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鸡肉卷的滋味

更多
2012-7-19 9:00:45 点击:1178次
 

如果需要到肯德基去就餐,我通常点的是:一份老北京鸡肉卷加一杯饮料——冬天是热红茶夏天是爱尔兰雪顶咖啡,其实这已足够,有时也再吃点炸薯条,虽然知道这不符健康之道。

要说洋快餐的入乡随俗,在我印象中老北京鸡肉卷是最早推出的。早在健康专家营养专家喋喋不休地念叨蔬菜水果的好处之前,我就不爱多吃荤腥的东西。一顿饭,没有荤菜无所谓,没有素菜就叫我受不了。肯德基的汉堡包虽说除了鸡肉也有些蔬菜,可它的色拉酱太奶油太甜腻,再说一份汉堡包的量我也吃不完;辣鸡翅味道倒是很好,可也不能当饭吃。所以上肯德基解决吃饭问题总让我吃得不很舒服,直到肯德基推出老北京鸡肉卷。

吃过的人都知道,老北京鸡肉卷就是用一张薄面饼卷起一块炸鸡肉、外加几根生黄瓜条和葱及甜面酱而成,中西合璧,各取所长。老北京鸡肉卷外面有一张纸包着,吃的时候你要先确定从哪头开始,然后把另一头小心地裹好,再把这一头的纸慢慢翻下来。否则你这一头刚咬一口,那一头的面酱就流下来了,很狼狈的。挑个临窗的座位,可以一边望望“野眼”,一边咬咬薄饼;一边喝喝雪顶咖啡,一边品品老北京鸡肉卷的滋味------

薄面饼是最朴素的那种,除了面粉什么也不加。这让我联想到市面上引进的印度飞饼(超市里有买速冻的),有各种口味的,尝多了才发现,原来最吃不厌的,还是叫原味的那种,即什么口味也不加。“老北京”的薄饼就是原味的。惟其原味即无味,才能使它包裹的东西更有味。鸡肉是最“肯德基”的那种做法,外脆内嫩,口感极好。但是我所以倾心“老北京”自然不是因为它包卷的那块鸡肉,而是内中有面酱黄瓜。生黄瓜就面酱吃原是北方人的习惯。上海人也喜欢吃生黄瓜,不过与北方人不同,以前上海人的吃法通常是把黄瓜剖开挖去内瓤,再切成薄片,放上盐腌渍一会儿,然后撇去水分,加上麻油、糖、酱油及少许味精,充分拌和,处理得比较精细,吃起来爽口而鲜美。北方人的吃法要粗旷得多。我婆家在山东,每次到山东去家人热情款待,饭桌上总是堆满菜肴,而凉菜中少不了有一大盘新鲜白黄瓜加一小碟面酱。这白黄瓜是山东特产,本地不常见.它的皮色非青而白,特水特脆,不必加工,蘸些面酱直接入口,风味独特,去腥去腻。通常桌上的鸡鸭鱼肉海鲜我都尝浅辄止,有的甚至尝都不尝,惟有这白黄瓜,我是必拿起大快朵颐,也顾不上雅相不雅相。不过喜好这一口的绝非我一个,饭局结束时,每每碗中留下很多没吃完的(真是浪费),唯独这装白黄瓜的盘子,早就空空如也。北方人吃葱也不像上海人那样切成细末,而喜欢整颗整条地吃。童年时常看见后厢房住着的那个山东外公,拿起几颗碧绿生青的大葱,洗都懒得洗,用手抹几下,就放进嘴里“哗嚓、哗嚓”地大嚼起来,吃得好香啊。他的牙齿直到死都没坏,据说就是吃大蒜大葱吃出来的。羡慕归羡慕,我却始终没学会吃大蒜大葱,“老北京”里的葱我还是得一根一根地扯出来。黄瓜虽好但若无面酱作伴却也寡淡些。北京最有名的酱园好像是“六必居”,它的面酱味儿纯正,只是太咸了些。上海“鼎丰”的甜面酱才最适合佐餐,它咸中带点儿鲜,鲜中又带点儿甜,佐着黄瓜的生嫩脆爽,吃起来真的很过瘾。当然,肯德基“老北京”里的黄瓜比起我们饭桌上的口感还是要差了些,因为它是加过热的,少了那个脆劲儿,可是比起纯粹的洋快餐来还是“宜食得多。

有专家指出,一个人终生不忘的习惯只有两个:一是母语;二是饮食。此言对矣!我那些长期在国外生活的亲友,其它生活习惯都洋化了,唯独在饮食上对自己的传统不离不弃。只要自己动手想吃顿称心的,做的必定是中国饭菜。为了要凑齐食材,哪怕专门开车前往采购也在所不辞;请朋友吃饭,最隆重的便是在家中设宴吃中国饭菜;回得国内,最向往的事之一,必定是吃地道的家乡饭菜。你想啊,从幼儿时期第一次咀嚼开始,母亲便把自己的饮食传统一口一口地喂给了孩子,我们每个人就是咂巴着这样的滋味长大的,的确"没齿难忘"。不过我们同样也很乐意接受外来的、新鲜的东西。比如咖啡冰淇淋,早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就成为文人雅客身份的彰显和太太小姐们心照不宣的最爱;而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这些快餐业经过一番奋斗,如今也都在我们这个美食大国安居乐业,还纷纷推出本土化新产品,以博取中国人的欢心,老北京鸡肉卷就是一例。看起来饮食也跟其它文化一样,有某种普世价值吧。

一个老北京鸡肉卷,却让人咀嚼出中外饮食文化的传统坚守和交融发展,这滋味还真有点儿意思。

1178次
上一篇:废物•私藏
下一篇:柳树下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