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伤病与爱伴我前行

更多
2015-4-2 16:26:05 点击:2617次

 

伤病:这是场艰难的持久战
    这些年里,我几乎采访了国内外所有的游泳(长池)赛事,包括奥运会、亚运会、全运会等,还跟踪采访了孙杨两次澳大利亚的海外拉练,跟孙杨有比较多的接触。为了有更好的备战环境,同时也为了不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心,一直以来,孙杨都对公众隐瞒了自己的伤情和病情,肩伤如此,心脏问题更是这样。
    2012年伦敦奥运会前的最后一次澳大利亚特训,五六月的黄金海岸正处冬季,温差让室外泳池上起了水汽,这种情况下跳入泳池,进行高强度的训练,心脏所要承受的负荷之大是常人很难承受的。几次大强度训练后,教练都特地走到孙杨身边问他:是否有什么不舒服?这是担心他心脏的承受力。

    他的心脏健康也是家人最挂念的事。有一次,孙杨的家人到黄金海岸去陪冬训的他一起过春节,临行前便特意装了些保护心脏的药:“孙杨身材高大,训练又很大,心脏的负荷太大了,查出来心脏不太好,所以一直在吃药。”
    2012年伦敦奥运会4X200米自由泳接力决赛,孙杨在游完最后一棒后,躺在了泳池边,看台上的家人立刻紧张起来:“他心脏不太好,这种高强度的激烈比赛,真担心他⋯⋯”到了赛事的混合采访区,我找到孙杨的队医巴震,了解到孙杨是因为消耗太大,太疲劳,并非因为心脏不适而休息。当我把消息告诉他的家人后,才看到他们紧绷的神情柔和了下来。
    当孙杨向一个个冠军发起挑战之时,他也在面对伤病的一次次挑衅。记得孙杨在备战省运会的关键阶段,不小心手骨折了。无法划水,当时这可急坏了孙杨的启蒙教练以及孙杨的父母。孙杨的启蒙教练之一朱颖对我说:“那个时候急啊,如果休三个月的话,那么省运会就不用比了。”然而,一个月后,他即出现在了泳池里。朱颖回忆说:“仅仅一个月,他就把石膏拆了。虽然还不能下水训练,手臂也不能运动,但他在教练的辅导下一个劲地练腿。” 由于腿离心脏比较远,而孙杨又比常人高,因此这种在陆地上的打腿训练对他来说又累又枯燥,但活泼好动的他还是都顶下来了。后来在省运会上,他夺得两个个人项目金牌和一个集体项目金牌。
    如今,孙杨的打腿功力更让世界泳坛害怕。每每最后100米的冲刺,孙杨加快打腿频率时就如同在腿部装上了一个小螺旋桨。上海游泳世锦赛上,正是凭借最后100米的强有力冲刺,他打破了尘封十年的男子1500米自由泳的世界纪录。伦敦奥运会男子400米自由泳,同样依靠最后100米,他战胜了朴泰桓,实现了自己的奥运梦⋯⋯
    常言道,伤筋动骨一百天。然而为了荣誉,在孙杨身上这段时间往往只能缩短为30天,其背后的艰辛与付出又有几个人能知道呢?
    2012年第二次前往澳大利亚黄金海岸海外特训前,孙杨在一次陆上训练中不慎拉伤了腹部的一块肌肉,每天都要贴上膏药治疗。那种膏药的黏性极强,特训时,有一次撕掉旧膏药,换贴新膏药时,孙杨腹部的一块肉被活生生地撕了下来。普通人手上划伤了一道小口子,碰到水的话,也会疼得叫出声,更别说那是一块肉了。只见孙杨太阳穴青筋直爆,额头上的汗珠汇成水滴,沿着脸颊流淌下来,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看得站在一旁的人都不禁咬紧牙关。可当时距离奥运会开幕只有两个多月的时间,而且游泳项目跟很多其他项目不同,只要一天不下水,不保持一定的训练量,那么水感就会差很多,因此训练一天都耽搁不起。
    在队医巴震对伤口进行相应的处理后,孙杨义无反顾地照常训练。在最开始的那几天,腹部的疼痛一直折磨着孙杨,但他仍以最好的心态训练,只是在间隙,伤口触水的疼痛会让他忍不住用手去捂住自己的腹部⋯⋯
    当然,这两年里对孙杨影响最大的还是肩伤。他是中长距离项目的运动员,训练强度更大,时间更长,由于长期重复自由泳的划水动作,肩部非常容易受伤。每次训练结束,他都会用冰袋来冷敷自己的肩部,但无论多难受,他都不会想要减少运动量。在黄金海岸的一个晚上,到澳大利亚陪儿子训练的妈妈,感觉孙杨情绪不怎么高,问他:怎么啦?是不是又肩痛了?孙杨点点头。性格十分直爽的妈妈心疼道:“肩痛就该和教练说,稍微少练点啊。”但是,第二天,孙杨照样百分之百地完成丹尼斯定下来的训练计划。当他带着肩伤在伦敦奥运会如愿夺得400米自由泳冠军,站在最高领奖台时,眼泪一直在他眼眶里打转。看台上他的妈妈热泪盈眶:“我觉得这次太不容易了⋯⋯”
    肩伤注定他要将很多时间耗费在治疗上。那台理疗仪,他走到哪里跟到哪里。因为每天饭后大约45分钟的按摩放松与半个多小时的理疗,是他的必修课。妈

妈:用爱熬成汤滋养他
    这么多年来,孙杨能够一次次战胜伤病,跟背后的“她”大有关系。这个她,就是孙杨妈妈。
    自从孙杨开始游泳训练,她就每天坚持给儿子煲汤、送汤,一年365天,从不间断。为此,她已经成为了煲汤高手。鸡汤、鱼汤、骨头汤⋯⋯只要能对儿子身体有益,无论多复杂、多难学的汤,她都会钻研、做好。
    2005年,浙江游泳队的基地搬到了钱塘江对岸的萧山,而孙杨家是在远离市区的杭州城西,于是刚买房不久的父母,咬咬牙又专门买了辆车——这就是很多浙江游泳队的教练、队员口中著名的送汤车。
    这辆看似普通的车奔驰在路上,承载着父母的爱,抒写着一段段不平凡的爱的故事。一年冬天,杭州下了一场少见的暴雪,积雪覆盖路面,所有的高速公路都关闭了。电视广播里告诫市民,由于雪大路滑,请大家尽可能呆在家里不要外出。孙杨家多年的朋友王伟林深知,晚上气温下降,有的路段肯定已经结冰,开车必定十分危险,尤其是到萧山,还要经过钱塘江大桥呢。他特地打电话给孙杨妈妈,劝她千万不要去萧山送汤了。
    就在孙杨父母心里斗争的时候,手机响了:“妈妈,今天你就不要过来了,下那么大雪⋯⋯”电话里答应了儿子,可没过两分钟,她带着刚刚出锅的煲汤出门了。“路上真是太滑了,心里挺慌的。特别是在桥上和转弯到时候,感觉轮胎都要飞出去了。我只能以一二十码蜗速前行。”除了路滑,由于大雪纷飞,路上的能见度非常差,“当时前面的情况根本看不清楚。”开到半路,她又担心时间长了,汤变凉,将自己的羽绒服脱下包裹在保温瓶的外面。就这样提心吊胆了一路,折腾了一路,原本大约半个多小时的路程,足足开了两个多小时;将汤送到萧山基地时,时钟已经9点超过了。“妈!你怎么还是来了?太危险了啊⋯⋯以后这样的话,我就不喝了!”因为担心妈妈的安全,孙杨少有地“威胁”起来。
    孙杨妈妈当然懂儿子的心意,立刻打起保票:“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今天你就快喝吧!”孙杨拧开保温瓶的盖子,暖烘烘的香气腾地冒上来,他偷偷地拭了一下迷蒙的眼睛,咕咚咕咚一口气将汤都喝完了。之后,他先是习惯性地用毛巾擦嘴巴,但泪水却不争气地要滴下来,只得用毛巾掩住自己的脸。而妈妈也终于忍不住了,她抱住孙杨,母子俩任由眼泪从脸颊下流淌下来⋯⋯
    备战伦敦奥运会的关键时刻,孙杨妈妈曾专程去陪伴儿子。澳大利亚的训练量大,强度大,看到儿子训练强度大,她就一直想着要给儿子补充营养。
牛排是一种不错的选择。教练朱志根也早有安排:每顿饭他都安排专人给队员煎牛排。细心的孙杨妈妈想:如果顿顿吃牛排,肯定要腻,牛肉汤是不是会更好些呢?
    第二天一早,孙杨妈妈就去超市买来了上好的牛肉,在房间里忙开了。虽说酒店式公寓里锅碗瓢盆一应俱全,但洗肉、洗碗、炖煮⋯⋯炖汤是一件非常耗费功夫的事情,尤其这儿没有专门炖锅,用平常锅子煮汤,汤总会一不小心滚出来。于是,她只能站在炉灶的旁边,一直盯着。
    一天,我去找她。半掩的房门,飘出阵阵的牛肉香,可敲了敲房门却没反应。我推门一看,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下来。
    电磁灶开着小火,嘟嘟地煨着汤。孙杨妈妈手里还握着一把汤勺,身体以一种极其别扭的方式,靠在电磁灶旁边放锅碗瓢盆的柜子上睡着了。我极不忍心地轻轻推醒了他。
    “我怎么会睡着的?一会要给孙杨喝的⋯⋯”孙杨妈妈先是自责起来。“你快回房间睡吧,我帮你看着。”孙杨妈妈怎么都不依,非要亲自来。于是,她硬是睁开已经在打架的眼皮,用冷水冲了一把脸,继续靠在柜子边给孙杨熬牛肉汤。“我在用汤勺把牛肉碾碎,这样牛肉的营养可以更好地进到汤里,没想到竟然睡着了。这些天起得太早了,实在是太困了。”孙杨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揉着眼睛。孙杨每天6点不到就出门训练,他妈妈也起早摸黑,早上5点就起床准备出门去看训练,每天晚上只睡四五个小时。
    此后,孙杨妈妈为了让儿子早上也能喝到浓浓的牛肉汤,更是通宵达旦起来。电磁炉开到最小档,闹钟每半个小时响一次,每次她都爬起来,用汤勺再将牛肉捻捻细⋯⋯
    还记得伦敦奥运会男子400米自由泳颁奖仪式上,孙杨迫不及待地将鲜花抛给了在看台上的妈妈杨明吗?妈妈将鲜花紧紧地搂在怀里,如同怀抱着襁褓里的婴儿,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付出总有回报。
    这两年,孙杨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是一名出色的游泳运动员。他赢得的奖牌,有泳池里奋勇拼搏的精神,也有家人无私的支持,这既让人敬佩也令人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