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世人,难免的就是俗

更多
2012-7-24 15:05:31 点击:1381次

      活在世上,其实我们很少去想“世”的由来和本义。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字,“世”最早在金文中的写法就是在“止”上面三个笔画的尽头加一个圆点,这就是上限,底下的一横恰似下限,到此为止,人的生生死死和活动区域也就是在这中间游荡,要想超越上限突破底线都不允许;中间又是什么?“世”后来也写成“丗”——古人以三十年为一世,沧海浮生,三十载弹指一挥间,那是古人寿命短,如果古人已经长寿,那么仓颉造字时或将三竖写成七竖八竖,但是再长寿也还是被局限在凡世之中,包括婚姻和伦理,包括爱憎和审美,包括精神和物质,包括生活和学习。每一个人都活在“世”这一个天地里;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还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芸芸众生更加渺小,虽然有人愤世,有人厌世,有人要去寻觅世外桃源,但是更多的人,还就是一边有点点无奈,一边热情参与其中。
  因为更多的人都不能免俗。从语气上分析,不能免的“俗”肯定不好,只不过为自己的不高雅、不清贫、不淡泊找一个借口,也只不过是将人的劣根性当做无可奈何的事情。实在也是有点冤枉了俗。“俗”由人字旁和谷组合在一起,那就是将肚子要吃饱视作为人生最基本的诉求;为了吃饱肚子而引发的争吵、纠缠、打斗,肯定没有品位,没有风度,没有心胸。于是为眼前的利益计较,为没有人文的物质追逐,为没有审美的目标攀比,为没有文明的行为投入,就可以称之为俗。俗是没有思想的,俗是没有格调的,俗是没有个性的,所以俗会被人文社会不屑。但是俗毕竟也是一种不犯法的行为,而且更有大雅大俗之人会自称是“俗人”,这是表明自己真实不装不端。况且对俗也有一个可以接受的底线:那就是在可以忍耐的范围内。当俗突破了这个底线之后,那就是俗不可耐了。

1381次
上一篇:倒叙的人生
下一篇:一个和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