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旗”飘飘今何在

更多
2017-4-13 10:22:48 点击:2655次
  大约在三四十年前,也就是20世纪的七八十年代,在老上海的小街小巷,住在底楼的居民没有地方晾晒衣服,于是,他们见缝插针,因地制宜,想方设法,在自家门口的上方,挑出两根三角铁,上面搁一根长竹竿,就把洗好的衣服统统用一把丫杈杆一件件地晾上去,这还是个体力活呢!如果是男外套,湿的就很有重量,要举起湿衣服得有强壮的臂力。走进小街小巷,抬头望去,五颜六色的衣服,包括外衣外裤和内衣内裤,都一览无余地展示着呢,倒也是风景这边不错啊!只是男人经过时,会注意看看头顶上有没有女人的外裤和内裤,否则的话,得绕开走。特别是男孩子,据家里的老人说,在女人的裤衩下穿行,孩子会长不高的。且不知时下那些个子欠高的男子,是不是小时候与此有关呢?


    记得我小时候跟着父亲去家附近的浴室洗澡,那时候没有包厢,只有大堂。衣服脱下后,由服务员手举丫杈杆,直接把衣服叉上去,在靠近天花板的墙上,有一排衣帽钩,服务员熟练而准确地把浴客的衣服挂到衣帽钩上。等到洗完澡,休息好了,服务员又会把浴客的衣服取下来。这个环节跟家门口的晾晒衣服很相似,所不同的是,浴室里挂起来的是干衣服,家门口挂起来的是湿衣服,有的还在滴水呢。


    随着新型住宅楼的崛地而起,老房子已经差不多消失殆尽,小街小巷也被通衢大道所替代。高层住宅楼里,家家户户都有升降式晾衣杆,有的还是电动的、遥控的。当年的“彩旗”飘飘景象不见了。虽说现在的高楼大厦文明整洁,但遥想当年,似乎少了百姓家的那种坦荡和没遮没拦。当年没有那么多的所谓隐私,也没有那么多的自成一体,好像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一样。现在是进步了呢,还是退化了?包括家庭主妇的臂力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