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臆想成病》:治好你的妄想症

更多
2014-10-30 14:08:52 点击:1681次

文/鬼脚七

                                   

自从《欢迎来北方》在2008年一举打破《虎口脱险》保持了40多年的法国本土电影票房记录以来,丹尼•伯恩可谓是顺风顺水,《无物申报》拿下年度票房亚军,今年的新作《臆想成病》从2月上映以来仍然稳坐年度第二的位置,他无疑成为近几年来法国喜剧电影的票房保证。

法国和世界
丹尼•伯恩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不仅仅归功于与生俱来的“喜剧才能”。和早期的喜剧大师们不同,大幅度的做作和夸张的大场面已经不再是法国喜剧的主流,丹尼•伯恩所代表的更加“亲民”和自然的喜剧风格来自日常生活的细节和感受:《欢迎来北方》关注的是法国南北地区的矛盾,《无物申报》则描写法国和比利时亦敌亦友的特殊关系,今年的《臆想成病》继续发扬他所擅长的“欢喜冤家”的故事模式,让主角罗曼参与一场虚构的东欧小国“杰克斯坦”的解放运动。在看似异想天开的故事构架中,丹尼•伯恩总能准确地抓住法国社会中所存在的各种问题:地区差异、移民问题、国际关系,文艺电影中的严肃话题到了伯恩手里都变成了巧妙的调侃和善意的揶揄——这种单纯的毫无恶意的喜剧传统正是法国喜剧有别于好莱坞的重要特征,也是他一次次从美国电影手中夺回“票房失地”的杀手锏。

丹尼•伯恩的喜剧分寸感极好,每次都恰到好处地点到法国社会的痛处,却又不至于激起愤懑。这一特长在《臆想成病》当中继续发挥作用,让人在笑声背后体会到一些洞见。影片的主人公,大龄单身男青年罗曼•福贝患有臆病症,要求生活的一切都要干净无菌,他因此甚至没有办法接受与人亲吻,生活也被搞得一团糟。毫无疑问,这样的人物设置是在讽刺随着科技越来越发达,生活反而变得越来越得惶恐不安的现代人。当罗曼一次次搞砸他的医生兼好友迪米特里为他安排的约会,也愈加无法与人交流,转机出现了:他被迫冒充逃亡至法国的杰克斯坦革命领导人,他的心理疾病竟因此走向康复——似乎这又是一种讽刺:成为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才能治好西方社会公民的“富贵病”。

社会的臆想症
伴随着罗曼被当作杰克斯坦革命领导人安东被遣送回国,影片将此前所揶揄的都市人的心理疾病上升到更高的层面,患病的或许不止是某个单独的个人,而是整个高速发展的社会。影片中虚构的“杰克斯坦”是个正在经历内战,与法国形成鲜明对照的国家。独裁的政府、大量的难民,这几乎是法国对于某些国家的刻板印象(杰克斯坦这个名称相当具有代表性)。这种温和的表达暗藏着他对当今国际关系日趋紧张的担忧:在并不了解的情况下发达国家对遥远的其他国家抱有敌意,这种社会普遍的“臆想症”比个人所患有的臆病症更加难以根治。

对此,丹尼•伯恩开出的良药就是来自异国的安东。在他眼里,安东身上所具备的勇敢、善良是不同地区达成和解所需的元素。终于,众人在与杰克斯坦人安东的交流过程中,克服了内心对于第三世界和异域文化的“臆想症”,这种转变表达出丹尼•伯恩鲜明的态度:用勇敢和善良迈出宽容与理解的第一步,才能实现对等的交流,而不应在假想的偏见中固步自封。


尽管无论丹尼•伯恩还是电影本身,都无法让我们的社会药到病除,但是正如罗曼在杰克斯坦的牢房里忍受着老鼠蟑螂等各种“致死威胁”时才完成了自我的修复,这个充满偏见和狭隘的社会,需要的或许正是一场让人不可不直视的强制脱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