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为什么要后代自食其力

更多
2013-12-4 10:27:44 点击:1703次
    几乎认识冯丹龙的人第一眼看到她都会说:“这一定是冯家人!”除了宽脸庞和爷爷很像,将门之后的冯丹龙也遗传到了爷爷的豪爽。冯丹龙的父亲冯洪达生前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北海舰队副司令员。
说起爷爷,冯丹龙笑意盈盈:“他很有魅力,能文能武。不仅会带兵打仗,还写得一手漂亮的字,绘画、作诗、弹古筝,样样精通。”
  解放后,冯丹龙的奶奶李德全把冯玉祥的东西全部捐给了国家。家里只剩下两幅冯玉祥的水彩画,那是当时冯玉祥送给老部下、随军总牧师余心清的妻子刘华兰和女儿余华心的。这两幅画经历了两次失而复得的命运。还有一支大号毛笔,是冯丹龙在美国的伯母冯赵美玲送给她的,她精心地裱了起来,挂在墙上。
 “文革”时期,冯家第二代基本都因为背上了“大军阀后代”的黑锅被下放到五七干校,于是,冯丹龙小时候和弟弟以及表兄妹一起都寄住在北京小羊宜宾胡同的奶奶、建国后中国第一任卫生部部长李德全家里。
  “奶奶家里没有一张爷爷的照片,奶奶也从来没有提到过爷爷,家里没有一个人敢提爷爷。那时候爷爷还被认定是反动军阀,谁敢提?躲都来不及。”
  而冯丹龙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家庭的特殊,是在她回到父母身边上小学的时
候,老师布置了一个写家史的作业。冯丹龙至今都记得当时爸爸的表情很为难。
  “他犹豫了半天给我写下:爷爷是个革命军人,后来是被国民党迫害死的。”
冯丹龙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教她要自己点炉子,当姐姐的她还要带着弟弟。“我还上小学一年级时,父亲就说邻居家孩子都会蒸馒头,我也很快就学会了。做饭、打扫卫生,没有不会做的。”
  如今的冯丹龙已经是辉瑞投资有限公司企业事务部总监,然而一路走来,她的职业生涯也很曲折。
  1976年,刚参加工作的冯丹龙被派到烟台地区医院工作,1981年,冯丹龙考取山东大学英美语言文学专业。1986年,冯丹龙来到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商学院攻读MBA。那时候,她有很多留在美国工作的机会,但完成学业后却毅然选择了回国,因为她牢记着父亲的一句话:“你们的事业应该在中国。”
  2000年,美国国会山会议室,在限定的12分钟演讲时间里,冯丹龙讲述了自己从一名插队知青、护士、工人到重点大学的学生,工作后被国家作为首批选送到美国攻读MBA的留学生,回国后有幸加入全球第一大制药企业并逐渐成长为企业高管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