  与其他小捕快没什么两样,他有一份薪水虽然不多,但也足够养家糊口的职业。家里也有一个老婆,虽然不算美若天仙,但对他来说却也称得上贤良淑德。毕竟他只不过是个小小捕快不是?他的梦想是抓上几个盗贼,领上几份赏银,交给自己的老婆,再喝上几口小酒,没有比这更美的事了。
  不过此刻,他却半点也不美。
  满脸横肉的邱楚河正拿着匕首冲他走去:“我当了那么多年河盗,杀人无数,可杀官差,我还是第一次!”
  小二想叫,但他叫不出声,因为他的嘴里塞了块破布。
  小二用求救的目光看着另一个人,这个人身材颀长,穿一件蓝布长衫,温文尔雅,很悠闲地靠在门边。这个人淡淡地看着这一切,只是用鼻子在空中嗅着什么。
  匕首越来越近,小二的目光变得更凄惋,邱楚河的表情变得更狰狞。这个人却依然是一副淡淡的表情,像是在看杀鸡:“嘿嘿??官差也是人,一样有鼻子有眼有心肝,痛快点,一刀,让他少吃点苦!”听到这话,邱楚河一刀扎进了小二的胸膛。
  这个人笑笑,转身拎了坛酒和两只酒杯出来。邱楚河满意地看着不再动弹的小二,一把夺过这个人手中的酒坛,仰头就往口中灌去:“娘儿们才用杯子喝酒。”
  “该你了。”邱楚河把酒坛递了回去。“抱歉,我从不跟探子喝酒。”这个人并不接。“探子??你说谁是探子?”“你刚才那刀,扎的是他第六和第七根肋骨的缝隙,而不是心脏,之后,你没拔刀,是怕失血太多,不好救吧?你那把刀上,有鹤草和灶心土的味道,那都是止血药!往刀上抹毒药的很多,抹止血药的,我还真是头一回听说。”
  邱楚河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个人。
  这个人又淡淡地说道:“你号称当了多年河盗,那你的水性应该很好吧?”
  为了证明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河盗,邱楚河开始闭上眼睛双手平伸在原地转圈。因为这个人说常年跑船的人平衡感异于常人,能闭上眼睛转上十圈不倒。
  十圈过后,邱楚河勉强站稳了,他很得意地看着这个人。
  这个人看着他:“走两步试试?”
  邱楚河往前迈了迈,却只觉一阵晕眩,人一晃,险些摔倒。
  这个人轻轻一笑:“这叫蒙汗药,叫你这么转圈,是为了让药力发挥得更快。”
  邱楚河愤怒地向这个人冲过去,只可惜这个人伸出食指在他的脑门上轻轻一点,他就栽倒在地。
  邱楚河栽了,这很正常,不管什么人栽到这个人手里,也是件再寻常不过的事。
  因为这个人并不是别人,而是朱贵,南山酒店大掌柜朱贵。
  小二还想继续躺在地上装死,可他实在有点装不下去了。南山酒店的人都围在了他的身边,七嘴八舌地探讨他这具尸体该怎么处理。他听到有人开始提议把他装到麻袋里,放上蝎子,毒蛇,还有老鼠,拉出去埋了。
  于是小二睁开了眼睛,证明自己不是尸体,不用掩埋。他却只见到朱贵笑嘻嘻地蹲在他面前:“哟?这位官爷,您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啦?”
  一个独眼人气势汹汹地说:“当家的,甭跟他废话,交给我,剁巴剁巴,做成人肉包子,明儿一早端出去卖了……”
  小二再次闭上了眼睛,不过,这次是吓晕了过去。
  朱贵站起身来,淡淡地说道:“人人都说要上梁山,是个人我就往山上送,白吃白喝白拿钱,那梁山不就成了朝廷的后勤部啦?”
  选自小说《祝福你阿贵》
  
  宁财神的小说《祝福你阿贵》,剧本《武林外传》、《龙虎山客栈》正在起点中文网全文连载。网址:http://sq.qidian.com/Author/1128460.aspx









1760次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