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勤勤让老公获奖勤勤

更多
2015-2-10 14:56:41 点击:1882次

  有人说,第51届金马奖是属于一个人和一部电影的,这个人就是连中三元的陈建斌。先是凭借电影《军中乐园》斩获最佳男配角,接着又凭借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一个勺子》分别获得最佳新导演和最佳男主角奖项。为此,蒋勤勤也得了一个“旺夫”美誉。

  陈建斌曾赋诗一首:“大溪水生万点金,捷报频传奖勤勤。”他笑言“娶老婆名字很重要”,不仅要“奖”还要“勤勤”。今年适逢蒋勤勤与陈建斌结婚8周年,她说金马的三座奖杯是他们最好的礼物。
  在前不久《一个勺子》北京的答谢会上,陈建斌特别为蒋勤勤补上了深情一吻,还准备了一份神秘的礼,一把24k纯金勺子。
  记者:作为电影的女主角,据说最初你并不是陈老师的第一人选?蒋勤勤:对。他压根没考虑过我,他没想到我可以演那样一个在西北荒凉村落里土生土长的,强劲的,充满生命力的的女人。他觉得我太纤柔了。
  记者:那你是主动请缨吗?蒋勤勤:我问过他这个角色能不能我来演,他没表态,想着再寻觅一下。其中找过一些女演员,但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错过了。以至于开机前十天,我跟他说我要去拍戏了,他特别惊讶,问“你要出去拍戏吗?”我说:“对呀!”结果他说:“不会吧,我这个戏你要来演的。”我当时觉得很奇怪。因为他没跟我说过这件事,从取景、试装到开主创会都没跟我说过,我也以为这个角色不是我。后来他说“你一定要来的!”我一看他急了,才反应过来这件事是真的。
  记者:演完了一个跟你差距这么大的角色,陈导对你的表现有什么评价啊?
  蒋勤勤:我拍第一场戏的时候,是有些崩溃的。本来准备很充分了,但一直不是老陈要的感觉。我当时心里也较着劲儿,他觉得我不行,我就偏要做到。那场戏拍的是两个人在城墙上等人,要表现出人物内心的那种忐忑不安。结果我们站着拍了一遍之后,老陈觉得不对;我们又蹲着再拍了一遍,他还是觉得不对,但又说不出来具体哪里不对,就觉得我们的状态和周围的环境不协调。拍了六七遍,始终不过。我当时就急了,觉得作为一个老演员来说,这太没面子了,我应该是“蒋一条”的。于是重庆人那股倔劲儿上来了,我就直接从小土坡上风风火火地走下来,没想到这就是老陈要的效果。其实我在片场不怕他批评我,就怕他跟我玩暧昧,始终说“不对不对”,但又不点出哪里不对,我觉得夫妻在一起创作,一定不要碍于情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