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假离婚诈房

更多
2013-12-4 10:57:02 点击:1473次

                                                        

案情介绍:

    当事人侯先生目前遇到了一件非常憋屈的事情,专门到律师事务所来询问能否维权。
    侯先生父母生下兄妹二人,父亲去世之后,母亲常年独自居住在原来的公房里,侯先生和他妹妹则在成家后分别居住它处。四年之前,妹妹打算与丈夫离婚,希望将自己的户口重新迁入这套公房,同时还表示住回来愿意照顾母亲。侯先生跟我说,出于同情妹妹遭遇和方便照顾母亲的考虑,他当时也就同意了这个方案,还表示愿意每月付给妹妹500元作为照顾母亲的补贴。
    没想到在户口迁入之后,妹妹那里始终没有办理所谓的离婚手续,也没有经常居住在公房内照顾母亲,总是推三阻四地寻找各种借口来逃避,大多数时候还是由侯先生前去探望母亲。由此感到不快的侯先生,随之拒绝向妹妹继续支付补贴,对方则更加以此为理由拒绝照顾母亲,家人之间经常因此闹得不欢而散。
    去年老母去世之后,侯先生与妹妹在遗产继承问题上产生了争执。针对母亲留下的这套老公房,侯先生认为兄妹两人应该一人一半,并且提到母亲生前也有过在两个子女之间均分遗产的想法。可是妹妹表示这套公房根本就不是遗产,强调自己在母亲去世之后已经成为户口本上的唯一人选,如何处置房产与哥哥毫无关系。
    面对妹妹的说法,侯先生感到十分气愤。在他看来,妹妹当初所谓的照顾方案,原本就是为图谋房产而设计的阴谋,甚至为此与妹夫共同制造出打算离婚的假象。侯先生想不通的是,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主要负责照顾母亲,可是怎么等到分割房产的时候,全都归了那个不孝的女儿?
来一点家法:
    本次事件的焦点在于,老母亲留下的这套房产究竟该不该作为遗产来分配?妹妹当初将户口迁入的结果,到底在法律上具有什么样的意义?
律师分析:
    在事件中引起争议的这套房屋,属于老百姓俗称的“老公房”,如果用法律术语来表述,就是“公有居住房屋”。这种房屋的产权属于国家所有,侯先生的母亲生前仅仅是房屋的承租人或者说使用权人,并不拥有相应的产权。所以在她身故之后,这种使用权并不能被作为遗产来处理。哪怕母亲生前存在遗嘱,也无权处置原本不属于她的房屋产权。
    既然不是遗产,妹妹同样也不能直接继承这套房屋。可是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由于原先作为承租人的母亲已经去世,随之需要办理承租人的变更手续,而在确定新承租人的过程中,关键要看原先是否存在共同居住人以及户口情况。在本次事件中,因为妹妹的户口在里面,就有很大可能成为房屋新的承租人,从而实际取得对于房屋的控制权。
    这样一种结果,也反映出“公有居住房屋”所具有的特殊性——尽管承租人并不直接拥有产权,但与其它市场化房屋租赁关系有所区别的是,承租人以及共同居住人有权根据法律规定,以比市场价低得多的价格将其作为售后公房买下,或者一旦遇到动拆迁,承租人也能由此获得相当数额的经济补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老百姓对于公房所具有的租赁权和使用权,其经济价值往往与产权大致相当。
    然而这部分现实存在且金额巨大的经济价值,在法律上却并不被认可为“产权”,从而形成了一个可能被人利用的漏洞。就好像在本次事件中,妹妹通过将户口迁入这个举动,等于直接获取了这部分经济价值。未来如果履行了购买售后公房的手续,她还将进一步获得房屋产权。而对侯先生来说,即便对此进行诉讼,也无法从母亲遗留的这部分经济价值中分享到任何利益。
    本次事件也在提醒所有的老百姓,一旦涉及到与“公房”有关的事务,那么就需要特别谨慎地对待户口问题。对于侯先生来说,如果当初与妹妹同时将户口迁入公房,届时两人都具有购买售后公房的资格,从而存在着谈判和博弈的余地,也就不至于被对方独吞这块权益。
至于更加彻底的解决方案,还是提前以产权形式来确认这部分经济价值。比如,要是被继承人生前已将房屋买下,那就能拥有“售后公房”的产权。这样等到被继承人去世之后,子女可以根据《继承法》的相关规定,以法定继承或者遗嘱继承的方式来分割产权房,而不是为取得公房控制权而在背后搞出一系列小动作。如果提前采取这些措施堵住了漏洞,也就避免了像侯先生妹妹那样的人继续钻空子,从而降低了父母死后在子女之间产生争执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