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两难中抉择

更多
2012-7-19 9:16:13 点击:1499次
 

有一首美国民歌这样唱道:“土堆是蚂蚁的家,蜂巢是蜜蜂的家,洞穴是老鼠的家,房子是我的家。”房子,是一个家的载体,它对每个家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2006年年初时,先生和我想买套商品房,提高一下生活质量。我从小在虹口长大,结婚以后又在虹口和杨浦的边缘徘徊过几回。但是想买房时,市区内很难找到理想的房源:看得中的买不起,买得起的看不中。有朋友介绍一个楼盘,说是价格不算贵环境和房型都不错,只是在浦东。好,去看看吧!那时对浦东地区的地理位置模糊得很,只见车在杨高南路上拐了个弯,又拐了个弯,眼前忽然一亮:一条弯弯的双车道马路,左边人行道内侧,铺展着一大片绿茵茵的坡地,起起伏伏地随着马路绵延向前,坡地上疏落有致地栽种着高大挺拔的雪松、香樟、掉尽了叶子伸展着枝丫的榉树、榆树、水杉以及各色我不认识的树丛、灌木,树丛后面偶尔闪过粼粼的波光,那是一条小河在坡后流过,河对面有一排别墅依河而建,别墅后面有几幢高楼,米黄色的外墙、红褐色的坡顶,看上去与整体环境非常协调。恍惚中这好像是美国电影中的某个场景,而不是我们所能奢望的居住环境.车停下了原来这就是朋友推荐我们看的楼盘。一座小桥连接着楼盘和马路,上得桥来,刚才车上瞥见的那条小河现正在我脚下流过,河水清澈,涟漪荡漾。站在桥上向两边望去,虽是冬日,仍依稀可见沿岸两排杨柳的枝条和丛丛枯干的芦苇,曲折的岸线即使少了依依的垂柳也还有几分婀娜,你可以想象当春天来临时这条河的风姿。这正是我所喜爱的那种河流,它好比一个美丽而又有品位的女人,她不是不打扮,只是她的妆浑然天成,不动声色地衬托出她的天生丽质,而不是刻意妆扮,弄巧成拙,像那些堤岸被水泥砌得整齐划一无可挑剔却索然无味的河流一样。那天是正月初五,又值房市的小低谷,看房的人寥寥无几。放眼望去,只有一大片宽广的天空和脚下这条静静的河流,不觉心旷神怡。回头看售楼处,只见铁门巍峨森严,两幢西班牙式的洋房座北朝南,分峙东西,门前喷泉涌流,好不气派。我连忙扯着先生的衣袖,“走吧,别进去看了。走吧!”他奇怪地问,“到都到了,怎么又不看了呢?”“这种房子价钱肯定很贵,还是算了吧,别进去了。”他诙谐地说,“看看又不要钱,怕什么!”终于还是进去了。房型理想而房价居然不过八千出头些,可以承受!很想马上拍板,但告诫自己,买房千万不能冲动。拿了资料赶紧回去研究吧。接下来几天忙着看资料,与其它楼盘比较,了解周边轨道建设和生活设施------又驱车前往,甚至登上二期的建筑工地实地考察,得知一期早已售罄;二期五楼以上也已全部售罄,五楼只剩最后两套时,终于下决心付了订金。没想到付了订金回到家中,心中竟不是满腔喜悦而是万般忐忑:今后真的要住到浦东去吗?昔日对旧居的种种不满如今置之脑后,涌上心头的全是住在市区的种种便利:买菜办事,上班就医,访亲会友,逛街购物,哪一件不是轻轻松松可以办到的?而一旦搬往浦东,这些便利就荡然无存了,而且再无反悔余地。越想心里越不安,越想心里越懊丧,觉得自己此举太欠考虑了。可是订金已经付出,现在反悔就得损失两万元钱,又于心不甘。当夜失眠。先生倒是说,真后悔了就损失两万元钱吧,总比一辈子懊丧好。朋友获悉便通过熟人打招呼,老板也不愁房子卖不出去,于是同意我们退订金.我又一次来到浦东。那是个晴朗而凛冽的冬日下午,拿回钱准备上车时,我最后向这楼盘望了一眼,心中默念:别了,翡翠湾!淡薄的阳光下,已建的一期小高层披着一层淡淡的金色,在蔚蓝的天幕下默默地伫立;阳光懒懒地撒在河面上,河水闪动着星星点点的光泽无言流去-----我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牵了一下,猛地一动。回到家中,取回了订金的我不知为什么仍郁郁的,临走时那最后的画面就是在眼前挥之不去。再次失眠。我反复地问自己,到底要什么——宽阔的天空、充足的阳光、清新的空气呢还是生活的种种便利呢?这两样对家居生活来说,都是如此重要,让我放弃其中任何一样都难呀。但生活就是如此现实,我无法回避而且必须迅速抉择。按照书上建议,把几种选择的好处和弊端分别罗列出来,没用;向已经购房的朋友讨教建议或经验,没用!那片天空、那条小河如此执拗地在心底向我呼唤,期待我的回应。我终于知道,有些拥有你是可以放弃的,有些却无法割舍;有些遗憾你是可以假以时日来弥补的,有些却永远无法。我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其它楼盘,但我再也无法从心中抹去那幅冬日下午的画面了。这样,经过内心反复挣扎,我再次选择了那片天空和那条小河、那片绿地。

其实岂止是选房的两难呢,人是那样无奈的一种动物,他一生中注定要无数次地被迫在两难中选择。小时候你可能为了一件心爱的玩具不得不放弃和妈妈一块外出的机会;上学后你可能为了优异的成绩不得不放弃对其它活动的爱好;恋爱时节你苦恼不已只因为不知道在中意的两位中如何抉择,就像早年苏联名歌《山楂树》中唱的那样:“啊,最勇敢可爱的呀,到底是哪一个?亲爱的山楂树呀,请你告诉我。”然而山楂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最后还得你自己痛下决心。等到你有了家庭,两难的抉择就更多更伤脑筋了。最起码,在事业和家庭哪个是第一位上,你就纠结得很,尤其是女性。哪个当妈妈的不想亲手把孩子带大,充分享受当母亲的所有甜蜜和欢乐?可现实就是很多女性无法实现这个心愿。而且在事业上越是有发展前景的就越是两难。或许有人说,让父母公婆在身边帮着带,既可不误工作又可看着孩子在身边长大,岂不两全其美?错!再有父母帮忙也不是一回事,更别说公婆帮忙时产生的各种矛盾带来的烦恼了。最近出了那么多这方面的电视剧,虽不无夸张,到底也是社会生活的反映呢。而男性呢,十有八、九在母亲和妻子之间左右为难。还有那些陷入了“小三门”的成功人士,也两难哪!他们对结发妻子也并非个个无情无义,对孩子更是亲情难舍,只是这边厢或是真有感情,或是难抵诱惑,或是干脆被人下了套,“树欲静而风不止”,你说他能何去何从?好不容易捱到退休,淡出社会舞台了,两难的事儿该少多了吧?也未必。儿女要你帮忙带第三代,你带还是不带?不带吧,看他们也确有难处;带吧,你自己的第二个人生的计划一半已泡了汤。等到第二代不用你操太大心时,你自己也许就连走路都磕磕碰碰了。再老一些就更不用说了,但凡有个头疼脑热的,叫小辈来照顾吧,怕影响他们工作也怕累着烦着他们;自己挺着吧,终究会有躺到床上的那一天;请个保姆吧,不但价高而且还不知人品是否可靠,弄不好连铺盖带钱物一起卷了跑。

无奈归无奈,抉择还是不得不抉择,何况人就是不断地在两难的抉择中成长起来成熟起来的。当你反复掂量仍举棋不定时,听从心灵深处的呼唤也许是最少遗憾的抉择。而这呼唤,正是不管你如何振振有词地去说服和反对,它依然顽固地、一次又一次地冒上心头的想法,并且也许什么理由都不用!

1499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