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瘾,怎么办?

更多
2014-12-23 10:38:28 点击:1550次

 

    在现代化的信息社会,网络给我们的生活带来许多便利。我们可以不出家门购买商品,可以坐在屋子里与大洋彼岸的人进行交流,可以动动鼠标就了解各种奇闻异事,还可以参与丰富的在线论坛和网络游戏。网络,早已是我们生活的重要内容,甚至变成很大一部分人赖以谋生的工具和载体。
    但同时,网络也带给我们许多负面影响。有些人因为无法抑制地网购而“剁手”、抑郁乃至影响家庭和睦,更多的人养成了频繁看微信、刷微博、逛淘宝的习惯。这大大地影响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明明很多事情等着处理,但打开电脑却无法开始工作;不需要购买东西,却长达几个小时浏览购物网站;没有想看的电视节目,却拿着遥控器不断换台到深夜。甚至有人每天十几个小时消耗在电脑边,直至头昏脑胀也无法停止机械刷屏的行为。
国外的研究机构给这种行为取了个有些吓人的名字:“软瘾”。

质疑“软瘾”
    软瘾,是美国心理学家Judith Wright提出的心理学概念,用以形容某种强迫性的习惯和行为以及随之而来的反复性的情绪体验。顾名思义,“软瘾”是一种比较软性的不易察觉的瘾,它的危害性看似比烟瘾、毒瘾、酒瘾等要弱得多,所以也不大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和重视。
    “软瘾”如今已经发展成一种整体性的社会现象。在公共交通上,大部分人都在低头看手机;办公室里,有些企业不得不规定员工上缴手机,下班后再领取;甚至在一些重要的会议上,与会者常不由自主地查看自己的手机。
    既然电子产品已经成为全世界人民共同的生活用品,就不免让人对“软瘾”这个词产生疑虑:在很多人眼中,“软瘾”只是被理解为是一种爱好,或者是一种用以度过闲暇时光的消遣方式,这都要上升到“瘾”的高度,是不是太危言耸听了一些呢?
“软瘾”折射心理需要
    大部分人,包括一些心理研究者都将“软瘾”的成因归于社会压力。他们认为社会竞争的加剧,导致人们内心缺乏安全感,于是通过沉迷电子产品以转移压力,让暂时的满足和短时的快感冲淡外来的压力感。社会压力确实是形成“软瘾”的主要因素之一,但还有许多来自个体内部和外部环境的关键因素,共同促进了“软瘾”的形成。值得一提的是,“软瘾”表面看来是一种症状,但这症状却承载着我们的诸多心理需求。
    自恋和社交的需要。自恋,即对自己的好感觉,是人最重要的心理需求之一。只要在社交媒体发布信息,很快就能得到一堆“赞”,这已然是人际互动的方式之一,满足了人们社交的需要。并且这种方式,常常让人感到自己正在被关注,自恋的需要被大大满足。人们在发布信息时,会自动甄选适合的内容,只向他人展现好的自我,将坏的自我隐藏起来。当他人对好的自我表示关注和欣赏,人们一边感到莫大的满足,一边又会对隐藏起来的坏自我感到焦虑。这种自我的不一致性,让他们得到的心理安慰常常是虚幻而短暂的,为了抵挡这种焦虑,就需要不断地重复刷屏,以换回微弱的满足感。
    安全感和融入群体的需要。对于整个世界来说,人们所知道的真是太少了,未知会带来恐惧,于是科学就产生了,于是也有了无所不能的搜索引擎。进入网络时代之后,我们可以即时得知地球另一端的人们在做什么,也可以知道某个名人刚刚说了什么话。知道了这些信息,能让我们对这个世界有种可控的安全感。但是信息化社会的特点之一是发展太快,变化太多,似乎只要离开网络一个星期,就对人们谈论的话题感到陌生,有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觉得周围充满了未知的恐惧。这势必会给人们带来很大的焦虑,于是就一刻不停地查阅各种新闻、快报和论坛等,让自己保有对环境的可控感,以找回一些安全感,同时也能够和群体产生连接感。
    欲望的替代性满足和自我掌控感的需要。电子产品可以激发幻想,电视也好,网络也罢,都能够通过画面和音乐营造某种身临其境的氛围。尤其是浏览购物网站时,虽然并没有打算购买,但只是看着美仑美奂的图片,鲜活诱人的文字说明,当把商品放进虚拟购物车的瞬间,就像已经真实“拥有”了那商品,可是却不需要为此付出真金实银的代价。并且当人们在网络上进行商品的选择时,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全由自己说了算,不会有销售人员来影响自己的决定,也无须面对是否立时付款的心理压力,这也能让人有一种自我掌控的力量感。
    让自己被充满的需要。当一个人内心充满爱,他就能感到平静和充实,进而将更多的能量用于创造丰富的生活。但是如果没有爱,有些人会选择用食物来填满,有些人会选择用物质来填满,有些人则会选择其他的东西,比如性、钱、网络、电视或电子产品。换句话说,当一个人逐渐形成“软瘾”,很大可能是内在的空虚感让他已经无法独处,为了避免堕入情绪黑洞的恐惧和焦虑,有些人就会选择机械地坐在电脑或电视前面,让画面和声音将自己包围,以找到自己被充满的感觉。

“软瘾”的危害
    “软瘾”并非一无是处,任何一种行为模式,其出发点都是为了帮助或满足自己的需要。但问题是,如果帮助的方法走入歧途,非但不能产生正面的效果,反而会带来其他的问题。
    “软瘾”在满足心理需求的同时,也让人们难以连续工作且分散了注意力,影响工作效率和创造力。网络与真实世界是有距离的,长时间停留在网络世界,对网络内容的选择性关注让人们变得自恋而封闭,也导致社交能力减退,引发极大的孤独感和存在焦虑。“软瘾”,让我们更多沉浸在信息的海洋里,源源不断地向大脑输入海量的资讯,因为来不及进行自己的加工和消化,所以逐渐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失去与内心的连接。
    与此同时,互联网的免费特性,也让我们的耐心越来越少,愈加追求即时的结果而无法延迟满足,降低了耐受未知和不确定所带来的焦虑感的能力。“软瘾”还大量挤占自我的时间和空间——在电子产品那里耗费的时间,本可以用来创造更丰富的生活体验——更加严重的是,由于上述的种种后遗症,“软瘾”还让我们陷入反复的低自尊感:我们该怎么办
    作为新生事物,人们还没有能来得及去理解电子信息技术究竟给人类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们都被时代潮流裹挟,不可避免地沉浸其中,一边享受信息化带来的便利和享受,一边也要警惕隐含其中的负面影响。
    首先我们需要认识到,“软瘾”并不是错误,也不是洪水猛兽,而是人们在适应新事物过程中的正常反应,要带着好奇心去观察和体验它,通过它来认识和理解自己,然后达到自我的成长和完善。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经常停下来问问自己:对于我来说,“软瘾”的意义是什么?当我长时间沉浸在电子产品里,我在寻找什么?我在逃避什么?我需要的是什么?
    其次,丰富自己的生活内容,多参与面对面的人际互动——比如聚会、沙龙、演讲等——以压缩使用电子设备的频率和时间长度。在群体的互动中,我们可以有机会走出个人空间,接触更多元的视角,提升人际互动的能力,这可以帮助我们消融孤独感和存在的焦虑,减少对电子产品的依赖。
最    后,努力与他人建立更加亲密的关系。在亲密的关系里,我们可以有机会完全地做真实的自己,而不用担心被嘲笑和被伤害,这能让我们对自己有好的感觉,内心得到宁静和力量感,也能找到对世界的掌控感。如此我们便不再需要依赖社交媒体去展露伪装的自我,也无须再去电子世界里寻找力量和控制感,更加不需要用电子产品将自己充满,因为我们的内心已然被爱充满着。
    到那时,电子产品不会再让我们发展到“软瘾”的程度,而是能够为我们所用,成为获取幸福和成功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