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心灵欢歌

更多
2012-7-24 14:11:29 点击:1219次

      她是一个瘦弱的乡村女教师,每天要过河、爬山,走十几里路到山上,那里有她的学生们在等着。多少年了,她的学生少则两个,多则十几个,她总是那么精心地每天给他们上课。那些学生在她的高质量的教学中读完小学,都能考上高一级的学校。家长们说,她教得好,娃能考上学,这是他们最满意的。
  女教师被推选为感动中国人物,在她面对镜头时,十分本色,朴素陈旧的衣着,粗糙平淡的面容,脸上是被太阳久晒后的黑红皲裂,枯黄有点凌乱的短发,和大田里的农妇无异。她说她每天要走的山路上常有毒蛇,必须一路不断地用长竹竿两边敲打。她说有时也会觉得孤独困苦,觉得难以坚持,她的眼圈红了,眼泪顺着面颊流下,她用手掌和手指拭去泪水,“可是,想着孩子们在等着……”她断续地喃喃。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激情满怀,甚至,从头至尾没有过一丝笑容,即便在她和她的学生们一起合影的时候,也是淡然的。那些和她在一起的孩子们,和她一样也是淡然的。我还是被打动了,为这样一种原生态的质朴和坚持,也为那些孩子对着镜头诉说的心愿。他们说,如果能有马良的笔,那支神笔,他们要为老师画一辆车,老师有了车,就不用这么辛苦地走路了。
  那几个镜头总在我脑海里闪回。我希望,如果女教师和孩子们能笑,能有发自心灵的活泼和欢喜,那该多好!他们拥有在艰难环境中取得的成就和光荣,那是能让心灵欢歌的源泉,那怕只有片刻。那样,人生会轻快些。
  让灵魂安宁愉悦,是人类永远不会放弃的愿望。70年前,林语堂在一篇讲述如何享受人生的文章中,以陶渊明的人生选择为例,认为那是在和谐的人格中看见了生的欢乐。
  陶渊明弃官还乡,不愿为五斗米折腰,也向往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向往超然和自然。陶渊明写了不少诗词文章,那篇脍炙人口的名赋《归去来兮》,至今影响许多人并被拿来做自己人生的参照。林语堂认为那是一堆始终照彻古今的烽火。陶渊明的人生态度,有人生的真爱好,他心中反抗尘世欲望的念头,没有驱使他去做一个彻底的遁世者,他的简朴的生活简朴的风格,来自他学识之上的人生智慧,以造成这么一种和谐的人格。所以陶渊明即便喜欢孤独喜欢隐居,但并不耿耿于怀郁郁寡欢,依然有朋友也喜欢喝酒,有常人的快乐。相传,陶渊明曾和佛教、道教加上自己代表的儒教,一共三位老法师,一起喝酒聊天,谈得兴起,不知不觉竟走过了其中一位曾立誓不过的桥,待到发觉,三人大笑。这三位大笑的老人后来成为中国绘画上的常用题材,或许因为这个故事象征着三位无忧无虑的智者的欢乐,是在幽默感中大家团结一致的欢乐。
  不久前,著名的苹果公司总裁乔布斯宣布辞职,当他第一时间在电脑上向本公司员工发出辞职信后,转眼间,消息便传遍了全世界,对全球股市和喜欢苹果产品的人们产生莫大影响。尽管乔布斯在辞职信中未说原因,由于近年他的广为人知的健康问题,所有的人还是读出了辞职信背后的无奈。
  我在经过淮海路上那家苹果专卖店时,看着巨大的玻璃橱窗上,那个著名的被咬了一口的苹果商标,简单而清晰地独自贴着,仿佛也在说着什么。当年,只在大学里读了6个月便退学的乔布斯,在自家车库里和朋友捣腾出一个公司,以他钟爱的苹果命名,事业大盛时被自己公司炒了鱿鱼,于是独自重新创业。后来在苹果公司危难时又被请了回去,带领苹果走出困境,重整伟业。无疑,乔布斯是了不起的。那个创造了苹果创造了可和微软比肩的奇迹的乔布斯,那个喜欢穿牛仔裤和套头黑毛衣的乔布斯,现在,给世界留下了清瘦的背影。那个背影有点凄美,50多岁,还年轻。
    各大媒体在报道这一信息的同时,也用很多篇幅又一次介绍了苹果介绍了乔布斯。关于那个被咬了一口的苹果商标的来历,有几个版本的解释,其中关于被称为计算机科学之父的阿兰图灵,因为同性恋受到迫害,因为咬了一口有毒的苹果而至死的故事,令人唏嘘。天才而不被理解,当年还是大男孩的乔布斯,选择这个苹果,是为了创新还是那时就有这样能理解人心的宽阔呢?
  苹果产品风靡全世界,尤其年轻人,往往把拥有一款苹果机视为极大快乐,这似乎不仅仅以追逐时尚可解释。有一篇报道说,技术与其他因素的结合是苹果的独到之处,乔布斯认为,只有当技术与艺术、人文联姻,才能产生“让心灵欢歌”的结果,这番理论凸显出乔布斯在创新理念方面的高格调。
  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