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独钟大肠面

更多
2016-12-26 14:17:50 点击:3936次


我有一个女友,长得山清水秀,却和我一样,对大肠情有独钟。她以前相亲时,必问对方喜不喜欢吃大肠,如果对方流露出半点惊讶神色,不用说,这人就算是出局了。女友现在的老公,据说相亲时在大肠一题上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趣味相投,相亲当晚两人就欢欢喜喜结伴去吃大肠面了。重口味契合出一段金玉良缘,在朋友圈被传为“佳话”。

 

人能分为两类,“吃大肠”的,“不吃大肠”的。喜欢吃大肠的人,对食物的宽容度一般来说算是高的。当然,大肠这一食材,自己在家弄的确吃力不讨好。大肠本身九转千回,买回来要翻面,将肠壁污物弄干净,手上难免要留下一股“原始”的味道,还没烧呢,胃口就倒完了。这条美食之路的艰辛可想而知。

 

所以想吃大肠,去饭店里点是最合适的。大肠的烧法,在本帮菜中当然以红烧为佳。酱香浓郁的大肠,想想就让人觉得有滋有味。但大肠这样东西肥腻难消化,所以在上海菜中,有道名菜叫“草头圈子”,就是用生炒草头来化解大肠的肥腻。这里要普及一下“圈子”和“大肠”的区别。圈子是直肠,肠壁较直好处理,肉头也肥厚,毕竟是活肉,天天都在“锻炼”。我这么一解释,如果你联想力够好,可能就不太想再吃了。但圈子就是这样,吃的时候千万不能想太多,吃上一块肥美的圈子,再来一口清爽的草头,搭配出难以言喻的美妙口感,便能让人忘却所有。

 

大肠的最佳吃法,个人认为还是大肠面。大肠作为浇头,一来量控制得较好,不会吃过头,二来面条也可化解其油腻,再喝口酱汁浓郁的红汤,两个字:完美。

 

沪上有家著名的大肠面馆,位于老西门。几年前我偶然路过,被它霸气的店名吓到了。当时我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还驻足仔细念了两遍——它的名字就叫“大肠面”。这是有多自信才敢叫这个名字?但自此我就惦记上了这家店,后来总算逮到机会去吃,发现竟有不少人冒着停车被贴条的风险过来吃。等了近一个小时才等到一个二楼的位子。坐在楼上吃面是需要勇气的,因为每当有人上楼,你都能感到老房子的木地板一直在颤抖,好像自己坐在一座危楼上,而且你还要极好的心理承受力,因为你得顶住站在桌子旁等位的食客投来极有压力的目光。

 

面条终于上来,厚实的传统面碗,碗边是青蓝色“福寿”图案。粗壮的面条,上面铺了满满一层大肠,分量十足。撸起袖子开吃,大肠处理得的确干净,比较薄,没有多余的脂肪(不过有些人喜欢吃肥一些的),烧得又酥,嚼劲恰到好处。面汤里混了些红烧大肠的汤汁,两三点葱花点缀,给人感觉清爽之感。桌子中央摆着辣油和酱油,根据口味自行添加。虽然面条平淡无奇,而且我这一碗还下过了头,不过看在大肠量足味美的份儿上,实在也不好意思去计较这点小节了。

 

一碗大肠面,值不值得等那么久?惜时如金的人大概会觉得不值。然而,秋季之后,便又将迎来冬季,又到了吃大肠面的最佳时节。试想窗外寒风凛冽,屋内大肠飘香,吃上一碗大肠面,不怕腻的,再叫个酱爆腰花炒猪肝,饕餮一顿丰盛的下水,实在是人生中快意享受。一阵秋雨一阵凉,我又不禁怀念大肠面了。

3936次
上一篇:衣带渐宽话烧烤
下一篇:鰆鯃·鲅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