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生活 一点想象一点爱

更多
2014-10-29 15:43:35 点击:1431次
文/猪大环 图/Ghi

                         

认识在上海生活的韩国女生Ghi,是从一个叫做sweetladybonbon的微博开始。她的微博上,那些被奇思妙想装饰的蛋糕作品,第一次让我领略了“翻糖花”手艺的精妙。


糖花世界的万种可能
Ghi的工作室就是她家。雅致的空间里摆着各样的糖花饰品,墙上牛角铁艺上攀着深深浅浅的大朵牡丹;花瓶里插着绣球花;连鸟笼里养着的也不是鸟儿,而是一株浅粉色的兰花攀援其上;架子上,半成品的花朵们兀然地等待着水分的蒸发,兔先生穿着蓝色的西装,领口塞着餐巾,隐没花丛。若不品尝,很难相信这一切都是糖粉所制。

翻糖花,顾名思义就是以糖为原料,仅凭一些简单的工具,依靠手的灵巧就可以做出任何想象的东西,花卉、动物、蕾丝等等。这样的糖花作品通常被用来装饰蛋糕,令蛋糕幻化出各种心情,在欧美国家早已流行经年。

这样的作品没办法工业化或者流水化生产,依靠的完全是翻糖师的技巧、审美和设计能力。通常是,看来最简单的一个小花苞,或者是卷一小段花茎,做来却不容易。并且,虽然设计与实现自己的想象过程充满乐趣,却是有大量繁琐的机械工作必须完成。这样的机械工作令我生畏,Ghi却说,她能在手指的忙碌中找到内心的平静。

做自己,想要更多人鼓掌
三十出头的Ghi是个韩国人,个子娇小而笑容温婉。她说自己没有学过艺术,却希望小时候至少能有一个老师鼓励自己追求艺术,“有一次手工课上,我们要用肥皂雕刻一个嘴,全班只有我做了一个有牙齿的大嘴。老师看了笑了下,给我一个A,却没有任何夸赞。”

这样的Ghi带着她未尽的梦想长大了,在邂逅了她的美国老公之后,便开始周游世界的全职太太生活。全职太太的生活虽然无聊,却解放了她被压抑的动手做东西的欲望。于是,她在意大利学习珠宝设计与珠宝手工制作,在波兰学习花艺,在韩国学习翻糖花,当然还有各地的美食。

因为常常搬家,朋友们总是没来得及好好相处便分离,学习做东西是Ghi抒发自己以及交朋友、融入当地生活的一种方式。“我是一个平凡得很普通的人,但是当我告诉大家我会烘焙时,大家对我的态度会立马柔软起来。“

虽然喜欢上各种学习班,但唯独烘焙,Ghi更愿意独自摸索。“因为学校里总是教你一些便宜法门,添加一些非天然的人工试剂。”做纯天然的蛋糕需要花费更多的心思。因为食材与口感之间自有其相辅相生相克的道理。比如,甜味总与酥软滑润共生,若要不甜却酥软滑润是很困难的事情,虽然人工添加可以让这样的愿望轻易实现。

因而Ghi的配方都是经她反复推敲试验的,甚至还考虑了各地口味的差异。“做给中国人的曲奇与做给美国人或者欧洲人的曲奇是不一样的。”Ghi如是说,理所当然。“不过所有配方的不变的诀窍是爱心,一定要用爱与愉悦的心情来做,东西才会好吃”。

就这样Ghi的作品开始在朋友的口耳相传里扬名。很快,她就得到了第一个订单,是一个用糖花装饰的威风蛋糕。当她接过钱的时候,自豪一会儿,然后想“或许这可以是个生意”。

用蛋糕来关怀他人
如今,Ghi的工作室不仅接受各种蛋糕订单,还制作婚礼喜糖,教授烘焙及翻糖手艺。她已经不满足于全职太太的安逸,以及自己动手做东西的抒情。她希望有自己独创的品牌,在最繁荣的商业街上开自己的蛋糕店,让更多人拥有独属自己的蛋糕。当然,Ghi也有自己的小女人的私心,“如果我赚足够的钱,我老公就可以转为兼职工作,有更多时间陪我了。”Ghi半开玩笑地说。

但是私人定制与私人创作却是二回事。很少有顾客在开始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要什么,于是每个订单,Ghi都要仔细地与对方沟通。“你最喜欢的颜色、动物?”、“你们之间最难忘的回忆?”,总要在三四个来回之后,设计的灵感才开始浮现。这种沟通当然是件费时费力的额外工作,但正因为如此,Ghi的每一只蛋糕都承载了顾客的愿望与故事,因为每个顾客都参与了蛋糕的设计。

“小时候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被我的班主任讨厌。他刻意忽视我,仿佛我完全不存在。”正因有如此被人漠视的经历,Ghi希望她的蛋糕能受到关注。“没有任何一个特别订制的蛋糕是一模一样的,这是对生命的尊重。”

除了沟通与设计之外,翻糖工艺的本身也是费时费力的,这使得Ghi至少要花3天的时间来制作一只蛋糕,有时更久。当然,完整的设计的方案还是在Ghi的心里,“顾客只有在打开蛋糕盒盖的时候,才能真正看到创意的全部”,这是客户与设计师之间的信任,也是一种期待与惊喜,是附属于蛋糕的美好体验。

在韩国,Ghi曾经因为长得“不一样”而在面试时被拒绝。她的温婉随和之下藏着坚持,不喜欢千篇一律,拒绝被大众审美改造,讨厌没有面孔的东西。如今她把自己对于独一无二的生命个体的尊重带入蛋糕,用食物的精致与美味来关照嗷嗷待哺的心灵。

在当上全职太太之前,你做什么职业?
A:我是一名英语老师,我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工作。

你工作室的口号是什么?
A:哈哈,之前我们有过一个非正式的口号:I'll make you fat. (我能让你发胖)!不过这是一个玩笑。我们正式的口号是:Life is sweet(生活是甜蜜的)!我的蛋糕总能让庆典变得更难忘,青涩的爱情、第一个生日、婚礼等等。人们为他们所爱的人定蛋糕,这也是我的蛋糕特别的原因。

你对中国印象如何?
A:我很喜欢中国,因为这里充满潜力,我相信自己会在这里有所作为。

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A:有些方面我还蛮笨拙和邋遢的,但同时,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我享受做高品质东西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