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武 家里像意大利庄园

更多
2014-11-11 10:00:12 点击:2033次

    不紧不慢地驱车四十分钟,就可以来到这里——北京拉斐特城堡。若不是冠以“北京”二字,这里分明是另一个国度。不多一会儿,远处跑来了一个小男孩冲进了姜武的怀里。不仅姜武9 岁的儿子来了,妻子与已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女儿也来到这里陪伴姜武。姜武嘴边经常挂着的一句“生活第一,工作第七”,看来不假,想必这是最好的状态了吧,生活和工作两不误。他说:“生活都不能过好,怎样干好工作呢?” 

    孩子来到姜武身边后,就表露出一个男孩对周围事物的好奇心。首先就是爸爸身旁的全新玛莎拉蒂Quattroporte 总裁轿车,这样的豪华轿车为什么能够成为孩子的梦想,不能是因为它昂贵,不能是仅仅因为它代表主人的社会地位。“这个时候我会跟他讲故事,讲关于这辆车、这个品牌背后的故事。”作为父亲的姜武,会为孩子的教育做很多功课,“我会给孩子很多空间,该说到的会说到,该跟他讲的知识和道理会讲到,剩下的就让他自己尽情想象和发挥”。
    姜武说:“我常常跟儿子讲,要有梦想,更要勇敢去追寻梦想,哪怕是用一辈子的时间。”
    姜武生性腼腆,大器晚成,直到4 岁才会说话。而那时,比他大四岁的哥哥姜文已经在读小学三年级了。所以,姜武身边的同学都比他年纪小。童年的姜武有很多梦想,想学柔道,想考男排,想当兵上前线,想做医生……所有的梦想带着英雄主义色彩。小学的时候,他学唱歌,还当上了小学合唱队的领唱。18 岁的时候高中毕业,当年就报考中央戏剧学院,没有被录取;第二年,他再考,又失败了。“那几年我就不间断地考大学,有时一年考一个学校,有时一年考两个学校,每次失败我就想着明年再考,非考上不可。”就这样屡败屡战,姜武最终在第三年的时候梦想成真,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姜武说:“一次次的期盼,一次次的失望,当这一切真的到来的时候,我反而很平静了。从那以后,我就知道了什么叫淡定。”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人们看到姜武的时候已经不再用“姜文的弟弟”这个称呼,盖在他头上的灯罩慢慢揭开,现在你眼前的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古装荒诞喜剧电影《我的唐朝兄弟》里的陈六,黑色喜剧电影《让子弹飞》的武教头, 2013 年戛纳电影节获奖影片《天注定》的大海……姜武性格中英武激情的一面渐渐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