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馔

更多
2012-7-19 9:25:12 点击:1498次

 

  咱们的文人,总有一种时刻不忘将世间万物与美德品性挂钩的原则。牡丹艳,兰花香,在我看来都是合格的好花,但文人多半会立场鲜明地表示自己倾慕后者,因为它又低调又高洁,它那杂草似的外形绝非由基因决定,而在于它是以德服人的君子,不是以色惑君的舞姬。同理,兰花喜阴而生活在几角旮旯里的生物特性,也竟然能和不事权贵四个字攀上关系。


所以,如果你身为一朵花而要受到文人赏识,千万要符合某种强大精神的联想,比如菊花和梅花的坚毅。一旦被拟人化,赞美的篇章便雪片般飞来。

有时候,诗人词客太高产,写了后边忘了前边。李清照赞梅花 “共赏金尊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一句“不与群花比”墨迹未干,便又出现 “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想必梅花同志很错乱,我到底比还是不比,妒还是不妒?

  但是和美馔联系起来,百花就不分高下了。屈原同志说“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而我们这多年来饮花吃花,又何止木兰秋菊。

现在是阳春三月,人们的眼前心里飘过想过的可能都是梅桃李梨等春花。然而上季年岁收藏起来的桂花干,才正是发挥作用的时候。将桂花干和枸杞子用温水浸泡出色,拿去加冰糖煮山药片至收汁,冷却后作为电视或写作时的零食,桂花之香、枸杞之暖、山药之养、冰糖之甜合作愉快,真正是款好吃食。

                                                 

在健康养生方面,桂花尤其对调节女性内分泌有公认的积极贡献。同样适合美眉们食用的,还有桃花。但是桃花微苦,没有桂花那么适口,因此可以换一下烹饪方式——入粥食用。将新鲜桃花瓣撕片,与红糖一起放入淘净的大米中,文火煨成桃花粥。在女性生理期坚持喝几碗这样的热粥,对于活血化瘀非常有帮助。



游历匈牙利的时候,曾对那里的腌玫瑰花瓣印象深刻,向厨师讨教,无奈语言不通。回家后,收摘了朋友院子里种的红玫瑰,每五六朵加一小勺白糖捣成稠酱,再加新鲜柠檬片和少量蜂蜜,用玻璃罐盛装放于冰箱。两三天后开盖,浓香扑鼻,口味酸甜,涂抹在面包上简直太棒了。虽然和匈牙利的玫瑰酸菜风格不同,但也不失为成功的自制玫瑰酱。


                                                  


不过,鲜花种类繁多,也不能拉进盘里都是菜。有些美丽的花卉,比如夹竹桃、马蹄莲、洋水仙,本身有一定毒性,不能食用。比较安全的可食用常见花卉有:桂花、菊花、玫瑰、月季、桃花、茉莉花、栀子花、荷花、桃花、槐花。另外,商店超市里的鲜花,由于主要作观赏用,为了保持花期会喷洒药水,一般不宜买来入菜。可选择专门的食用花干、花酱,或者自家院落阳台种的花草。



149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