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纪录片· 箍——桶唻!

更多
2016-6-6 14:18:52 点击:2971次


 手艺人的吆喝声都是很有特点的,你要是用简谱记录下来推敲,会发现是合乎音律的。每个行当的吆喝声也是高度统一的。以修棕绷的为例,不管你在上海的哪个区,哪条马路,哪个弄堂,只要是修棕绷的,吆喝声是完全一样的,不光音律一样,拖的音节长短也完全一样。当然,出了上海,吆喝声也是会有变化的。譬如看京剧《红灯记》,那故事发生在北方地区,所以那个扮成磨刀人的地下党员喊出的吆喝声是这样的:磨剪子来——,镪——菜刀。抑扬顿挫,打破折号的地方要拖长音。因为演的是京剧,所以会稍作夸张,但北方地区的磨刀人基本上也是这般吆喝的。上海的磨刀人不这样叫,不如北方的华彩,平实很多:削刀——,磨剪刀。最后一个刀的后面会拖出一个“奥”音。如此解释一番,大家便会知道此文标题上的那个破折号没有点错地方,对箍桶这个行当的手艺人来说,吆喝的重点就在那个箍字上,要做足文章,用足力气,拖足音节,后面两个字要唱得短促有力,一下子收住。居民听到这样的吆喝,便把坏了的马桶脚盆汰浴盆都拿出来了,让他修。住公寓的,住新式里弄房子的,家里有浴缸有抽水马桶,一般的人家就只能用马桶脚盆。家里居住得再局促,也必须备个大的木盆,汰浴盆,洗澡就在这里面洗。外面当然有浴室,但洗一次要几毛钱,不是普通百姓能承受得起的。这种情况下,在工厂里工作的朋友就显出优势来了,厂里有浴室,自己洗了不算,有时候偷偷把家属也带去洗。管浴室的知道大家的难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以前马桶脚盆属于女方的陪嫁,现在用不着了,但女方会在结婚前到城隍庙的小商品市场,买一套子孙桶,袖珍型的木制品,做工很精致,里面也有马桶脚盆,用来当摆设。这里面多少带点怀旧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