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否该结束这段“冰冻”的感情

更多
2013-12-5 9:33:30 点击:1359次
我决定提出离婚
  一个月前一天,我把女儿送到了学校的寝室,那是一所不错的大学。我帮女儿收拾好床铺,买好饭菜票,打了一瓶开水,便在女儿依依不舍的眼神里离开了。一切都是那么有序,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假如这时候我的内心和我的表面一样波澜不惊,也许我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事实上,转身的那一刻,我思绪万千。因为这一天,我打算回去后,向她提出离婚。
  踏进家门,我抬头看了看钟,不禁一丝苦笑。时钟指向4点一刻,还有三刻钟,她就下班了。然后,再过半个小时,她就能从医院步行回家。回到家中,她进门第一件事情是洗手,第二件事情是换衣服洗澡,第三件事情是下厨做饭。家里6点整准时开饭,吃完后,她一定会看电视,看的也一定是新闻联播。等到新闻联播结束,她就立马回房间看各种医学书,基本上看到12点上床睡觉。这所有的事情,我闭上眼睛,都能清楚准确地说出它们发生的确切时间。或许,有的人会说这样的安逸生活着实让人羡慕,但我从来不这么认为,甚至已经到了忍受的极限。
  坐在沙发上,我默默地沉思着,我和她的感情从一开始就像是热情的邮差碰到了不期待信件的收信人。我开朗外向,喜欢新鲜事物,喜欢旅游,而她稳重矜持,生活一丝不苟,喜欢宅在家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碰撞在一起,说得冠冕堂皇些是优势互补,说得通透些就是毫无共同之处。
  我和她是朋友介绍认识的。当时的她清秀斯文,大学毕业后在一家知名的医院当内科医生。对于当时的我来说,遇到这么一个看起来很体面的结婚对象,心里觉得实在是相当难得,所以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决定和她在一起,还生怕有人和我竞争。
  只是,走进了婚姻的这扇门后,我才发现有些东西看起来美丽,却未必适合自己。婚后的生活,除了每天一起吃饭和同一张床上休息之外,我们几乎互不干扰。她始终按照自己的轨迹生活,按部就班,对我也很清冷。有一次,她过生日。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我专门跑去门口的花店买了一束花,想为她制造些惊喜。可是,当我满怀热情地捧着一束花到家时,她却一点儿都不激动,还埋怨说这种不切实际的事情以后少做做,有时间就多想想现实点的东西。这么一盆冷水泼下来,我还不自量力地希望她能够热情点,甚至是在夫妻生活上。那天晚上,我继续努力,祈望能让我们的生活多一点情趣,但我还没怎么着,她就愤然指责,“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外面不三不四的女人吗?”她的这句话,真的是让我无地自容。到底是我思想有问题,还是我遇到了“冰块”,有时候冻得我觉得这段感情不能前行下去。
  起初,我总是安慰自己,我们俩都是初恋,大家都没有经历可以借鉴,慢热是很正常的。然而,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我越觉得难受,我们根本无法交流,更无法探知对方的心意。这种感觉令人窒息,我到底该不该和她继续走下去?这种疑虑一直藏在我的心里,隐隐不安。
  或许,这个家对我来说唯一的意在于,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孩子。每当我看着她,觉得她完全是个陌生人,想着我怎么能和一个丝毫没有走入我心里的人一起生活呢?想着我是否应该和这样的人终止婚姻关系呢。常常就在这个时候,女儿稚嫩的声音会在我的耳边响起,提醒着我不能让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失去父爱和母爱,不能让她失去一个完整的童年。
  就这样,那么多年来,我一直生活在矛盾中,犹豫中。在别人眼里,她是个好女人,工作出色,兼顾家庭,孝顺公婆,没有什么毛病可以挑。有时候,我会邪恶地想,如果她是个坏女人,在外面有别人,那我就不会有这么大压力了,想离就离了,可偏偏她不是。我不够果断,也没有勇气,只能自我安慰:“再熬熬吧,或许时间久了,等女儿长大了,我们也老了,这份感情就能磨合好了。”我怀着如此苍凉的心境,一天一天地过着。十九年过去了,让我无奈的是,枕边的女人依然和我有着无法逾越的隔膜,她根本不愿费心来了解我,也不愿敞开心扉让我了解她。这样的生活让我越来越没有信心,难道我一辈子就要这么过下去吗?
  
她决定打“婚姻保卫战”
  或许没有接下来的这件事情,我还依然在纠结中生活着。三个月前,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我一个铁哥们的老婆打来的。我最好的哥们竟然离世了,他才刚刚四十岁出头啊,一个成天笑嘻嘻,看上去一点儿忧愁都没有的人,就这么没了。记得有回一起喝酒,他乐呵呵说,“我这辈子,想做的事儿太多了,肯定得比你们谁都活得长,否则来不及做啊。”可谁能料到,一次意外的煤气中毒,就把这么一个没有烦恼的人带走了。走的时候,他什么话都没有来得及留下来。
  我无法形容心中的感受,有震动,有恐惧,有彷徨,实在是太复杂了。生命真是太脆弱了,人时候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无助。当人快离世的时候,你无法哀求死神,再多给你一点儿时间,让你去完成想做还未做的事情。那我还在犹豫什么呢?我也已经四十多岁了,这样枯燥乏味的日子为何还要继续下去?我告诉自己,每一首悲伤的歌也许只是在催促一个新的开始,哥们的离世似乎让我幡然醒悟。我决定,等孩子考上大学了,我就正式向她提出离婚,为自己错误的婚姻画上一个句号。
  这一天终于到了。五点半,她走进了家门,放下包,就径直走向了卫生间。我浑身紧绷,紧紧捏着拳头,有些坐立不安。当卫生间门打开的一瞬间,我的心弦绷紧得都快要断了。但我必须要做,今天不做,或许以后我再也没有勇气做了,想到这儿,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叫住她:“我能和你谈谈吗?”
  她愣了一下,一边用浴巾擦着头发,一边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她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我的身上,不断地擦拭着头发,有些不耐烦地问道,“什么事情?我还要烧饭呢。”她的这一动作,似乎某个程度上刺激着我的神经,我一下子从嘴里冲出了一句话:“我们离婚吧!”她一下子镇住了,拿着毛巾的手也停了下来,“你在外面有人了?!”我一愣,摇摇头,我真没有想到她第一反应是这个。
  过了一会儿,她缓缓地继续着自己擦拭头发的动作,然后淡淡地说,“那就别闹了,老夫老妻的,离什么婚?是想让人家看笑话吗?”我也曾经试图用这句话说服我自己,但无法说服我的心,此时这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更显得惨白无力。我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我决定离婚了,已经想了很久了。以前担心女儿的成长,现在她也考上大学了。我什么都不要,房子车子都留给你,今晚我就搬出去住。”看到我是来真的,她沉默了,房间里一片寂静。此时此刻,我心里甚至有些偷偷地希望她会难过得哭出来。可是她没有,她还是一如既往地保持着“恒温表情”,这似乎让我的决心更加坚定了。
  我起身进屋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随后拎着行李包走出了家门。我准备带上门的时候,她突然有些激动,对我喊道:“我不会离婚的,你死了这个心吧。”在她的声浪中,我“砰”地关上了门,把自己的犹豫和纠结关在了里面,大步地走下了楼梯。
  这天开始,我就搬到了另一套房子里住。也是从这天开始,我发觉自己还是低估了女人的韧性。当她决意和你耗下去的时候,你光靠决心和坚持是远远不够的。在再三确认我在外面没有“小三”后,她开始了“婚姻保卫战”。
  她每天打电话给我,从最初的极力说服,到后来甚至允许我一个人在外面自己生活。她大度地说我是一时的审美疲劳,等过阵子这股子劲儿过去了,她随时都欢迎我回去。但离婚这事儿,想也不要想。除了离婚,别的事情她都可以无所谓。她说,我可以意气用事,脑子一时犯糊涂,但两个人中间,总得有一个人明白事理。
  就这样,我从最初的毅然决然到现在的无可奈何。已经一个月过去了,我的心里也慢慢地平静了。我和她的相处模式,也变得有些让人啼笑皆非,我们看起来像一对老朋友,不谈感情,平时也不一起生活,只是每周末女儿回来的时候住在一起两天,更多的是电话联系。我们至今还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女儿,我想她是不愿意女儿知道,而我自己呢,是不知道后面该怎么办,都没有下一步棋。
  我不知道,还会有别的夫妻像我们这样,发生这样的事情,还可以如此“和平”相处。这些天,我常常彻夜难眠,我是该继续这样耗下去,还是该主动出击,提出诉讼呢?有时候,我觉得这些天把我的勇气和信心都有些耗掉了⋯⋯
    编后语:或许,你认为自己的婚姻淡如水,希望能有所改变。但前方的路如何走,是否离婚了就一定能改变,都是一个未知数。况且,那么多年来,你和妻子、女儿之间的亲情,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割断的。虽然没有理由去苛责一个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但你现在舍弃一段稳定的家庭关系,去追寻虚无渺茫的彩虹,是否过于冲动了呢,对妻子女儿是否也不太公平呢。建议你能借这段时间沉下心来,好好权衡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