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伟明:作品质量好 盈利自然来

更多
2012-9-10 13:08:17 点击:1491次

又见到黄伟明,他仍梳着整齐斯文的男仔头,穿着牛仔裤和带有卡通图案的T恤,像“灰太狼”一样低垂着眼帘。外表看上去,他几乎没什么变化。

可事实上,一系列的变化已经发生了。我们的采访地点,从“原创动力文化传播公司”挪到了“明星创意动画有限公司”;黄伟明的身份,从“喜羊羊、灰太狼之父”,变成了“开心超人之父”;他的职业,从动画导演、创作人,变为一家在东莞注册、在广州发展的动画公司“老板”之一……他的事业和生活,与广东动漫业的兴起、拓展和畅旺相随。


转型
全力打造开心宝贝

看观众说“我在公车上,看得忘了下车”,“我一边看一边吃饭,笑喷了,直接喷到电脑上!”这些才是他最开心的时刻。

黄伟明作为“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原创者和总导演,在中国动漫界赫赫有名。

2005年,《喜羊羊与灰太狼》在国内推出,到了2009年红遍大江南北,成为当今知名度最高的中国卡通形象,相关衍生品、电影利润也获得了丰厚回报。可谁也没料到,黄伟明的转型、“单干”会如此之快。

黄伟明说:“一个创意人,不能守着一个成功作品到老,不断创新、挑战才是最重要的。‘喜羊羊’创作团队已经成型,我个人希望做一些新的尝试。”他认为《宝贝女儿好妈妈》是讲生活中的真事,《喜羊羊与灰太狼》是讲动物故事,因此他决定与搭档一起成立公司,再做一部科幻类动画片,就是后来的《开心宝贝》。

2009年8月,他与搭档创办了明星创意动画有限公司,并开始创作《开心宝贝》。

《开心宝贝》的收视率令人振奋。2010年,在央视少儿频道播放时,频道的收视率一下子比平时高了88%!不过对黄伟明个人来说,“潜”在网络上、微博上看大家的评论,看观众说“我在公车上,看得忘了下车”,“我一边看一边吃饭,笑喷了,直接喷到电脑上!”这些才是他最开心的时刻。

目前《开心超人》动画片已经做了近300集,黄伟明“剧透”说:“我们正在争取下一个寒假,让大家在大银幕上看到《开心宝贝》的贺岁电影版!”

《开心宝贝》动画片播出两年多就开始筹划电影,会不会有点急?黄伟明解释说,《开心宝贝》品牌打造的步伐会比《喜羊羊》更快,目前市场铺垫已基本做好,动漫产业的关注度也在显著提升。

他说:“‘开心宝贝’和‘喜羊羊’并不存在直接竞争关系。中国市场足够大,要担心的是没有足够多的好创意满足市场需求。”

 

心路


动画导演是第一身份

“做自己喜欢的事,实践自己的创意,比不断赚钱更重要,动画导演始终是我最看重的身份”


黄伟明的新公司,规模从最初的7个人扩大到了目前的120多人。


今年4月,黄伟明把“明星创意动画有限公司”从大南路迁到了西华路,办公室面积扩大到600多平方米。看上去,办公室像一个大网吧,动画师们年轻得令人羡慕。不时有人进来叫40岁的他“明哥”,请教他如何展示最佳动画效果。


虽然已是“老板”,但黄伟明除了亲手动笔画画的次数少了,其他的跟原来没有什么不同,仍然担任总导演。他认为,“做自己喜欢的事,实践自己的创意,比不断赚钱更重要,动画导演始终是我最看重的身份。”


黄伟明笔下没有俊男靓女。他说自己虽然从小喜欢讲故事,但从来不习惯少年宫“故事大王”的字正腔圆,身段始终扎在“草根”,以“老广”的平实、低调来架构自己的风格。他很喜欢从小生活的广州城,也乐于接纳港台文化。“从动画片就可以看出来,南方的‘笑味’相对比较‘放’,会通过比较夸张的动作来表达。”


与黄伟明聊上一会儿就会发现,他在生活中其实并不太健谈。对此,他一点也不否认:“没错,把活跃放在作品里就很好了。有时候不开心,晚上沉浸在改剧本的世界里,又会变得开心。有时想,不开心还要编开心的故事,也会觉得累。不过我还是享受这种感觉,搞笑都用到作品里了。”

 


期待


将动漫品牌输出国外


“倘若创作者忽略作品品质,只是希望运作具有噱头的商业模式,就本末倒置了”


黄伟明2000年从加拿大回国发展时,国内几乎没有人关注原创动画,很多动画公司都只为海外公司做加工。而今天,中国原创动画片的数量几乎已经赶上“超级大国”日本,动漫话题、动漫创意也层出不穷。


黄伟明觉得,最让动漫业受惠的关键在于两个政策:一个是黄金时间段不能播放国外动画片,保育国内的动漫市场;二是每个省、市要建立一个少儿频道,保证播出平台。接下来,黄伟明希望政府能够把国内的整个动漫产业链打通,把动漫品牌输出国外。


最后,黄伟明还透露说:动漫行业的上市公司“奥飞动漫”目前已经收购了他们公司的部分股份,成为了大股东,接下来的市场运营会更加强势。


谈及动漫行业暗藏着的浮躁情绪,黄伟明认真地说:“我始终是一名创作人,最重要的是用心创意。有了好的产品,就肯定会有好的市场前景,就一定能挖掘出其背后的商业价值。目前国内的播出渠道很通畅,电视台都乐意把黄金时间留给能带来高收视率的动画片,这样更容易吸引广告商。所以,只要产品足够好,盈利水到渠成。倘若创作者忽略作品品质,只是希望运作具有噱头的商业模式,就本末倒置了。”


  

 

 

文/羊城晚报记者 邓琼 刘晓伟

来源: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