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这么短

更多
2016-6-6 14:14:16 点击:2371次

她说,“我的他是相亲来的,你觉得奇怪吗?”她是文科女,才会有这句话。其实是她自己感到奇怪,或者说有所不甘。要知道,文科女对于爱情有太多的期待。杰克·凯鲁亚克说过:“我只喜欢一类人,他们生活狂放不羁,说起话来热情洋溢,对生活十分苛刻,希望拥有一切,他们对平凡的事不屑一顾,但他们渴望燃烧,像神话中巨型的黄色罗马蜡烛那样燃烧,渴望爆炸,像行星抨击那样在爆炸声中发出蓝色的光,令人惊叹不已。”这应该是类似爱情的感觉,电光火石。可是相亲,天然就不具备浪漫色彩,一切都摆明了,接受或者拒绝。在这个过程中,情感退在后面,主要是掂量,反复掂量以后才决定将感情放进去,目标明确,正正好好,不偏不倚。感情被管理得恰到好处。

她像所有的女孩子一样也晒幸福,纪念日老公在家里用玫瑰花拼出心型给她惊喜;有了孩子也晒孩子,是满足的小女子样子。相亲,就是这样,正常,俗世,安全。可惜,那种暮然回首第一眼的惊艳,或者莫名害羞,再或者不甚明朗的暧昧,试探,猜度,迂回,那种有点意思又不明所以,想表白又不敢造次,那种心里有却嘴上无的心口不一,种种微妙你进我退或者太极推拿都不曾发生过,明明白白就走向婚姻去了。不过心里总有一处不落实,那个角落一层层包裹好了,放着。

另一个她从来不想浪漫,以为结婚就是找个人过日子,两人条件相当,对方待她不错也就结婚了。风平浪静,安稳得像个幸福港湾,以为这样可以到永远。没想到波涛汹涌时,是无处可以躲避的。在孩子都已经上学了的时候,她被击中,突然有了恋爱的感觉,那种朝朝暮暮,颠三倒四,失魂落魄,那种为伊消得憔悴……她不知被什么点燃了,就是燃烧,而燃烧不可预知突如其来,她不惜毁掉原先安静的港湾,直奔燃烧处的光亮而去。是她自己都不知道的那个角落被触碰到了吗?

又一个她至今单着,自己模样学历家世都好,当然也有相当的人存在过,小学中学同学,后来都上好大学又都留学,父母还是世交,真正是金童玉女门当户对,当双方父母想促成时,他们却没有感觉,太熟悉了,一点好奇都没有。朋友,怎么可能是其他关系呢?

坊间最近热传,上海姑娘到江西男友家过年,第一顿晚饭,看到昏暗的灯光、简陋的饭菜,看到凋敝乡村不是她所想象的田园牧歌,在论坛中求助后,决定第二天分手、回家,她被吓跑了。因此牵扯出种种话题,地域歧视、城乡差别,当然,这些差别也造成人与人价值观以及生活习性的差异,有人甚至从家庭社会学的角度来阐述这种婚姻的不被看好。也有人说,此条“新闻”为假,人为制造,哗众取宠。但无论真假,话题所指触动了人们的“槽点”,纷纷加入讨论。

前几日深夜,偶尔瞥了几眼电视剧《父母爱情》,以为深夜播出的不会是热剧,没想到居然看得下去(后来知道,原来已经播过好几轮了,是我错过了它的热播)。故事讲的就是一对差异很大的夫妻,如何在磕磕碰碰中过了一辈子,互相向对方靠近,最后竟然交叉而过,走向各自的反面。妻子是资产阶级大小姐,丈夫是进城部队干部,一洋一土,生活中碰撞不断,过后,这些碰撞却让生活饶有趣味。最终,丈夫学到了妻子对生活的考究和享受,具有了某种情调,而妻子则变得直接率性,用子女们的话说,她像农村大妈了。此剧用一连串有意味的细节堆砌出一种氛围,为这种巨大差异化的婚姻建立一种成功的叙事。但这个在特殊背景下发生的故事,却不一定能作为一般化的婚姻存在范式。那个特殊的年代,资产阶级小姐如果没有一个革命干部的背书是不可能神气活现的,她的美好生活必须借助于满身土气的干部的社会地位,因此,彻底改造自己也是小姐的主观意愿,事实上,这是达到了一种平衡的。是表面的差异,内里的平衡。这个故事因此似乎不能作为差异也有美好姻缘的范本。

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被否决了,门当户对又不一定会有感觉,她(她们)到底闹哪样?也许,毛姆说得对:我从来都无法得知,人们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我猜也许我们心上都有一个缺口,它是个空洞,呼呼地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所以我们急切地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可是我心里的缺口,或许却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所以你填不了。

她是要寻找那个正好形状的心。可惜人生这么短,找不到这颗心时,要么相亲,要么继续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