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所睡过的青年旅舍

更多
2012-7-19 9:58:50 点击:1301次
 

作为一个经常在路上晃荡的不靠谱青年,各种廉价并且有意思的青年旅舍,自然逃不过我的法眼。这些年走南闯北,爬雪山过草原纵横四海快意江湖的背后,如果没有这些青年旅舍所带来的快乐,恐怕这些行走也会变得残缺、甚至乏善可陈起来。青年旅舍有如此不可思议的魔力么?答案是肯定的。如果你不相信,不妨跟着我来回忆一下,那些年——被我所睡过的青年旅舍,看看它们到底值不值得让我大书特书。也许,下一个躺在这些青旅被窝里的人就是你。

在进入回忆的漩涡之前,请允许我先简单介绍一下青旅的概念。所谓的国际青年旅舍,狭义范围内是指1932年在英国成立的国际青年旅舍联盟(INTERNATIONAL YOUTH HOSTEL FEDERATION,简称IYHF)。在联盟旗下不管是地区政府还是私人经营的旅舍,均为正宗的国际青年旅舍。广义范围下,通常所说的青年旅舍,是指具有国际青旅理念的各种旅舍、客栈,它们不一定具备官方的资质,但其文化内涵与IYHF的国际青旅一脉相承。

啰嗦了一圈,可能您还是对青旅这个概念一知半解。不过这不打紧,继续跟着我的回忆溜达好了。第一次邂逅青旅,是2006年在宁波的李宅国际青年旅舍。这是一家属于联盟旗下的青旅,对它的初次印象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真的是离火车站好近啊!由于入住时已经将近深夜,我一面摸着黑一面小心翼翼地找到男生四人间属于自己的床位,辗转反侧却难以入眠,或许是你所经历的任何事情之第一次,都让人心情很难放轻松吧。

第二天早上醒来,打量着这个设施简易的、宛若大学寝室的青旅四人房间,一种轻松愉悦夹杂着新奇的感觉浮了上来。起床,在李宅院子里四处逛了逛,才发现这家青旅古色古香中,别有洞天。由于当天我要急着赶往渔山岛露营,也错过了和李宅多待一会儿的机会。这第一次的确有些草草了事,不过应该承认这让我对青旅留有了一个相当不错印象。虽然当时可能我对青旅理念的理解还有所偏差,或者说更多的仅仅是对30元廉价的床位住宿费用以及穷游方式的一种认可和向往而已。

但毫无疑问的是,一扇崭新的大门被我打开了,从此各路青旅开始肆无忌惮地成为我旅行中的亲密伴侣。也总有一些青旅不知不觉在自己内心中悄然占据了一个位置,比如2008年睡过的青岛凯越国际青年旅舍,就是一家让我真心喜欢的青旅。当我迷失在蜘蛛巢城一般的青岛老城区时,当年魔幻似的老教堂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今天的国际青年旅舍,凯越就这样在震撼中登场了。走在旅舍的木头地板上,清脆的脚步声散发着慵懒而又怀旧的质感,洋溢着一种浓郁的文艺底蕴和情怀。



青旅区别于宾馆、酒店的最大不同正是在于她的内在,那种互助式的、环保的、充满人文关怀的理念,以及背后的自由、独立精神。这些在凯越身上表现为,她的前台笑起来永远不会像宾馆酒店前台那样充满职业性与脸谱化,而是随意自然并且会和你拉家常。她的员工有很多都是类似志愿者的义工,很多都是在校学生,热爱旅行热爱生活。她的客人以世界各地的背包客、驴友为主,当然这其中年轻人居多。

我在凯越足足住了一个礼拜。青岛基本上只消三天就逛的不想再逛了,剩下的日子几乎都腻在凯越里。我住的房间是男女混住式的多人间,这是一个只有在青旅才能遇到的福利。与普通酒店的单人间、标间相比,多人间一直是青旅的特色之一。多人间一般分4人间、6人间、8人间,通常也会按性别分为男生多人间和女生多人间。在这里,你住的是床位,不是房间。也正是因为这样,青旅才成为天下背包客相互了解,增进友谊的地方。

凯越除了传统的男生间和女生间外,还拥有男女混住的多人间。当然,这种混间也不是只有凯越独有,相当多的青旅也都设有了混住多人间。由于混间的特殊性,一般青旅工作人员会尊重每个客人的意愿,才会将其安排入住。我所住的6人混间是个不折不扣的多国部队,我上铺是一个20来岁的以色列女孩,对面则住着一个据说只有17岁的哈萨克斯坦男生。还有一个烟台籍的女生,在青岛上班便长期住在了凯越里。剩下来的是两位台湾老哥,拜经济危机所赐光荣失业,索性来大陆游玩一番。经过几天的朝夕相处,我和台湾同胞都深感彼此相见恨晚,临别之际再三不舍,约定将来路上再会。

随着这几年旅游业的深度开发,越多越多的人听说青旅是个好地方,便慕名而来,结果却带着一番不满悻悻而归。这些人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其实并没有真正了解青旅的理念。他们或许被青旅相对廉价的价格吸引而来,却又冀望青旅提供酒店宾馆式的服务,因此可能产生了些许误解。说到硬件条件,说句实在话,大多数青旅或许只能用简陋来形容,绝对无法提供星级酒店甚至快捷酒店那样的硬件设备。青旅也更主张低碳、环保、可重复利用,比如不使用一次性用品、节约用电等等。只有了解并接受认可了这样的一种方式,你才能在青旅中找到更多你想要的快乐。

带着这样让更多身边朋友了解青旅的目的,我也主动做了一些推广青旅的普及性工作。2009年至2010年,我所在的一个足球游戏论坛组织了几次聚会活动,地点都设在北京。考虑到天南地北网友都需要住宿,我别出心裁地提出了将住宿和聚会地点都放在了青旅的想法。经过一番讨论,大家也都觉得十分靠谱。最终经过考察,我们选择了位于西四一条胡同里的青旅——莲花旅舍。这是一家别具老北京特色的四合院式青旅,更完美的是它拥有一间硕大的酒吧式内厅,非常适合一群人在里面聊天、喝酒、看球、三国杀。那几次聚会均举行的相当成功,甚至可以用完美来形容。虽然莲舍的多人间也十分简陋,让其中一些可能从没尝试过青旅模式的朋友感到稍微有些别扭,但很快地他们都被青旅所提供地相互交流并且畅所欲言、自由清新的气场所感染,彻底迷恋上了青旅文化。在多人间,一群人嘻嘻哈哈吹牛皮的感觉,都让他们仿佛回到了美好的大学时光,感慨着“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现)的真实发生。


如果说莲舍带给我的全是美好。那么在路上的无数日日夜夜里,所能留存的这种美好,就更加屡见不鲜了。

阳朔并不是一个让我特别喜欢的地方,但阳朔老班长国际青年旅舍却是个让我打心眼儿里爱上的一个地方。这里有一个温暖的大厅,和脸上永远挂着笑容的义工们,还有一票在这里相濡以沫的朋友们。老班长的前台小姑娘们那可真的没话说了,个个热情洋溢地让你忘却了身在异乡。开个玩笑说,假如有一天我要开一家青旅的话,一定要想尽办法去挖几个那里的人。

 

云南大理的驼峰,也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家青旅。印象之一是它实在太难找了,快把古城翻了个遍才好不容易找到。至于最好的印象,还是来自于它特殊的文艺气质。一大票文艺青年、流浪歌手还有外国老嬉皮们隐匿至此。睡在我下铺的小赵,是个每天在人民路博爱路路口唱歌的流浪歌手。我曾亲自在他唱歌的时侯看到有姑娘上前问他要QQ号,并且拍着他的肩膀说他唱许巍的歌比许巍唱的还要好听。

我睡过中国最北的青旅,大概就是美丽的冰城哈尔滨的卡兹国际青年旅舍了。在这里,我遇到了一对来自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背包客,摒弃民族矛盾坐在一起亲若兄弟地彼此畅谈,让人感慨不已。天下背包客是一家,也许没有青旅这种乌托邦一样的地方,这两个拥有相同肤色却因为所在国家政治原因相互敌视的普通人,就根本没有什么机会结识吧!这也让我对青旅的理念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和体会。就像IYHF宪章上所说:通过旅舍服务,鼓励各国青少年,尤其是那些条件有限的青年人,认识及关心大自然,发掘和欣赏世界各地的城市和乡村的文化价值,关提倡在不分种族,国籍,肤色,宗教,性别,阶级和政见的旅舍活动中促进世界青年间的相互了解,进入促进世界和平。

到这里为止,这篇关于我所睡过青旅的小小总结,也行将结束。寥寥数笔,无法全面勾勒和还原出当时心情,只是以一个热爱青旅的旅行者姿态,用最真实的内心去触摸这些所有美好的、一去不复返的日子,并且幻想它能够再一次重新来过。然而这终究还是不可能,正如我所睡过的青旅房间,如今正以当初欢迎自己的姿态,来欢迎着每一个入住的客人。这应该让我感到满足和欣慰,与人分享正是青旅的理念之一。

凯鲁亚克曾经说,他渴望一场伟大的背包革命,让全美国的年轻人,都背着背包前去远足。如今,这一盛况也许并不久远——至少有了青年旅舍,让这个梦想照进现实的过程,变得轻盈而从容起来。




 

Q&A

Q:什么样的人适合入住青旅?

A:理解和支持青旅文化的人,热爱旅游、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的人。

Q:我想入住青年旅舍,哪里预订?

A:可以去青旅官网预订。

国内:www.yhachina.com

国外:www.hihostels.com

Q:青旅是会员制么?我没有会员卡能入住么?

A:会员制。没有特殊情况国内青旅都可以入住。其实最简单的就是去任何一家青旅前台办理会员卡便万事OK了。

Q:有很多不错的青旅并不在官网里?

A:是的,有些很好的青旅或者客栈并没有加盟IYHF,而IYHF旗下也总有一些挂羊头卖狗肉的青旅。所以也不能一味地迷信IYHF,要相信自己的慧眼、感觉以及网友们的推荐(当然枪文就算了)。
130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