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 DARK 的 母 亲

更多
2012-7-19 9:11:09 点击:1284次
 

DARK,是儿子为自己取的英文名字。

DARK,已经去英国读书近四个月的时间了。

尽管我不像那些日夜操劳的母亲,时时惦念孩子远在他乡的冷暖安危。然而,毕竟怀胎十月带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毕竟在过去的18年里看着他从襁褓中的婴儿长成近 180cm的帅小伙,内心总难免偶或涌起些许的牵挂。200912日跟儿子网上视频聊天,看到他渐渐成熟的面庞,感受他幽默风趣的言语,品味着他对我的关怀和体贴,心中的那份幸福和骄傲该是很多未曾为人母的女人从没真切感受过的吧。

因朋友的孩子常常用“寂寞”形容他在大洋彼岸的生活,我也特别关心儿子独在异乡的内心感受,关心他在西方人的圣诞假期里,独自留守学校的宿舍是否感到寂寞难耐?他不假思索地、非常欢快地回答说:不会啊!虽然宿舍楼里大部分的同学都走光了,走在街上车少人也少,但是你可以有机会欣赏那种难得的清静啊!外出过马路的时候根本不用左观右看,绝对不用担心有人或者车可能会碰到你。

听了儿子这番话,看着他喜滋滋的表情,想着他对自己未来的笃定和信心,我突然间有种从来不敢引以为傲的自豪感……

说不敢引以为傲是因为我一直用非常规方法教育儿子,而儿子也并没有取得传统意义上的那种成功:在考试中取得骄人的高分、被国外著名的大学录取或者在某某专项上少年有成等等。虽然我坚信让孩子的心灵健康快乐是教育的根本,虽然我坚信那些枯燥的教学只会抹杀孩子无边的创造力,虽然我坚信每个孩子都来自天堂终会修成前世今生的正果,可是……我们所处的中国社会毕竟有着5000年的文明历史,我们的教育制度毕竟如此的根深蒂固,我能做的只是在自己的心灵天地里给儿子一份无拘无束的成长自由,给他一个自我感受、自我体会、自我认知的空间。

当他还只有三岁的时候,我们像朋友那样一起商量安排生活事宜;当他开始读小学的时候,让他知道并学会承受跟大人对弈时的输赢只不过是生活中的自然;当他开始初中课程的时候,我便送他二本关于男性和女性的生理书籍,并适时地促膝探讨成长中的变化;当他在高二开始初恋的时候,我没有担心和指责,只是叮嘱他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担负的责任;当他告别出生成长的土地远赴异国求学,选择的专业和学校完全出于个人的兴趣和爱好,也许在他的同学们中也仅有他一人而已。

尽管他的考试成绩时好时坏,尽管他在某些老师的眼里未见得是一个好学生,然而我始终相信他是一个好孩子,是一个真诚善良的少年,是一个有信念有远见的青年。

比如,在医院里他会自觉地帮护士阿姨捡拾掉落的器械;在小学校组织捐款时毫不犹豫地告诉我“给灾区小朋友捐200元吧”(是用自己积攒的零用钱噢);比如,在成长过程中给我讲关于“诚实”的感受故事;不忍看那些历经苦难或战争的惨烈镜头;比如,不为同龄孩子热衷名牌所吸引坚持穿着价值10元的T恤衫;清醒地认识到如今中国社会的“浮躁”通病坚持不以物质和权力为人生的评判准则。所有这些,都让我在生活的点滴中感受到儿子的成长和进步。更在谈心的时候听他讲述:自己的心灵怎样清醒地历经着痛苦才慢慢地成长…人生短暂所以要让自己尽量快乐地生活,没有必要跟同学、老师不开心……跟你在辩论的时候我已经逐渐学会心平气和……从一年级就开始的寄宿生活让我学会了独立、自我管理的能力……

特别是当我知道在求学的日子里他能够迅速地适应那里的生活,能够安然自信地处理旅行、银行及学校住宿等等问题,更难得的是他没有初出茅庐的迷茫,没有那种怨天尤人的感伤,我知道儿子确实长大了,确实有能力面对这个纷扰的世界了,而我……也确实可以引以为傲并自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