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劫,是为了配合警方“办案”

更多
2018-5-13 17:11:42 点击:1298次

 文/杨柳

光天化日之下,一名就读某高校的大二学生公然在闹市街头,对正在银行取钱的年轻女子实施抢劫。让警方惊诧的是,当其落网后竟然守口如瓶地对侦查员说,他的抢劫涉及北京警方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闹市惊显抢劫


五角场环岛商圈如今已是上海市的一个重要城市新地标,林立的商厦、如潮的人流,构成了都市一片繁华的景象。2015年7月24日傍晚时分,正是一天下班的高峰时期,年轻的许小姐走进翔殷路上的农业银行五角场支行ATM机房内,取了两万元现金,由于携带的拎包较小,她把厚厚两叠现金放入包内后,拉链无法拉上。于是,她只得用双手捧着鼓鼓的拎包,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拐进了一旁的国庠路。


国庠路是一条五角场地区较为偏僻的支路,随着天色渐晚,步履匆匆的许小姐不由得将手中的拎包攥得更紧了。突然,一名年轻男子从她身后冲上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伸出双手就抢夺其手中的拎包。许小姐赶紧用手把拎包紧紧捂在胸前,死死不松手,同时大声呼叫:“抢钱,有人抢钱啊!”


听到许小姐的呼喊,那个年轻男子急了,用力抱住许小姐,猛地把她摔倒在地后,夺过她手中的拎包,飞速朝远处逃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密集的人流之中。


望着歹徒迅速消失的身影,许小姐呆坐在地上,焦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在几位路人提醒下,她才醒悟过来,连忙拿出手机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闹市街头抢劫钱款,这个歹徒也太猖狂了吧。警方接到报案后找到被害人许小姐。她说,那笔两万元是急着等钱看病而向亲戚借的。当亲戚告知她钱款汇入其银行账户后,她便到ATM机取钱。那个歹徒是从她的左边冲过来抢夺拎包的,年龄约20多岁,身上穿的是白色体恤衫,黑色裤子,肩背一只双肩包(以下简称“双肩包男子”)。


由于“双肩包男子”的抢劫行动仅仅是发生在短短的几秒钟之际,路上的行人几乎都没感觉到异常情况的发生。因此,侦查员并没有找到现场目击者。好在街头与农业银行五角场支行的监控录像给侦查员提供了案发现场清晰、完整的图像。


根据许小姐对“双肩包男子”外貌特征的描述,侦查员很快就在监控画面里找到了一个身穿白色体恤衫,黑色裤子,肩背双肩包的年轻男子。经许小姐辨认,确定此人就是抢夺她钱款的歹徒。而监控画面完整地还原了案发前后“双肩包男子”的行动轨迹。


监控画面显示,在案发前的五分钟里,“双肩包男子”边接听电话,边径直奔向刚从银行ATM机房取款出来的许小姐。然而,接下来“双肩包男子”的举动,让侦查员有点看不懂了。只见他奔到许小姐后面,居然毫无顾忌地把头朝许小姐凑近,似乎是在窥探许小姐拎包里的钱款。距离凑得如此之近,根本就没有一点伪装动作。而一心只顾攥住拎包,埋头赶路的许小姐居然也没有察觉到紧贴在自己身后的“双肩包男子”。


这个“双肩包男子”的举动实在是太明目张胆了吧,大胆到居然对作案动作没有一点掩饰,如果此时许小姐的脚步只要稍有停顿,他们两个就会撞个满怀。如此莽撞且急吼吼地“盼望”作案,显然不符合抢劫作案的犯罪心理。而他不停地接听着的电话,又是谁打给他的呢?循着监控画面一步步追踪,侦查员发现“双肩包男子”抢得许小姐拎包后,扬招了一辆出租车。


警方很快找到了那辆出租车驾驶员。驾驶员告诉侦查员,这个外表看上去像是大学生模样的“双肩包男子”是在翔殷路军工路口下的车,付完车费后,就急匆匆地沿着军工路控江路方向奔去,然后迅速消失在夜幕中。

神秘的“双肩包男子”
第二天一早,警方再次来到军工路控江路路口,进一步查看该路口的监控录像后,惊喜地发现“双肩包男子”从附近的一所大学里出来。于是,侦查员立马将搜寻范围锁定在军工路上的某大学校园内。


最终,警方确认“双肩包男子”是大二学生陈桦。这天下午,侦查员在寝室内将陈桦控制住,当场查获了许小姐被抢走那只拎包,以及其作案时穿着的白色体恤衫、黑色长裤和那只黑色双肩包。人赃俱在,民警当即用冰冷的手铐铐住陈桦的双手。谁知,就在这一瞬间,他猛地蹦出一番话,让在场的民警一下子怔住了:“警察,你们为什么要抓我?是你们叫我去抢的呀,我是配合你们,在执行你们给我下达的任务啊!”


陈桦的这番话把民警给“震惊”,他们心平气和地对坐在讯问室里的陈桦说道:“你告诉我们,是哪个警察叫你去抢钱的?又是为什么要叫你去抢的?抢劫得来的两万元钱现在又在哪里?”


年仅20岁的陈桦此时依然理直气壮:“我承认,那天下午我是抢了那个小姑娘两万元,可是,我不能告诉你们为什么要去抢钱和钱又汇到哪里去了,这是一个不能对任何人说的重大秘密。你们是不是北京来的警察?”


倔强的陈桦虽然爽快地承认了自己抢劫许小姐钱款的作案事实,但却拒不交代自己的作案动机与赃款去向。负责承办此案的朱警官是一个有着多年办案经验的老侦查员,看着眼前这个与自己儿子同龄的犯罪嫌疑人,面对陈桦口口声声说的那个“不能对任何人说的重大秘密”,朱警官既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又觉得啼笑皆非,更有着犹如一个父亲看到自己儿子犯罪般的痛心疾首。


那么,陈桦守口如瓶的“重大秘密”究竟是什么呢?最终,在朱警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感化教育下,并且承诺替他保守“秘密”的前提下,陈桦“开口”了。原来促使其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许小姐钱款的“动力”,只是来自于一个电话。
这天中午,刚考完试的陈桦,躺在寝室的床上玩着手机,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你好,是陈桦吗?”


“是的,你是谁?”


“我是上海邮政,你有一封北京朝阳区寄来的银行贷款挂号邮件一直没有签收领取,请尽快前来领取。”


“银行贷款?”听到对方这么一说,陈桦感到莫名其妙,自己从未去过北京,哪里会有北京的什么银行贷款啊!他当即在电话里予以否定。谁知,对方认真地告诉他:“陈桦先生,如果你真的没有在北京的银行办理过贷款,那么就是你的身份信息被犯罪分子盗用了,我们建议你立即向北京警方报案。”


于是,电话那端的“上海邮政”工作人员,迅速把电话转到了北京“朝阳区公安局”。一个自称姓李的“警察”接到陈桦的报案后,说是让他不要挂断电话,稍等几分钟,马上就去查询一下。


很快,“李警官”在电话中严肃地告诉陈桦:“根据我们的侦查,发现你涉嫌把自己的银行帐户出卖给一个金融犯罪集团头目从事犯罪活动,现在你必须主动向朝阳区公安局投案自首,争取从宽处理。否则,我们就会立即派人到上海对你实施逮捕。”


紧握手机的陈桦顿时吓得全身颤抖起来,他在电话里苦苦哀求“李警官”,希望北京警方能够将事实调查清楚,还他一个清白。


于是,“李警官”告诉陈桦:“按照公安局的办案流程,我现在先在电话里对你做一份笔录。然后,如果你确实没有把银行帐户出卖给那个金融犯罪集团的头目,就必须向警方提供能够证明你清白的证据。”


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陈桦懵住了:“我到哪里去找证据啊?”经过一番哀求,“李警官”最终告诉陈桦,经请示领导同意,决定让他先支付1万2千元保证金后再说。“李警官”当即就给了陈桦一个银行的安全帐户,要求他当天就必须把这笔钱汇出,否则,就会立即对他实施抓捕。同时,“李警官”还告诫陈桦,此事涉及到警方的办案机密,不得向任何人泄露。

警察怎会让你去借高利贷?


1万2千元对陈桦这个来自于云南贫困地区的在校大学生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陈桦早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这时,“李警官”建议他去向同学、朋友借。但正值暑假,同学都回家了。走投无路的陈桦,只得向家人求助。


下午1点,陈桦打电话给在云南老家的父亲,谎称要利用暑假补习商务英语,每个课时要200元,总计是1万2千元,让父亲马上把钱汇到他的帐户里。


陈桦的父亲是一个乡村学校的代课教师,根本就拿不出1万2千元。他对陈桦说,自己每个月的工资一千元都不到,能否考虑到家里的经济状况,就不要参加这个补习班了。陈桦回答说,全班同学都参加这个补习班,就我一个人不参加,会被别人看不起的。


听得儿子这么一说,陈桦的父亲只得咬咬牙,把家里仅存的2000元加上向村里的邻居、亲戚东凑西借而来的1000元,迅速汇给陈桦。在电话里这位慈祥的父亲,满是愧疚地对陈桦说:“儿子,家中只有这点钱了,爸爸实在是无能为力了啊!”


收到父亲汇来的3000元后,加上自己的400元零用钱,陈桦赶到农业银行五角场支行,把3400元汇入北京“李警官”提供的安全帐户内。随后,陈桦打电话给“李警官”说:“李警官,我已经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汇给你了,实在拿不出更多的钱了。”


“不行,一万二千元保证金一分都不能少。这关系到你是否真心认罪和配合警方办案的态度。我们派出的便衣警察已经赶到上海,你的一言一行早已在他们的严密监控之中。”电话那端的“李警官”语气十分威严,容不得陈桦半点讨价还价的余地。


僵持了几秒钟后,“李警官”给陈桦出了个主意——让陈桦想办法去借高利贷。只要把钱借来,支付保证金后,他会替陈桦去向领导说情,争取给个免予刑事处分。可是,对陈桦这个在上海举目无亲的外地大学生来说,让他到哪里去借高利贷啊!


可是,不管陈桦怎么哀求,“李警官”依然一口咬定,一万二千元保证金一文不能少。过了一会,“李警官”突然松口说道:“我刚才从指挥中心得到一个重要情报,现在有一个跨国金融犯罪集团的女同伙正在你刚才汇钱的银行里提取赃款,你马上去把她取出来的赃款抢过来。这是给你的一个立功赎罪的好机会,只要你把这个犯罪女同伙的手中赃款抢过来,然后汇给我上交国库,那笔保证金就可以替你免掉。”接着,“李警官”把那个跨国金融犯罪集团女同伙的体貌特征告诉陈桦:“记住,这是一个留长发的女人,年龄身高和你差不多,现在正在ATM机上取钱。”


在“李警官”再三催促下,陈桦按照他在电话中的指引,围着农业银行五角场支行的ATM机房转了一圈,果然在最里面的一间看到一个外貌特征和“李警官”说的很相似的年轻女子。于是,当许小姐走出银行时,陈桦毫不犹豫地就朝她冲过去……


当陈桦坐在讯问室里,用平静的语调“泄露”了自己配合北京朝阳区公安局办案的这个“重大机密”后,依然不忘叮嘱朱警官,千万不要把这个“重大机密”告诉其他人。


一直在静听陈桦交代的朱警官,听到这里早已“坐立不安”了,眼前这个可谓是高智商的犯罪嫌疑人,怎么会这样糊涂啊!其所说的一切简直让人匪夷所思,案情好像也太荒唐离奇了吧。


于是,朱警官按照陈桦手机上来电记录,拨通了那个区号为010的“北京朝阳区公安局”的固定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喂,你们是北京朝阳区公安局吗?”谁知,对方显得不耐烦地说道:“你打错了,我这里是上海的电话。”说完,对方挂断了电话。


毫无疑问,这个区号为010的电话肯定是实施电信诈骗的电话。相关记录显示,7月24日案发这天,这个电话和陈桦的手机通话次数多达22次,总时长达288分钟,近五个小时。也就在同一天,上海青浦区也有一名男子因接听了这个电话后,将一笔巨款转到了对方指定的“安全账户”内后,才知受骗,向警方报警。


随着调查的深入,朱警官得知,其实早在2015年4月底,陈桦就遭受过一次电信诈骗。当时他接到一条北京法院发来的短信,告知其在淘宝网购物时没有付款。现在淘宝网已经将其告到法院。他按照短信上留下的电话打过去询问,一名“法官”对他说,因为其恶意透支,法院判决后会立即到上海拘捕他,除非他把6000元欠款付清。


陈桦被吓懵了,当即就向同学借了4000多元,加上自己的生活费汇到“北京法院”指定的“安全账户”后,却再也联系不上那个“法官”了。直到后来,当他看到贴在学校寝室楼宣传栏里的防范电信诈骗海报,又去网上查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既然有了前车之鉴,那么陈桦为何会再次重蹈覆辙呢?朱警官问他:“知道自己受骗,为什么不报警,也没有和班级里的同学说起过吗?”


“我这个人性格比较内向,又很爱面子,被骗后怕别人笑话,所以没有告诉任何人。这次,当我听到骗子说“国际金融犯罪集团”、“要抓我”、“便衣警察”什么的,说的都像真的一样,我心里很害怕,于是就不知不觉地按照他们说的做了。”


案情调查到这里,一切总算真相大白。陈桦抢夺了许小姐的拎包逃回学校后,包内的两万元除了支付100元出租车费,和留下300元做生活费,余下的19600元,当晚就在学校的ATM机上汇到了“北京朝阳区公安局李警官”提供的安全账户里。


陈桦被警方抓获后,他的父亲就焦急地赶到了上海。他告诉朱警官,儿子是他们全家的骄傲,从小学到高中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虽然家境贫困,但他们节衣缩食资助其上学,就连陈桦到上海读大学的学费也是向银行办的助学贷款。想不到,这么一个优秀的儿子如今竟然会沦为抢劫嫌犯。这个纯朴的乡村老教师,悲愤得欲哭无泪。


一个年轻的大学生,居然上演了如此一幕荒唐不堪的闹剧,让承办此案的朱警官实在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他痛惜地问陈桦:“你想想看,警察怎么会让你去借高利贷?警察会让你公然到闹市街头去抢钱?”面对如此简单的是与非、黑与白的常识性判断题,陈桦只是始终耷拉着脑袋,沉默无语。其面无表情的脸上,充满着一片迷茫。


和原先那些受到电信诈骗的被害人大多是中老年人不同,如今一些白领、大学生等年轻人也成为了上当受骗者。事实上,邮局、银行、电信等部门与公检法等司法机关之间不存在直接转接电话报案程序,公安机关办案有着严格的司法程序,绝对不会通过打电话的方式开展办案,更不会要求将钱款(保证金)汇入所谓的“指定账户”或者“安全账户”,让你用转账汇款的方式来“自证清白”。


(文中犯罪嫌疑人陈桦系化名)


1298次
上一篇:胡可发怨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