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树下的爱

更多
2012-7-19 9:02:27 点击:1338次

     一周上班六天,经常工作到晚上九点之后,休息的时间大大减少,可收入并未增加许多,踅摸着要换份工作,又觉得在当下的工作环境中,似乎到哪里都差不多,未过而立之年的我,已经开始由学校中的理想派蜕变为社会中的写实派,一个周日,难得的节假日,早上十点,昏昏沉沉的起床洗漱,不经意间,望见窗外是一片艳绿,好美的景致。

    小区中栽满了柳树,这一点我是知道的,每天从这里要经过两趟,却从未注意过,不知何时起,这些柳树全都变绿了,郁郁葱葱的煞是好看,不假思索的,穿着睡衣带着相机就往楼下冲,站在柳树群下,仰望那漫天的柳絮飞舞,烦闷的心情变得愉悦起来。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正准备抒发一下自己的情怀,忽听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哇,妈妈,好美噢。”

    疑惑间,不禁扭头一望,没人。咦?稍低头往下看,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女孩,与我刚才一般的动作,抬头看着飞舞的柳絮,大声笑着在喊话,没注意到小丫头好不好看,只注意到了她的嘴巴里,少了两颗门牙。我不由得哑然而笑,丝毫没有被破坏情致的羞恼。人都说,天真无邪的孩子和如梦似幻的景致(可惜没有雪铺地,当然那也属于反季节),两者搭配,是人间最美的瞬间,此刻的我深以为然,退后两步,举起了手中的相机,打算尽最大的努力,将这美好的瞬间尽可能的保留下来。

    “蹬蹬蹬......”刚照完一张,旁边就传来一阵小跑的脚步声,接着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你是谁?要对我的孩子做什么?”抬眼望去,一个衣着朴素、盘着头发的少妇,手里提着两个大润发的袋子,挎着一个小包,正视图将两个袋子交到一只手,另外一只手把自己的孩子拉到近前,防御措施全部完成之后,转而紧张的望着我,似乎我手里的不是相机,而是手枪。

    看着她如临大敌的模样,我不由得颇为自嘲的咧了一下嘴角,哪想到这个动作却加深了她得误会,似乎我在不屑于她所做的一切,这更使她羞恼,瞪了我一眼,拉着孩子的小手就要离开。可就在这个当口,小丫头不愿意了,自己玩得正高兴呢,你要拉我回家写作业?哪有这种好事!

    于是撒娇大法被祭出:“妈妈别走嘛,你看这些棉花(小孩子管柳絮叫棉花)多漂亮,飞来飞去的,就像我一样那么漂亮!”现在的孩子啊,比起我们那个年代可要聪明得多,也明事理得多,她知道自己的妈妈对自己扮可爱的样子最没有抵抗力了,于是又摇手又晃头的卖力表现着。很明显,少妇被小丫头嘟着嘴撒娇的样子萌倒了:“那妈妈陪你到对面看一会,你不许乱跑噢!”我听到这句话,心里明白,这是对我还有戒备,摇摇头轻声说道:“我住在11栋502室,眼见室外阳光明媚,就出来散散心,拍几张照,你的孩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刚才的冒昧举动,还请谅解。”少妇看着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坚持要把孩子带到对面去看,脚步停下,把东西放在道边,甩了甩手,从包里拿出一张报纸,就着附近的台阶铺上报纸坐了下来。

    小插曲过后,我又将注意力转到周围的景致中去,一位朋友曾经对我说过:“你的心情是什么颜色,景致就是什么颜色。”现在我觉得他说错了,应该是:“景致是什么颜色,你的心情就是什么颜色”才更妥当。每天上班下班,过着机械而劳碌的生活,今天看了几分钟柳树和柳絮,内心立刻变得阳光灿烂了,怪不得要搞绿化,不但美化环境,而且美化心境,任何人面对着这样的场景,都会如我一般的心绪宁静,闭目感受着柳絮飞到脸上的感觉,这轻柔的抚摸就好像母亲那温柔的手抚过我的面庞。

    “叔叔!”我正一个人站在树边享受呢,小丫头又说话了,这次还是对我说话。我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小丫头,怎么了?”,其实我并不想搭理她,人都说,七、八岁的孩子讨人嫌,意思就是说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最调皮,最喜欢没事找事。可面前这位可爱教主明显不知道我的想法,还喜滋滋的问我:“你觉得我和大树,谁更漂亮?”哎哟,你为什么不问我1+1为什么等于apple呢?

    有心转头不搭理她,小孩子嘛,很敏感的,知道你不愿意搭理她,她也会不搭理你,而且记恨你,觉得你不“好玩”,以后都不会跟你一起玩了,恨就恨吧,反正我也只是路人甲,对于我来说,这招应该是最有效的办法了吧?可无情的现实打破了我的猜想,只见她伸出一只肉嘟嘟的小手,拉住了我的衣角,晃了晃,然后说:“我觉得我的眼睛比大树的眼睛漂亮,但是大树的牙齿比我长得整齐,所以我们都很漂亮!”我有些莫名其妙地问她:“你怎么发现大树的眼睛和牙齿的?”“这还不简单吗?你看这个树上面有个洞,那就是它的眼睛,树身上一条一条的都是牙齿嘛。”...我真想终止这段谈话,再聊下去,我就要被赵本山忽悠瘸了。

    那少妇似乎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拉住了小丫头:“囡囡不许调皮,叔叔会不高兴的。”说完之后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怎么办?

    于是乎我虚伪地表示了一下:“你的女儿很可爱也很聪明,我喜欢和小孩子一起玩,没关系的。”这个从没给过我好脸色的少妇似乎脸微红了一下,犹豫地说道:“这孩子是今年才从老家来上海读一年级的,我要整天工作,也没时间陪她,倒让你见笑了。”这算是倾诉吗?我心中升起一丝波澜,看向这对母女的眼光也有所改变,为了表示我真的很喜欢小孩子,就蹲下来对小丫头笑着说:

    “囡囡(听那少妇如此称呼),你喜欢这些大树和棉花吗?”

    “喜欢!”

    “噢?为什么会喜欢呢?”

    “因为它们漂亮!”

    “这是柳树,飘扬的叫柳絮,能记住吗?”

    “我知道它们漂亮就行了!”

    “你喜欢别人,总要知道那人叫什么,对吗?”

    “妈妈会帮我记住的!”

    “妈妈不会每天都陪你出来玩呀。”

    “我也不会每天都出来玩嘛,我还要看喜羊羊!”

1338次
下一篇: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