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修得同饭桌

更多
2012-7-19 9:45:43 点击:1387次
来源:现代家庭 作者:张昕叶


  独乐饭,不如与人乐饭。美食当前,锦上能否添花,要看和谁一起享用。犹记几年前的除夕,和老妈游荡在阳朔小镇上,讨论我们俩人怎样同时吃掉大锅的啤酒鱼和炖土鸭时,后来被我们叫做林姐的女人凑上来说:“你们也在找地方吃饭?大家一起吧!”

林姐满面红光,语气诚恳,眼睛里分明写着“吾乃吃客”。于是,纵然萍水相逢,我们毫无戒心地和林姐及她地朋友坐到了一张饭桌上。她们真是完美的吃伴,左手执鱼右手擒鸭,没有任何忸怩造作地用餐习惯,并且对天下美食侃侃而谈。我们四个女人,风卷残云干掉了一桌饭菜,在爆竹声中醉醺醺地走回客栈。

那是我会时常记起的一顿饭。每当置身于许多人都会面对的应酬型饭局,眼前晃荡着无心美食只知扯大嗓门嚷嚷着要拼酒的同桌人时,我就会感慨,世上多少相似的圆台饭桌,但有的令人兴致勃勃,有的令人索然无味。

钱钟书说,认识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和他(她)做一次长途旅行。其实呐,结伴下馆子也有一样的效果。因为用餐这种人类活动,有别于动物的进食,程序颇多,这其中便可看出各种性格和做派。

首先是点菜。我是真的经历过邻桌已经吃完结帐、而请我吃饭的人还没决定点哪些冷盆的悲剧的。我喝完了一壶茶、上了起码两次厕所,她还在纠结是点山椒凤爪还是盐焗凤爪。

终于冷盆热炒汤羹上桌,众生相的画卷其实才漫漫展开。有的喜欢拿着筷子检阅盘碟深处,翻得菜肴面目全非,全然不顾别人还有无食欲。有的喜欢作悲悯状,对着满桌鸡鸭牛羊讨论它们的宰杀方式是否人道。还有的一边吃一边念叨每块肉每根菜每勺汤的卡路里,仿佛我们吃完这顿就会变身被小s鄙视的无可救药的死胖子。最最极品的,莫过于因为汤里有个小飞虫便要饭店给整桌菜免单、与领班吵到不可开交。


吃饭,就像生活中的许多场景一样,有些可控,有些失控。我们只能尽量选择与自己喜欢的人吃饭。春天暖融融的日子,和闺蜜一起在太阳下享用一顿brunch,吃着甜点蛋糕谈论坊间八卦。或者和算不上知己但都是美食同道的伙伴,相约去试城中好评的新馆子。这样的饭局,均可列入让人迫不及待地要出门奔赴的范畴。

当然,外头再精彩,很多时候也抵不过家里的温情。为什么山珍海味终不如粗茶淡饭?也许已无关食物口味,而更在于居家吃饭的轻松自然,以及,那既可以陪你狼吞虎咽、也可以陪你细嚼慢咽的最亲密的家人。


1387次
上一篇:花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