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消失前》:天使在身边

更多
2015-4-3 11:11:17 点击:2457次

 

    2013年,一部名为《宵禁》的短片在奥斯卡颁奖礼上摘取最佳真人短片奖,影片﹃大叔+萝莉﹄的标配和浓浓的温情不出所料地再次俘获了观众。两年之后,导演肖恩·克里斯汀森卷土重来,在原来20分钟的短片中加入了更多细节,于是就有了这部《在我消失前》。

冰冷生活中的阳光
  《在我消失前》在故事上完全继承原来短片的情节,生活落魄的里奇躺在家里的浴缸准备割腕自杀,却接到久不联系的姐姐的电话,要他帮忙照看九岁的侄女索菲亚。在《宵禁》当中抓人眼球的故事也是如此设定。对生活的失望、爱人的离去,死亡成为里奇唯一的诉求,然后却总是阴差阳错地被这个糟糕的生活所拖累,也许在他自己看来,他的生活充满了失败,甚至连想结束自己的生命都无法做到。里奇在影片一开始所呈现出来的印象的确是个彻头彻尾的Loser,尤其在姐姐眼中更是如此。里奇和姐姐的生活形成了现实中的两极,他们之间的区别,正是这个社会所定义的“成功”与“失败”的区别。在影片当中我们所见到里奇并不是一个坏人,他善良、深情,为了一句话,甚至会对于姐姐的前夫大打出手:“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而活,但是如果你敢再侮辱我的姐姐和侄女一句,我就会坚持活着,让你生不如死。”但是他显然在姐姐眼中是毫无价值的,她不想让里奇进入她的生活,是因为不想让索菲亚也“变成你那样”。这无疑是里奇生活中最冷漠的事。他和整个世界的关系都被用世俗的成功标准阻断了。这种四顾无人的孤独感,才是里奇始终无法从阴影当中走出来的根本原因。
好在这时候,侄女索菲亚成为了给里奇生活带来转折的一股暖流,有意思的是,索菲亚一开始对于里奇的态度和她母亲如出一辙,她每天忙于功课,没有娱乐,个性十足,和里奇保持着距离,这显然是一个被社会观念所包裹起来的冷冰冰的孩子。随着剧情的进展,索菲亚开始慢慢放下面具,看到这个舅舅身上的闪光点。虽然导演经验尚浅,在这里的处理多少显得生硬和急躁,但是从索菲亚看到手翻书时候的第一个微笑,到里奇因为割腕的伤口失血过多而晕倒时她的焦急,再到最后的一个亲情的拥抱,索菲亚不仅成为将里奇从冰冷深渊拯救出来的天使,也成为重新搭起里奇和姐姐之间理解和沟通的桥梁。正是通过索菲亚,曾经被摒弃和忽视的亲情关系重新战胜了世俗的功利和冷漠,将里奇重新纳入家庭当中。

小清新治愈系
  通过天真无邪的孩子来重新唤起人们对于真诚情感的重视,始终都是此类影片的不二法宝。本片中桀骜不驯的小女孩加上看似颓废、实则柔情的大叔,更是继承了这类治愈系电影的惯用手段。《在我消失之前》当中最为亮眼的自然是索菲亚的饰演者法提玛·普塔塞克,这个14岁的小女孩从5岁开始就在T台上以模特身份亮相,丰富的经验和年纪的增长让她处理起这个角色来比在《宵禁》当中更加游刃有余。而从短片到长片的变化,也给她提供了更多的空间和机会去展示多方面的才能,不仅能够胜任角色对演技的需要,同时也能做出高难度的体操动作或者伴着音乐翩翩起舞。对于已经一个奥斯卡在身,而且在不同的影视剧当中露过脸的法提玛来说,《在我消失前》可以算是她第一部打开名气的正式作品。在将来她也许会在好莱坞越走越顺也未可知,毕竟,好莱坞永远需要纯真的孩子们,来展示我们自己所忽略的那些东西。
影片的导演肖恩其实是一个乐队吉他手兼主唱,他的音乐才能不仅表现在自编自导自演的同时,还能自己给影片写歌;同时,在影片当中他的音乐品味也着实展现得淋漓尽致。虽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影片中随处都塞满的歌曲最主要的作用是为了填补将短片拉长之后的剧情空白,但是抛开对于这样一部小成本治愈影片的苛刻要求,当我们听着在短片版本当中就名噪一时的那首《Sophia, So Far》,看着小女孩在保龄球馆当中跟着节奏跳舞,大概谁也不会把这个“多余”的段落从影片当中剪掉吧。肖恩·克里斯汀森虽然只是就着短片的几个亮点继续发挥,但好在故事仍然保持清新自然,观众们需要做的,就是听着音乐,看着这个小天使去温暖舅舅生活的治愈系故事就好了。

 

2457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