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 内心有野性

更多
2017-4-13 10:28:18 点击:1737次
李安脸红了。突然地,从鼻头到两颊,从耳根到脖颈,没来由地一股血顺着毛细血管涌上去。举着话筒的左手知趣地放下,搁在左腿边,话筒噤了声。一边坐着贾樟柯,一边坐着冯小刚,台下是成百上千听众,长枪短炮杵着对准他。是在清华大学最高级的礼堂,吊顶以五角星为中心向八方辐射,乍看上去会以为在人民大会堂。李安就在吊顶设计中心的正下方。


    贾樟柯马上接过话头,将欲冷的场面从崖边救回。李安松开话筒的手摸起下巴,停留不到一秒钟,开始一下下搓脖子,缓慢,却下了阴劲。脖子早已红了半截。再然后,手上移,虚虚掩住鼻子下方的半张脸。再轻摸脖子——烧脸劲儿渐渐消下去了。


  这两分钟来得没头脑,却有迹可循。源头是李安说到导演和演员的关系,讲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明明讲得挺好,他突然羞涩,顿了下:“这样讲不太好。”


  这样的尴尬时刻是李安生命里的常态。他天性内向,又是老好人一个,想把各方都照顾得妥帖,不免就会优柔寡断,就像讲座退场时有人从台下大叫“李安导演不要走”“什么时候再来”,他停步回头,踟躇一两步,竟不知要不要继续走。


  李安62岁了。不说话时依旧是一副难为情的神色,看起来和几年前没大变化。四年前,柴静问他,那只老虎对他来说是什么,他说这个不能讲。虚实试探间,他反问:“你看,我是一个很平和很温和的人,为什么我拍电影会这么冒险,我想跟老虎有关系?”


  “那种咆哮的欲望吗?”柴静接话。


  “说不出来,像野兽一样,有一种野性。我常常会拍一些跟我完全没有关系的(题材),拍女人,拍同性恋,拍《绿巨人浩克》。为什么拍这个东西,我自己也说不上来,只有在拍电影的这种精神状态里面,我才会有一些体验,我很想这个真的层面、这种情怀能够传达给观众,希望也能够引发他们心里面的‘卧虎藏龙’吧。” 他喜欢把这层没点破的意思留住,看到什么皆为观者心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