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佩妮 我用音乐记录生命

更多
2012-7-20 17:31:38 点击:1535次

文/徐莉敏

  出道11年,戴佩妮始终在创作属于自己的音乐,她从未放弃坚持做自己。她说,她写的每一首歌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每首歌都有一个画面,都有一个故事,都有人事物,所以她似乎在用歌声写日记,用音乐记录生命。

戴佩妮主要作品
2011年  专辑《回家路上》
2009年  专辑《原谅我就是这样的女生》
2008年  专辑《我到底是谁》
2006年  专辑《一个人的行李iPenny》
2005年  专辑《爱疯了》
2003年  专辑《No Penny No Gain》
2002年  专辑《爱过》
2001年  专辑《怎样》
2000年  专辑《Penny》

第一章:年少的轻狂
“我试着打开城市的另一扇窗,一瞬间发现我的世界已变了样。我曾经为了梦那么的疯狂,你却嘲笑我的疯狂,别人眼里看成是荒唐。等不及关上用了好几年的行李箱,准备好回到,那个最初做梦的地方,再见到那年年少的轻狂,也许有些事情不好讲。”——《美好时光》

  有人说:“回忆是一种病。”而这种病,恐怕许多人都有,并且可能还会不时地来一次系统性地大爆发。回忆,沉淀,回归,往往这个周期是:十年左右。
  戴佩妮说:“出道11年,记忆与心情都太纷乱,我需要一种心灵上的沉淀,让自己回到最原始的状态,找到那种回家的归属感,所以有了这张最新专辑《回家路上》。”
    于是,那些关于“年少”的种种记忆,又慢慢浮上她的心头。出生在马拉西亚一个华裔大家庭,戴佩妮是家中老幺,家中有2个哥哥和一个姐姐都大她许多。戴佩妮说,可能是因为和哥哥姐姐们年龄相差比较大,小的时候彼此的关系并不融洽。当时自己开始创作写歌,而后去参加歌唱比赛,就是为了与热爱音乐却无法参加比赛的二哥赌气,结果却误打误撞走上了音乐创作之路。
  回想起过去的种种叛逆,戴佩妮笑说,反而是当了歌手以后,跟父母和兄弟姐妹的关系开始越来越好。一直到现在,即使聚少离多,戴佩妮也会坚持每年回家几次,与全家人团聚。甚至有时还会在父母的结婚周年纪念日寄上卡片与祝福,告诉家人她的关心与想念。
     用戴佩妮的话来说,其实她天生就是一个桀骜不驯,叛逆独立,不按理出牌的小孩。所以即使那时父亲是小学副校长,她依然旷过课,逃过学,做过弊。直到10岁那年有一天爸爸去接她放学,突然问了她一句:“想不想学跳舞?”从此让她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她说她最喜欢现代舞,因为每个动作的背后,都有一段特别的故事;她说是跳舞让她寻找到了一种宣泄自己情绪的途径,她曾经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个舞蹈家;她也说由于她是扁平足,其实并不适合跳舞,但那时她为了跳,每天压脚背让骨头变软,压到适合跳为止。“虽然最后我还是选择了唱歌,因为觉得文字语言比肢体语言更容易表达自己的感情,但跳舞与唱歌我都喜欢,因为是它们稀释了我的性格中最叛逆的部分,也让我懂得了为自己的叛逆找到最适合的抒发形式。”


第二章:现在的爱情
“我爱的这个男生他是真的对我好,他不会斤斤计较我的脾气不够好。我爱的这个男生他说要陪我到老,没有必要总是和人比较,梦想踏实就好,够养我最重要。”——《Sunny Latte》

   “我以前的梦想是一幅很简单的图画,在海边有一个房子,有一只狗,但是2年半前我改了这幅梦想图画,我当时想为什么一直交不到男朋友呢,可能是因为我的梦想图里面没有一个男主角,所以我就重新构想了那副图画,还是那个海边,有一个房子,一只狗,然后有一个男主人,结果就真的出现了。”
     和男友西米露的相识,是缘于一个朋友的介绍,一场有着相亲意味的饭局。虽然起初让戴佩妮心里有一些排斥,但没想到见面之后却发现彼此非常投契,于是就有了之后常常一起吃饭、聊天,再深入了解。
    戴佩妮说,男友最吸引她的一点是他单纯的个性。不用Facebook,没有MSN(后来是为了跟她MSN才有了MSN账号),也没有自己的博客和微博,或许在这个时代已经很难再找到这样一个男生了吧,但对于戴佩妮来说这种“奇怪”的个性却给了她一种独特的安全感。
    新专辑中有首歌《Sunny Latte》最后一段歌词便是写的男友西米露。在认识男友之前,戴佩妮坦言并不是一个会享受咖啡的人。“我爱咖啡,但我喝咖啡会心悸而且会有失眠的状况,所以以前我从没有坐在咖啡厅店喝上一两杯咖啡纯粹享受一个下午。是他劝我要放松,去找一个自己的方式,未必要喝咖啡,可以点一杯特调的Latte,而且一定要在下午一点之前。所以现在我会坐在咖啡店一个下午,观察喝咖啡的各类男男女女,这首歌就是这样写出来的,而那时他就坐在我面前,所以歌的最后部分的确是在写他。”
    至于结婚,戴佩妮说一切还需顺其自然。“因为我作为歌手的特殊性,让很多事情变得非常复杂。如果我不是一个艺人,他就不用去想这么多琐碎的事情,媒体还有狗仔,这点我完全尊重他,会以他的想法为主,所以如果我以后隐婚也是有可能的哦。”


第三章:旅行的途中
    “我在回家的路上发现我讨厌城市喧嚷,不再赶路的这段时间我亲吻这土壤。离开异乡的孤单心慌乘坐自由的风,重新找回Love Love Love 的力量。”——《回家路上》

  谁都知戴佩妮爱旅行,因为她曾写过一首耳熟能详的歌《一个人的行李》,只是当时想要一个人去东京铁塔看夜景,一个人去威尼斯看电影的她,如今更愿意与爱人一起踏上旅途,浪迹天涯。就比如这次因为拍摄新专辑MV的契机,男友就跟着她一起来到了她梦想中的国度——印度,算是小小地满足了一下她的愿望。
   从小,戴佩妮就梦想着去印度旅行,但由于父母担心那里的治安问题,一直禁止她去。而这次当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员问她,如果要选一个地方又有回家的感觉但又不是马来西亚的话,会选哪里?戴佩妮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印度”。
   虽然大部分拍摄都在印度的北部古城捷布,但那里缤纷的自然景色与熟悉的温度气味,让她如鱼得水。“我最开心的是,拍摄时经常有意外之客偷偷入镜,到处都有沿途悠闲散步的牛、猪、象、骆驼、猴子、孔雀、松鼠、鸽子,好像天然的野生动物区。我从小在乡下长大,跟它们一起玩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因此当看到被满地大便吓到惊声尖叫的工作人员,居然牛羊分不清,让她马上当起生物小老师,一一纠正大家。但是由于这次行程紧凑,并没有去到更多的地方,让她大呼没过瘾,下次有机会一定要重返印度。
  戴佩妮说,她喜欢色彩感很极端的地方,就比如德国、英国、冰岛,会给人以冷色系的视觉感;她也喜欢颜色很丰富的地方,像西班牙、尼泊尔、西藏,还有印度。而对于旅行,戴佩妮其实也有着自己“独特”的要求。“有些人希望看到美丽的景色,有些人需要美食,我最在意睡得舒不舒服。无论到哪里旅行,天色一暗我就不出门了,所以有很长的时间会待在旅馆里。想想玩了一整天,如果不能舒服地睡上一觉,怎么会有放松的感觉和好精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