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全了他们也是成全自己

更多
2015-2-10 14:48:48 点击:2951次

 

倾诉者:蒋婷,36岁摄影记者

微信里的端倪
  昨天,我参加大学同学聚会,得知前夫韩铭和前闺蜜王颖已经结婚了,而且王颖怀孕了。他们在谈论这个消息时小心翼翼避开我,可我在如厕归来进包房前还是听到了。
  说没感觉是假,伤口还未完全结痂。我总是在想对于分分合合纠缠了7年的男女,一旦客观上有了结婚条件,未必会修成正果。没想到他们不但结婚了,还有了爱情的果实。原本已经基本缓过来的我,那一刻心情很低落,迫切地想与你诉说。
  韩铭、王颖都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与韩铭曾有过8年婚姻,三个月前协议离婚。从发现他们秘密时的气愤、抓狂、阴损、自暴自弃、放浪形骸到后来心平气和地放手,有半年时间我几乎活在地狱里。
  我是从微信私信上发现端倪的。那晚韩铭临时被人叫下楼,匆忙间忘记带手机。我素来没有翻他手机的习惯,可那天聊天信息响个不停,有点好奇,我打开了微信按钮。熟悉的头像,是王颖!点进去,密密麻麻的互动消息,草草浏览,字里行间流露着无限情意。最近的几条,韩铭说,我舍不得你,能不能不结婚?又说,你要好好的,我才开心。又说,你若无格调,当初我不会爱上你,既然你决定相忘于江湖,我只想说,如果下辈子还能遇到你,我们死也要在一起。王颖的回复是:我病了,想你想的,但又觉得为了你我要好好的。好好工作好好嫁给陈令峰,这样才好,才是个成熟女性……
  仅这几条的信息量就让我几乎晕厥过去。
  门锁响了,我赶紧将手机复位,韩铭冲进来,假装随意地拿起手机,并冷眼观察我。我也作若无其事状,还提醒他:“你怎么没换拖鞋就进屋啦。”
  接下来的日子,我面上按兵不动,背地里千方百计找机会去看他的手机。这并不容易,因为他连洗澡如厕时都会带手机进洗手间。我很快破解了他的微信密码,结婚纪念日,不对;他的生日,不对;王颖的生日,对了!那些信息,鞭子一样抽打着我的神经,也撕碎了我的自尊。原来,原来韩铭还有那么多我所不知道的感性面与柔情面。在与我的婚姻状态里,他俨然已是个庸俗、冷漠并逐渐走向衰老的大叔了。
  忍字心头一把刀,那段日子实在难熬。我翻到王颖最新的私信,她对韩铭表示了眷恋与不舍,多年纠缠必须划上句号了,她下周与陈令峰注册结婚,很快将移民美国。
  我听说过陈令峰,是高我们一届的校友,优秀的建筑设计师。我长长地吁了口气……郁结了几周的怒火却再也遏制不住地爆发了。我把他俩的聊天记录挑重要的飞快拍了下来,直接对韩铭宣战了。
  “既然你知道了,我也无话可说了。她要结婚了。不信我拿喜帖给你看。”沉默半晌,他落寞地说。心爱的女人要结婚了,他有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麻木。我抢过喜帖,王颖没有邀请我。没错,我曾经的死党闺蜜,喜宴就订在一个月后。我从最卑微的要求提起:“如果你真想与她做个了结,就当着我的面,清空你们的聊天记录,然后把她拉黑。这是底线。后面的事我们慢慢再说。”韩铭低着头说:“蒋婷,她都要嫁了,让我保留一点回忆吧。”“这都舍不得,那我们离婚吧!”我痛心疾首。他叹了一口气,拿过手机,一甩门,走了。

那段沉沦的日子
  魔鬼缠身一般,恶意侵蚀了我的全部身心。我很快打听到了陈令峰的电话号码和电子邮箱,然后将王颖、韩铭聊天记录的图片发给了他。他没有回复。
  几天后,我收到王颖的私信:“蒋婷,我没想到你会来这一手,太恶毒了。难道你从未想过,我至少是为了让你安全保有韩铭,保有婚姻,才硬着头皮嫁别人的?你非但不领情,还下如此狠手。也好,你帮我解脱了,我结不成婚了,也相信了命运冥冥之中的安排。现在的我可以毫无愧疚地让你的婚姻也同样不保!”
  这几张图片竟能产生如此强悍的破坏力是我始料未及的,我原本只是想教训她一下。她的私信让我不寒而栗。我的回复也十分强硬:“是你咎由自取,自作孽不可活!”
  那夜,韩铭没回家,发了条短信给我:“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冲我来就是了。”两天后,他理了些衣物,搬到父母家住了。
  每隔一天他都会打个电话给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目的只有一个:让我签字。我从最初的心痛、绝望演变到后来的破罐子破摔,拖也要拖死他们,这个一路杀跌的心理转变让我很快从一个知识女性变为市井泼妇。我想自己不过是个普通女人,不需要什么风度和风骨。后来韩铭的电话,我干脆不接了。
  那段日子我不修边幅,两套衣服来回穿,工作时常出错,照片屡屡被领导枪毙。夜晚,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捧着麻辣薯片和冰啤酒咬牙切齿地吃。实在挡不住疼痛,就独自去泡吧,酒已无法麻痹我,我先后跟两个陌生男人有过一夜情。三个多月,我把自己摧残得不成人样。
  我们一直没有孩子,婚后第二年我小产过一次,以后我便习惯性流产。韩铭嘴上不说,心里是不满的。我小产时,正值王颖和前男友刚分手的低落期,于是她便请了年假住到我家来照顾我,彼此取暖。一来二去,她与韩铭的接触也多了。她漂亮能干,煲汤炒菜都很拿手,为我洗头洗澡尽心尽力。家里有了久违的暖意,韩铭回家的时间也提早了。
  有次我半夜起夜,发现他俩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碟, 一袋腰果你吃一粒我吃一粒,显得默契亲密。两人其实坐得很远,侧影却十分登对旖旎。异样感油然而生,第二天我就借故让王颖搬了回去。韩铭知道后,嘴上不说,脸却灰了。自那以后,我与王颖渐行渐远。
  八年间我们的房事逐年减少,后来两年屈指可数,质量每况愈下,暗战却多了起来。磕磕绊绊的结果是从小吵不断到懒得再吵。看上去日子归于平静,其实是彼此都在耐着性子熬。直到有一天,那数百条聊天记录让我如同进入了强盗宝库的阿里巴巴,看到了丈夫丰富炽热的内心。而对于我,他像一扇永远紧闭的门。

我从泥潭里艰难地爬了出来
  三个多月拒绝沟通的结果是我收到了法院传票。韩铭起诉离婚了。女友教我,你尽管放心去出庭,第一次起诉法院不会判离的,再起诉得等上半年。你手上有他出轨的证据,分财产时不会吃亏的。她还建议我去公证处固定证据。她真的不理解我,我要的哪里是多分些财产,我只是无法平复那颗怨愤的心。有一度我不敢坐出租车,不敢站在阳台上,总觉得自己随时都有跳下去的冲动。
  每天沉浸在负面情绪中,我开始大把掉头发,需要靠安眠药和百忧解才能维持短暂的睡眠,生理期也严重紊乱,更年期有提前的征兆。
  开庭前夜辗转难眠,半夜照镜子时,我被自己吓了一跳:一张变形的脸,狰狞,狭隘、暴躁、憔悴,一副残花败柳的样子,我才36岁啊,却变成了自己曾经最鄙视的那类女人。我捧着自己曾经清丽的脸痛哭了一夜。天亮时,我决定务必有一次艰苦的远行。
  我缺席审判,结果自然是没判离婚。
  从甘肃到青海再到西藏,从公路边肮脏的旅馆到牧民简陋的毡房,自虐型的艰苦旅行换来了我身心的轻减。在海拔5000多米的扎什伦布寺,我发烧到40度,心跳180,身边倒一口茶的人都没有。我以为自己要死在那儿了。然而在幽冥与光亮交接之际,我突然灵魂出窍般从沮丧感中解脱了出来,全身心都轻盈了。
  我在西藏呆了一个月。粗茶淡饭、晨钟暮鼓把我心里的灰一点点拂拭干净,逐渐通透明净起来。旅行归来后的第三天,我主动约韩铭,我觉得自己可以坐下来聊一聊了。那次谈话十分诚恳。我们是同学,18岁就认识,20岁相恋,一起成长、成熟,转眼18年,彼此把人生最好的一段年华给了对方,看他过得不好我也不会心安。一周后我们心平气和地办妥了离婚手续。曾经以为放手很难,可走出民政局大门时我却非常平静。韩铭的眼圈有点红,我接受了他意味复杂的离别拥抱。
  三个月了,我在慢慢痊愈,关注焦点也从过去转到未来。当然我的现实生活中依然充满了韩铭。属于过去的他总像幽灵一般蛰伏在我的四周,就像是一个已经故去的亲人,也许这就是回忆。这回忆早已没有了跌宕和愤慨,只是一种余孽病毒,虽然难过,却也能承受,我也渐渐做到了不悲不喜。
  朋友为我不平,说我弱爆了。可对于我,体验过婚姻,不再需要证明什么。我36岁了,不再觉得自己必须得满足旁人定义的做女人的含义。我想要得到的,仅仅是平静的心和更好的自己。
  说出来感觉舒服多了……我曾看到韩铭发给王颖的最后一条私信:“我们不是原配,是绝配。”这句话刺激得我很深,我一直不能正视。现在我可以承认,是的,他们是绝配。推之不去是因缘,我成全了他们,也是成全自己。

  编后语:
  其实有这类遭遇的女人很多,心态和处理方法却各异,有些有谋,有些有道,有些有术,有一点却是相同的:活在别人的错误里,其实是绑架自己。对女人而言,最后分手的方法、氛围决定了一段感情的价值和自己内心的修为与格局,而这通常可以是由女人主动掌控的。
  平静犹如一束剔透之光,让人看见纷乱,看见痛苦的根源,然后渐渐还原和净化自己,最终明白某种缘分,用世俗和理想都很难掌握它的去与留,我们可以寄托的,始终只有自已。几米有句话很适合现在的你:我不介意孤独,比爱你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