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路”时, 我们都是孩子

更多
2014-10-27 13:19:59 点击:1475次

    毛毛喜欢刚调来不久的男同事。有一天,领导派毛毛和那位男同事一起出去采购。毛毛很高兴,主动请缨由她驾车。一路上两个人相谈甚欢,看得出男同事对她印象也很不错。

    买完东西,回程时刚好是下班晚高峰。路上的车越来越多,车速越来越慢,毛毛的脾气就越来越差。有车加塞,她使劲按喇叭,还外带两声国骂;看到有人穿马路,她探头出去鄙视一下,恨不得加油门上去给几分颜色;看到前面有个缝儿,明知道这样过去可能会导致更大的拥堵,她还是不顾一切地往里钻。这一切都发生得自然而然,以至于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男同事在副驾驶座上频频侧目。
回到公司以后,男同事对她变得很冷淡,就像他们从未欢声笑语一般。仔细回顾两个人出去的过程,毛毛也意识到是缘于自己在车上的表现。毛毛很懊恼,同时也感到很困惑:在不开车的时候,她很淑女,在人际交往中从来都是温和有礼的,怎么一开起车来就像变了个人呢?难道她真是缺乏修养吗?

怒路症:不只是素质修养问题
    随着私家车越来越多,“怒路症”这个词开始频频被提及。它特指人在驾车时容易出现情绪暴怒的一种症状,尤其是遇到红灯、拥堵或者与其他车辆发生剐蹭等情形的时候。
   每当我们见到发火、骂人、动粗等情形,通常会倾向于当事者缺乏修养,或者是太不成熟。从社会行为评判的角度来说,这些行为确实是不礼貌、值得谴责的,也给社会带来诸多危害和不良影响。如果是在交通要道因愤怒情绪而出现冒失行为,严重的可能危及生命。
    但事实上,怒路症并不是人们以为的道德修养差那么简单,而是有着更深层的心理学意义。换句话说,表面看来怒路的人是修养不够,但实质上却是一种心理发展的现象。
    如果能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待怒路行为,也许我们就会更多关注行为背后的感受和原因,而不仅仅着眼于行为本身。谴责和惩罚固然能限制部分有害行为,但如果能从源头上找到原因并对症下药,将让更多怒路者们得到心理疏导。


去个性化导致怒路症

    去个性化,又叫个性消失。意指个人在群体中,抑或当身份是隐匿状态时,出现平时不太会有的不负责任的行为。那是一种自我意识下降、自我管理能力降低的状态。怒路症,正是在这种状态下产生的心理现象。
    当汽车关闭车门和车窗后,就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密闭空间,里面的人可以看见和听见外面,而外面的人却并不容易看到里面。也就是说,在驾驶汽车时,人们心里有一种自我暗示:没有人知道我是谁,那么我做了什么也不会被公开。这种客观上身份的隐匿性,会导致人们驾驶时,降低对自己的要求,做出一些平时不太会做的行为,比如乱扔垃圾、乱骂人、乱鸣笛等。
    本文开篇谈到的毛毛,平时温文尔雅,到了开车时就脾气暴躁,脏话连篇,就与去个性化不无关系。

怒路:一种心理的退行现象
    去个性化只是社会心理学的研究发现,如果从精神分析理论的角度来看待怒路症现象,这里面还有更加深层的内容。
    100多年前,弗洛伊德创造了精神分析的方法,用以治疗心理障碍者。他让病人躺在沙发上,随意地自由联想,说出任何自动跑到脑海里的话。他这样的设置,是为了让人进入到心理退行的状态。
    心理退行,指成年人出现了孩童般的行为和感受,比如像孩童那样行事,像孩童那样思维和感受,当然也会像孩童那样表现出自我管理能力的不足。当一个人的感觉回到了童年阶段(心理退行),他将重新体验    那些被压抑了的感受,被否定了的情感,用这样的方式完成自我的整合,使人的内心恢复健康,自我恢复活力。所以对于心理治疗来说,心理的退行是必要的,也是很有价值和意义的。
   当人跨入汽车,关上车门,摇上车窗,就进入了一个相对私密的大小适中的空间;并且越是名贵的汽车,其驾驶座椅的设计就越柔软舒适,人坐上去后会有一种类似被包纳的安全感。这就容易让人在心理上退行    到类似进入母亲子宫的感觉,坐在舒适安全又私密的地方,手握方向盘,随心所欲地掌控着汽车的方向和行进,这多么像婴儿只要用哭声和手势,就能掌控妈妈的那种一切尽在能随心所欲的感觉啊。我想怎样就能怎样,我饿了就立刻有奶吃,我困了就立刻可以睡觉,我无聊了就立刻陪我玩,我尿湿了就立刻给我换干的⋯⋯这是每一个在襁褓里的婴儿最真实的愿望,即全能自恋的感觉,也是每个人心理发展的必经阶段(如果因为某种原因而没有获得过这种全能自恋的感觉,那么成年后就会形成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而当一个人在驾驶汽车时,如果可以想向左就向左,想向右就向右,想停就能停,想转弯就能转弯⋯⋯那么就能够弥补他在婴儿状态时并没有能够满足的全能自恋的感觉。
     随着机动车的拥有量越来越多,各个城市交通拥堵的程度也越来越严重。这就使得很多人都必然要面临想向左而不能,想向右也不能,想转弯时也无法做到的窘境。此时人们难免会感到对环境失去控制,进而体验到很大的挫折感和无能感。如果当事者在婴儿时期的全能自恋感未被满足过,那么这种挫折和无能的感觉就会瞬间激发心理上的退行,进而衍生出暴怒的情绪。心理学把这个现象叫做“自恋性暴怒”,即当一个人的自恋遭到挫伤时的暴怒。
    很少有人能意识到,当驾驶汽车时所激发起的暴怒情绪,已经不仅仅指向红绿灯或穿马路、剐蹭汽车的人,而更多指向早年的心理创伤,那个未被满足的全能自恋的心理需求。

找到内心的控制感
    如果人们能从理性上认识到,所谓“怒路症”,真正的原因是感到对环境失去控制的心理感觉,即全能自恋的损伤,那么就会开始关注到自己的内心,去了解自己内在感觉,而不是简单地将愤怒情绪归因于交通阻力、性子急躁、道德修养等因素。因为无论外在的触发因素是什么,情绪不会无缘无故产生。情绪只有被看到,被接纳,被纾解,才能变困扰为力量,使人得到成长和提升。
    只有理解了自己行为背后的心理原因,自我的整合与成长才有了方向和基础,“怒路”症状的消除或缓解才有了可能。
    要缓解怒路症,首先需要找到内心的控制感,即贴近自己的内心。在日常生活中努力保持内心的平静。每天留出半个小时独处,关掉电子设备,只是静静地呆着,可以听音乐,可以回顾一天的生活,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原则上是不与他人聊天,也不要思考那些纷繁杂乱的人和事。这对于人的心理健康是非常有裨益的,也是找回内心控制感的开始。
    其次是投入稳定而安全的亲密关系。在健康的亲密关系中,人们可以有机会修复童年创伤,找到安全和信任的感觉,自我也可以得到再次的成长,这将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人们找到自我控制的感觉,使得全能自恋感得到部分满足。
    再次,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观察和思考。可以经常问自己如下问题:我怎么那么容易生气急躁?我感受到了什么?这种感受让我联想到什么?那反映了我的什么?然后依据答案去更多认识和理解自己。
   最后,还有一些小方法可以帮助你释放压力,保持放松的心情。每当发现自己又在“怒路”了,就让自己深呼吸几下,让尽量多的空气进入胸腹,然后再缓缓地吐气,这样可以帮你释放一些愤怒的情绪,往往就能立刻感觉好很多。还可以试着用自我对话的方式释放焦虑和愤怒的情绪,比如:我此刻感到很焦虑(愤怒),我真希望交通能更顺畅一些,那样我就可以很快去做我的事,而不是此刻这样被堵在路上⋯⋯你会发现,当你能够用语言说出内心的感觉和想法,那些烦躁不安的情绪就像是被释放了,感觉松快多了,情绪也就好起来,“怒路”的程度会有所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