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的浪漫

更多
2012-7-19 16:19:37 点击:2235次
 

作家桑格格在本书序言中写道:我一直在不理性地表达着对理性的热爱,所以,科学家们,请你们也不要轻易放弃我们这些靠形象思维的人群,起码我们有热情,……他们没有放弃!本书作者们以风趣幽默的语言、深入浅出的书写方式告诉大家,原来科学并不是遥远的事,还别有一番理性的浪漫呢。

作者: 科学松鼠会

出版社: 中国书店

出版年: 20113

定价: 28.00

 

爱情三问(节选)

毛利华(北京大学心理系副教授)

爱上爱情

Q:为什么我不是在恋爱就是在失恋?我似乎已经意识到,我爱的不是或不仅仅是那个人, 而是爱情本身。即使婚姻都不能让我安分。为什么?

                                                               ——Scarletp

A:如同 Scarletp 所说,我们爱的确实不是某个特定的人,而是他给我们的感觉;让我们神魂颠倒的不是那张英俊或美丽的面孔,也不是体贴而温柔的眼神,而是大脑由此制造的你的体验。

就像我们意识到的一切,人类最美好而永恒的爱情也仅仅是大脑的产物。从本质上来说,它仅仅是生化反应产生的、大脑中无数脑细胞电活动的结果。但这些冷冰冰的物理化学活动却给了我们如此美妙丰富和惊心动魄的感觉,在那一刻,你的大脑中甚至不会有任何其他思绪。很早以前,人们就相信,这种情感一定来源于心,于是祖先们创造了许多与心有关的词—“心爱心痛心动……可爱情与心无关,只不过这种强大的情感体验总是直接伴随着心脏的剧烈反应,人们才有了这样的错觉。

一个影子进入你眼中,混合着他独特的气味,你脑中潜伏的神经回路捕捉到这些信号,自动控制脑垂体分泌激素, 从而引起体内一系列腺体的分泌活动,使你心跳加快、血流加速、口干舌燥;这些反应又作为线索重新传回你的大脑,综合其他的线索进行评价,最终产生爱的感觉但这一连串复杂的过程发生得如此迅速而自然,你体验到的仅仅是第一眼就被电到的感觉,仿佛一切浑然天成。

其实,当你面对梦中情人的时候,身体内的连锁反应跟你面对一头凶猛野兽的时候是一样的,但不同的情境线索会使你的大脑做出两种不同的评价,产生两种完全不同的情感体验:爱慕或者恐惧,从而引导你做出两种不同的行为:拥抱或者逃跑问题不在于你面对的是谁,只在于大脑想让你体验到什么样的感觉。

可大脑为什么会让我们对这种强大的感情如此痴迷呢?事实上,一些科学家甚至把爱情看作一种,就像鸦片、海洛因之类的毒品一样, 我们会对爱情上瘾。因为一旦大脑将你的身体反应评价为爱,就会引发脑内产生更多的内啡呔(一种能使我们极其愉悦的化学物质) ,促使大脑中的奖赏回路开始兴奋,于是你才体验到了愉悦。我们想不停地追求愉悦,就得不停地追逐能产生这种感觉的刺激。

但人类对爱情的依赖与依赖毒品不同,身体还创造了另一种调节机制,还有别的东西同样能激活脑中的奖赏回路,比如对伴侣的依赖和亲情、对后代的爱等。神经科学家们发现,对一夫一妻制的动物而言,一对夫妻的大脑奖赏回路通常一致。某种程度上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长期的爱情关系很难被破坏,因为失去爱人就好比失去了依赖的药物。

我的经历与脑部情感区域的发达程度委实不足以让我标榜自己为情感专家,可是从科学上来说,我能给出的建议是,爱情确实只是一种错觉,但这并不妨碍它的美丽与我们对它的执著和享受。这种感觉像是毒品,但并非不可超越。人的生命有它自然的进程,爱是贯穿始终的,爱情却不是。

 

护肤品的大小把戏

小庄

你该去磨一磨你那粗大的毛孔了,童鞋。每次见到闺中好友Lily,她都会忧心忡忡地将我的脸蛋审视一番,说不定还伸手上来摸两下。她最近乐于向我推荐一款某中高档品牌的微晶焕肤微粒,说明书里的功效写着即刻祛除老化角质,促进肌肤新生,抚平细纹及收敛毛孔云云,据说能够将你们个个整修得吹弹欲破

但亲爱的,除了氮化硼粉末和硅酮,里头还有什么呢?在她的循循善诱下,我尝试微晶了一次挤点儿膏体以水兑一下,就着T字区揉啊揉,然后伸长脖子俯到水龙头下……揩干脸后,我非常不好意思地问了她这个问题。当然,接下去说话的人还只能是我自己。

简单说,由氮原子和硼原子构成的晶体就叫做氮化硼,主要有 3种结构,其中六方体的晶体结构类似于层状石墨,只不过是白色而非黑色的而已,它具有良好的润滑作用,可用作各种工业用途,如在轴承和滑动零件处减少摩擦。而硅酮指的是有机硅化合物和硅氧烷相互连接成的一类聚合体,自 20 世纪 80 年代以来就在化妆品行业中受到重视,因其润滑性和生物适应性而被广泛使用。Lily 竭力声称的细腻光滑之功效在我看来多出自于这两种材料的物理特性。换而言之,你感受到的滑并非本质的肌理的滑,而是皮肤被覆上了一层所致。

然而迄今磨了大半年之久的 Lily 确乎已乐此不疲,早准备好一管管买将下去,并坚信从岁月那里窃取了容颜常驻的妙法,在她充满危机感的想象中,一旦不磨了,很有可能就会出现像你们这样又粗又涩的严重后果。

曾几何时,我周围的女人们几乎都开始被化妆品广告和时尚杂志忽悠,在一件比一件更琐碎的有关皮肤的事情上纠结。事无巨细,只要被告之这会加速你的衰老,就如五雷轰顶,恨不得马上砸钱下去纠正过来。比如说洗脸吧,面对偶尔泛出的油光,多少人在水性乳液和卸妆油之间举棋不定啊,过度执著的结果就是拼命洗,以至于一位日本美容专家曾指责人群患上了洗脸综合征。而事实上,一个人每天洗脸过甚是很糟糕的因为皮肤本来有一定自洁功能,当借助外力清洗过于频繁,就会出现功能紊乱,所以若脸洗得越多粉刺痘痘也越多,可别怪罪是妈妈没生好。再说化妆水喷雾大行其道吧,君不见空调房间里、飞机座舱中,总有人以一定频率拿着瓶子扑哧扑哧,特别是在干冷季节来临之时,殊不知这很可能导致你皮肤原有的水分和新喷上去的化妆水一起流失,所谓得不偿失。

以上两种做法显然都有问题,重点在于,完全无视皮肤固有的调节功能而横加干预。如果这两条和你无关,也别高兴得太早,且看看还会不会存在如下强迫心理:没有抹精华液就觉得这一天仿佛老了 5 岁,没有抹眼霜就相信鱼尾纹会加速到来……罢罢罢,让我告诉你吧,那些价钱比一般保湿乳液昂贵了至少 5 倍以上的精华液充其量就是多放了一点硅酮而已,而它看起来稀拉通透的形态只不过因为少了点增稠剂。眼霜也同理,它与面霜的成分差异远远不会够得上你需要在其间多支付的不合理差价。

是时候好好思考一下了:护肤品啊护肤品,到底在我们生活中玩着什么样的把戏?

当被问之世上有没有护肤品依赖这种事时,大多数美容师会摇头否认,而产品开发师会相对客观,他们告诉我说,就像有不少女孩子喜欢戴帽子一样,除去是一种习惯之外,更可能的,那背后的重要含义在于这给她带来了安全感,如果只有那些更厚的、更有仪式感的帽子能带给她这种感觉,也只能买下去、戴下去了。

我从来不理会那些贵得离谱的化妆品,一起度过大学四年的下铺、在一家也算较有影响的化妆品厂牌工作了六年多的安琦煲电话粥时告诉我,它们的成本真的太便宜了, 也许连价格的1%都不到,我们支付的是广告和包装费用。

很多化妆品添加成分,都以近似于神话的面目来到了杂志的铜版彩页,绘声绘色的文字、配图描绘它如何倾注了科学家的灵感和心血、并具有梦幻般的美丽功效,植物肉毒、玻色因、海藻活性精萃……无不如此,或许很少有人想得到,这些内容不过是一次广告策划会上头脑风暴的结果。

但来自正规品牌的产品的确在安全性上面更有保障,这一点安琦也不想否认。卫生部颁发的 2007版《化妆品卫生规范》中列举了1286 种禁用物质和 406 种限用物质,并针对各种可能对人体造成危害的物质规范了许多毒理学试验方法、卫生化学检验方法、微生物检验方法和人体安全性功效检验方法,浩瀚繁琐的名词加操作步骤并非只是形式而已,这说明,皮肤之事不可马虎,须在严格检控之下方可进行。规范中提及的绝大部分化学成分在合格化妆品中的检出百分比甚至比在药品中还要低,一般而言,大厂牌会较严格地执行这些检验。而现实中,不少唯利是图的商人仍无视这些规范,尝试以各种狡诈手法突破约束,把不负责任的产品推向市场。为了避免成为牺牲品,消费者切记,远离那些没有出处、听上去很美的诱惑。

央视曾在 2006 年报道了一桩葡萄籽抗敏平抚液晶事件,数十名在美容院中使用此产品的女性短期内肤质获得了极大改善,而停用几天后就出现了脱皮浮肿,程度重者无异于毁容。后经调查,发现非法制造商将糖皮质激素地塞米松(一种强效的细胞调节剂,属于 1286 种禁用物质之列)添入了护肤品中,谎称用的是全天然植物萃取物,使顾客产生依赖性皮炎,致使她们只能像吸毒成瘾那样不停歇地使用,否则就会面目全非。这里的依赖二字比戴不戴帽子可要严重可怕得多了。

 

动物如何坐月子(节选)

张劲硕(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动物学博士)

我虽早已步入生育年龄, 且已婚近两年, 但尚未有要孩子的意愿。因此,就经验而论,我尚未见识过女人坐月子,也毫无伺候月子的经历。

但是,我自认为了解动物比了解女人更多一点。

那么,动物会不会坐月子呢?它们在本该是月子的这段时间会做些什么?

先说说野生动物。

无脊椎动物说起来就没意思了,譬如那些六足的昆虫,它们把卵产在各种适宜孵化的地方,雌虫产卵之后便振翅一飞,不知活跃去了哪里,该吃吃,该喝喝。

脊椎动物的情况复杂些。很多人都听说过或在电视上看过,大马哈鱼(即鲑鱼)逆流而上产卵, 中途又遭棕熊的毒手, 成为腹中餐。到达目的地的鲑鱼,产卵之后,大多一命呜呼,就别提什么坐月子了。

这就是为生命延续所付出的高昂代价。

但大多数鱼类还是会继续生存下去。鱼类产卵之后的行为,大致有 3 种类型:无亲体护卫型,产卵之后这类鱼便拍屁股走了,它们不管不顾自己的卵,产后便去觅食;亲体护卫型,这类鱼通常会筑巢产卵,产后要照顾幼体;亲体携带型,将鱼卵随身携带,或置于口腔内,或放在额头上,甚至像海龙那样,有专门的孵化囊,产后亲体还要照顾幼体。从这三类来看,似乎无亲体护卫型的鱼类最注重产后休整,根本不顾儿女的死活;而后两者最辛苦,产后甚至不吃不喝、无微不至地照顾幼鱼,无暇坐月子了。

两栖爬行动物大概多数也是产后溜之大吉的主儿。许多蛙、 蟾蜍、蝾螈等把卵产在有水或潮湿的环境后,一般也是一走了之。有些种类则会照顾卵或幼体,例如,负子蟾就是背着卵生活的。

通常,那些产后不操心自己孩子的种类都会很快恢复到正常生活状态;而付出更大心血的种类则会消耗更长的时间、更多的体力,月子没坐成,反而搭进了自己的身体。至于海龟家族,奉行的是周游列国式的生活,它们在海水中自由游弋几十年,性成熟后在一个宁静的夜晚回到它们的出生地某处沙滩。母海龟上岸,挖掘一个大坑,产下上百枚乒乓球似的卵,继而覆盖之,慢吞吞地划回大海,产后的生活依然照旧。

鸟类则有些不同,它们颇有些坐月子的范儿。多数鸟类产完卵后,需要孵化,民间称为趴窝。孵卵的行为和坐月子有些相似。有些鸟类是单亲孵化,有些则是双亲共同轮流孵化。母鸟把鸟蛋产在窝里,然后卧在里边,靠体温孵化幼雏。孵化的过程也是一种变相的产后修养。

犀鸟是一类大型鸟类,生活在亚非热带地区。雄犀鸟把雌犀鸟用淤泥封闭在树洞内,雌鸟生产之后就不出家门了,全靠雄鸟一人端茶送水、 喂食喂饭。这看上去, 真有点像坐月子呢。巢穴一旦被封住,就只留一个小开口,供雌雄犀鸟两个嘴对嘴地衔接食物即可。被封闭在产房内的雌犀鸟卧窝不起,不下树,不招风,整个坐月子时间长达40天, 这些日子就是孵化期。 犀鸟大概是鸟类世界中最会享受坐月子之福的鸟了。难道它们的养生之道就是它们长寿的秘诀吗?

……

(以下文字可用来配图)

视网膜上的视杆细胞与视锥细胞每日带来明亮和绚丽,让日子生动美好。一旦那些细胞丧失功用,不幸的孩子就将失去色觉,乃至视觉。

爱被归结为脑神经活动、化学物质作用,抑或是进化使然,但这一切解释并不能使爱本身变得简单,变得释然。说到这个字时,仍要想起蛇与苹果的纠缠。

哪怕是从世界撕下小小一隅,其中也存在着一种自平衡控制体系,大至天空宇宙,小至沙砾微尘,孜孜寻求的无非是不同之中的那一个和。

一目了然却也众说不一,无法定义却也证据确凿,美是有框架的,框架的大小形状随技术发展、随认知变更、随时间流逝而动。

禁锢内外,各有洞天。你宅在你的数学公式、物质结构、电子网络、暗码密钥,我从透明的透视中透射,对新的生态做一番演绎。

酒说

在远古,酒神采摘来野果或粟米,利用自然中微生物的力量令其分解发酵,醇香飘出来那当儿,他吹响了狂欢的号角。

新生

2010年,生命科学领域最令人震惊的消息是美国一个科学团队制造出了完全由人造基因控制的单细胞细菌。在我们的想象里,那个新生的玩意儿有点小怪物的意思,它组装得花花绿绿,还可能会有翅膀和能量。

艺术

牛顿大爷以三棱镜改变了17世纪之后的美术,比如色光原理就直接促生了新印象派点画法,而在梵·高先生这里,则是他的癫狂促生了后印象派

对色彩的极致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