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目睽睽中 严宽献上“21克拉”钻戒

更多
2013-12-4 10:37:35 点击:1307次
      机场上开启一生情缘 
  2009年5月的一天,严宽在虹桥机场等候托运的行李,看到后面一个女子拖着一个硕大的箱子,显得十分吃力,就上前帮忙拉了一把。严宽正转身离开之际,那个女子突然对他说:“我认识你,你是严宽,你演的电影电视剧我都看过。”严宽一下怔住了,放下箱子,他这才注意到,眼前的女子个头高挑,容貌靓丽,并有一种说不出的古典韵味。 
  攀谈之下,严宽方才得知,对方名叫杜若溪,也毕业于上戏,只不过比自己低了三届。这一下,严宽有些不好意思自我解嘲:“原来,你还是我的小师妹!看来我那时在学校还挺‘有名’的呢!”此语一出,两人都乐了。 
  步出机场后,意犹未尽的两人一起打车回家,让严宽没想到的是,两人彼此在上海的家,仅仅隔着一条马路,这更让严宽感叹:与杜若溪的相识,简直就是老天注定的缘分! 
  三天后的一个傍晚,严宽到自家楼下的一家法式面包店喝咖啡,看到马路对面杜若溪的窗户,严宽突然想到,要是能约她出来,一起品味这浓郁醇香该有多好。严宽掏出手机来,给杜若溪发送了一条短信,没想到杜若溪恰好在家,很快就答应了! 
  氤氲着香气的咖啡厅里,两人愉快地交谈起来,他们发现彼此对表演艺术的态度竟然意外相似。杜若溪非常健谈,妙语连珠,时常逗得严宽哈哈大笑。严宽蓦然惊觉,自己好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他笑着说:“这样不太公平,你当然了解我比较多,我们聊了这么久,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一点你的事情。” 
  杜若溪大方地告诉严宽,高中毕业后,她顺利考取上海戏剧学院,她大二的时候,电视剧《小城故事》到上海挑选演员,她竟被选中饰演里面的“哑女”。可是,要在几天内学会手语,并且和聋哑人对答如流绝非易事。但这难不倒天资聪慧的杜若溪,短短几天内,她成功完成了一个小城的聋哑女孩的角色,这个角色让她在演艺圈里有了一个新的开始。此后的几年,她又陆陆续续接演了一些角色,虽然没有太大的名气,但也引起了圈里人的注意⋯⋯
  此后,严宽与杜若溪开始了热情的交往。严宽觉得,这个女孩身上特有的纯洁,让他感到清爽舒服,而她的心无城府,善良心地,更是像磁石一般,牢牢地吸引住了他的心。 
  有一次,严宽为一个哥们愤愤不平,责骂他妻子忘恩负义,靠严宽来到北京,很快就傍上一个大款,抛弃了他这个哥们。杜若溪听了,轻声细语地对他说:“你别骂人家了,人家跟着你那哥们时,也只是十几岁,也是最好的青春年华,肯定也有过真情。感情的事外人是说不清楚的。”严宽盯着杜若溪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叹息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你真是太善良了。” 
  这年8月的一天,杜若溪给严宽短信留言,说自己有事要回一趟沈阳,可能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回到上海。杜若溪走了,严宽的心也跟着走了。他整天魂不守舍,脑子里全是杜若溪的影子。等到杜若溪回来后,两人再次通上电话,严宽听到杜若溪一声“喂”时,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再见杜若溪,严宽再也按捺不住感情了,动情地说:“我跟家人说过,这辈子如果遇不到她很爱我、我也很爱她的女人,我就不结婚了。现在我遇到了,我很爱她,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有一点爱我呢?”杜若溪脸色绯红起来,沉默了好久后,她轻轻呢喃着说道:“不是一点,是非常啊!” 
  严宽又惊又喜,感慨万分地把杜若溪紧紧地抱在怀里⋯⋯ 

爱也有相持 明星情侣也有激流暗湍 
  两人正式恋爱后,还没有进入“甜蜜期”,便开始有了一些嫌隙。严宽有一个习惯,如果在外地拍戏,他每天夜里10点都会准时给杜若溪打电话。有一次,严宽的电话打过来时,杜若溪正在接一位女友的电话。接完电话后,杜若溪主动给严宽打了过去。不料,严宽有些生气地说:“你的事情太多了,我这几天就不给你打电话了,你有事就给我打吧!”
  严宽说到做到,一连七八天也没打一个电话。此后,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只要一到时间,杜若溪的电话都为严宽留着。偶尔有“不识趣”的朋友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杜若溪都会紧张地拿起听筒,直接对朋友说:“我这里有事,你先放下电话,待会儿我给你打过去!”说完,她便匆忙挂掉电话,生怕严宽打过来时电话占线,惹得他不高兴。
  有闺蜜提醒杜若溪,说这样的男人大男子主义。杜若溪倒挺理解严宽,她清楚为了给她来电话,严宽有时都顾不上休息,只是为了和心爱的人聊上几句,所以,他的这个要求应该得到尊重。
  杜若溪一直是个爱清洁的人,可近距离地接触严宽,却发现他很少整理自己的内务,每当他出去演出或是参加活动,家里就乱成一团糟。杜若溪说了严宽几次,严宽却反驳她道:“我是屋子里的主人,打拼在外已经很累了,如果回家后再不能随意些,那还有什么人生趣味可言?” 
  还有一次,杜若溪发现严宽的桌子上面有一部新剧本,她兴致勃勃地读了起来,结果发现里面还有“吻戏”。第二天,杜若溪边帮严宽收拾行李,边半开玩笑地说:“拍吻戏可千万别来真的,我这心里可从昨天看这剧本时,就一直在打鼓。”严宽有点不高兴:“我合同都签了,没法不拍了,你早说我就不接这部戏了。” 
  为了缓和一下气氛,严宽说:“不过到时候我可以借位来演出。”借位就是演员在拍“吻戏”的时候,并不需要真的接吻,只要错一下位置就能拍出“接吻”的效果来。杜若溪的心情放松下来,她搂住严宽的胳膊,甜蜜道:“以后你再有这种戏份时,我要一直提醒你。” 
  出于对彼此的保护,两人约会的时候,严宽根本不敢和她一起上街。有时晚上出门,也又是墨镜又是大围脖,即使这样“全副武装”,严宽也会在走路时猛然回头,看看后面有没有盯梢的记者。而更多的时候,他俩只能打电话,在电话里诉说相思之情。 
  杜若溪生性浪漫,特别喜欢在秋天的林阴道里散步。秋天到了,叶落满地,她很想和严宽一起到外面走走,听听树叶在脚下被踏碎的声音。可是严宽总是推说忙,不肯陪她。一次,杜若溪想和他一起散步,严宽却说有要紧事情,让她再等等。杜若溪一直等到深夜,严宽也没有打来电话。她只好披上大衣,独自出了门,沿着北江燕路的那条寂静小路,她一路走着,路上的金丝柳叶在脚下轻响,她却是满心的孤寂⋯⋯
  就在杜若溪对这段感情充满怀疑之时,一件事情的发生改变了一切。一次,杜若溪的姥姥来上海看望她时,老人半夜上卫生间突然晕倒,绵软无力地倒在里面。这一幕把杜若溪吓坏了,她带着哭腔打通了严宽的电话,很快,严宽赶了过来,看到老人仍然处在昏迷状态,他心急火燎地将其送到医院抢救。 
  经医生诊断之后,老人是高烧引发的肺炎,看到老人呼吸困难,高烧不退,杜若溪泪流满面地对大夫们说:“求求你们,姥姥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不能让她出现意外啊!”看到杜若溪满心伤悲,严宽连忙宽慰她:“医者父母心,他们一定会尽力的!”那天晚上,严宽抱着杜若溪坐在走廊的长条椅上,不停地安慰她,劝说她,直到天明时分老人能够自主呼吸,病情好转。 
  老人住院的那几天,严宽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男保姆,他细心地给老人擦背、喂水,一丝不苟,病情让老人变得有些神经衰弱,怕有响动,只要声音大一些,她就吓得喘不上气来。严宽每做一件事情都十分小心,轻拿轻放。 
  看到姥姥渐渐地康复,杜若溪过意不去地对严宽说:“这段时间真是委屈你了,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严宽却摇头说:“我们是恋人,是恋人就要同甘共苦,有难同当,在这么大的事情面前,我怎能退缩呢?”杜若溪嘤嘤地哭了:“我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 
  解开了内心的纠结后,杜若溪完全理解了严宽,她也忘我地投入到工作之中,对每一处细节都精益求精。有一次杜若溪在排戏时,旁边一个人打了个呵欠,她立刻请导演停下来,她想知道别人打呵欠是不是因为自己演得不够好。通过交流,她得知这只是那个人过度疲劳而已。为了不让别人的反应影响自己的情绪,杜若溪特地摘下了自己的隐形眼镜。杜若溪对导演表示,这样她就看不清别人的表情,可以放心地按照自己的想法演戏了。 
  这一幕,恰好被前来探班的严宽看到,休息的时候,他对杜若溪说:"你的表演已经很到位了,有时候不要太苛责自己了。”杜若溪却有自己的主见,她说:"苛责这个词就应该用在事业上,生活中才需要宽容。如果秩序颠倒过来,生活上就会变得武断,容易伤害别人的情感,事业上则会一事无成。”杜若溪的话,让严宽连连点头,他深深地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女孩经过彼此间的磨合,更加睿智懂事了。此后,杜若溪多次尝试不同戏路,先后出演了《铁梨花》、《活佛济公》等影视剧,造型百变,可塑性极强的她成为娱乐圈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21克拉钻戒那是一生的责任与承担 
  2012年,严宽的事业也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期,当之无愧地成为 “内地四小生”之一。就在这对情侣比翼齐飞之际,他俩在一次郊游的时候,竟然上演了一个“生死离别”的小故事。 
  严宽在内蒙古拍摄一场古装外景戏时,杜若溪前来探望他。中午时分,由于天气炎热,严宽便拉着她与几位朋友到旁边的一条小河里去游泳。虽然河水看起来不深,但严宽没想到里面很凉,杜若溪下去不一会儿,手脚就不听使唤了,于是她急忙往河边游,可刚到河边,在惊惧之下,出现了暂时性休克。 
  严宽一下子就傻了,手忙脚乱中他竟大声地哭了起来。恰好有一位朋友学过中医推拿,他给杜若溪点了几处穴位后,她才慢慢地苏醒过来了。严宽见杜若溪"活"了,顿时破涕为笑,醒过来的她看见他的笑脸上还挂着泪水。
  那天晚上,几个朋友请客为他俩“压惊”,端着酒杯,严宽一直显得闷闷不乐,最后,见杜若溪又说又笑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似的,他才切入主题:"亲爱的,拜托了,以后别这么折磨人行不,我可受不了这个⋯⋯" 
  见此情景,杜若溪便绷着脸开起了他的玩笑:"那怕啥呀,我死了你再找个漂亮的不就行了。凭你现在的知名度,找个年轻貌美的还不是小菜一碟⋯⋯"杜若溪还想再说几句,可当着大家的面,严宽就像怕杜若溪马上失去了似的,一下子就把她紧紧地抱住了:“这辈子,没有第二个女人更适合我了!” 
  这次意外,让严宽意识到了杜若溪的重要,他的内心有了向杜若溪求婚的想法,可每次想给她一份庄严的承诺时,话到嘴边严宽又咽了回去。对于他来说,婚姻是神圣的,誓言一旦说出,就是永生永世的承诺。而他更明白的是,杜若溪比他更在乎婚姻,更需要一份坚实的承诺。如果他自己没有把握给她一生的幸福,那这份承诺又从何谈起呢? 
  在这样的犹豫不决中,严宽加入了电视剧《恋了爱了》剧组。《恋了爱了》以陕北榆林地区为背景,讲述了一位打工妹与海归男士的爱情纠葛,其中有一段,是海归男士身患重病之后,向女主角倾情表白的镜头。“爱永远在那里,不增不减,其实恋爱不是别的,就是两人一辈子在一起厮守,因为一辈子,很短⋯⋯”这场戏是在榆林郊外拍摄的,面对黄土高坡的寂廖与荒凉,严宽说出这几句台词时,眼睛不知不觉的湿润起来,那一刻,他物我两忘,心中只有一个人,一双眼睛,一个笑靥⋯⋯ 
  2013年4月7日晚,杜若溪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出演话剧《21克拉》,在该剧结束谢幕之际,严宽西装革履,手捧鲜花,庄重而虔诚地走上台来。开始时,现场的500多名观众以为严宽只是来表示对女友的支持。没想到,献花过后的严宽话题一转,真挚地对全场观众们说:“我希望大家能够留在这儿见证一下我人生的重要一刻!” 
  接着,严宽拿出了一个鹅蛋大小的“钻石戒指”。拿着这枚塑料制作的,插电后还会闪烁的“钻戒”,严宽说:“我找了整个上海,才找到这么大的21克拉戒指。”大家一听,顿时明白了严宽的目的,意识到接下来的一切后,观众们一齐惊呼,剧场里也响起了如潮般的掌声。 
  果然,在这种热烈的氛围之中,严宽从怀中拿出一个粉色的戒指盒,正式开始求婚。只见他单膝跪地,正式向杜若溪表白道,“我买不起21克拉的钻戒,也不想买0.21克拉那么小,所以我选了个2.1克拉的。我希望你会接受,当然最主要的是爱上最真实的我,21克拉灵魂的我。”此时的杜若溪故意刁难道:“你再多跪一会儿。”
  观众们却不答应了,大家再次掌声四起,这时的杜若溪才幸福地伸出手来,严宽将这枚钻戒戴在了她左手的无名指之上。此时此刻,严宽的心里感慨万千,其实,爱情的最终结果不就是眼前这样吗?两人一辈子在一起,而不管前方有多少风风雨雨⋯⋯
  近日,这对准新人言笑晏晏地接受了笔者的采访。两人甜蜜地透露,他俩已经第一时间在微博上晒出了合照,并回忆了两人的四年情路,让这段恋情绽放在阳光之下,两人的婚期也已经不远。看着依偎在自己身边,如同小鸟依人的杜若溪,严宽深情地对她说:“你答应了我,谢谢你的信任,今后,我要担起一生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