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球女双主动求败:我们总是理性地作出非理性选择!

更多
2012-8-7 16:57:25 点击:1290次

心理引言: "想走出你控制的领域,却走近你安排的战局;我没有坚强的防备,也没有后路可以退。想逃离你布下的陷阱,却陷入了另一个困境,我没有决定输赢的勇气,也没有逃脱的幸运。"如今,于洋等8位运动员已经被取消了比赛资格。即使规则有漏洞,也不能成为打假球的借口和理由。金牌固然重要,但奥林匹克精神和体育道德更重要。这个事件引发不同观点碰撞或许是好事,折射了人们对金牌和体育的各种心态。

 

 羽球女双主动求败:我们总是理性地作出非理性选择!

昨晚,羽联认定中国组合于洋/王晓理、韩国组合郑景银/金荷娜、河贞恩/金敏贞和印尼组合格伊萨•波利/梅来娜四对选手“未尽全力争取胜利”,即消极比赛成立,最终取消参赛资格。

林丹抱不平

——规则亦有不合理之处,希望能给运动员机会

规则的确有问题,也的确是针对中国而订,但大家考虑没有,为什么他们要修改规则?中国羽毛球的垄断对在全世界推广羽毛球有无好处?多拿一块金牌能证明什么?这块金牌对大众又能带来什么?

林丹针对中国女双选手消极比赛的话题,提出了对这次奥运会羽毛球的竞赛规则质疑:“这么做确实不符合奥林匹克精神,但是看看这次竞赛规则是不是也有问题呢,任何球员都要从小组赛打起,直接就增加了爆冷和淘汰赛上同一国家选手遭遇的可能。而对于观众观众的不满,林丹说:“这我非常能理解,运动员发挥不好表现不好,观众肯定嘘你,但这次的竞赛规则确实有不合理的地方。”

有什么办法让所有运动员都不钻规则的空子,有什么办法让运动员在任何比赛中都百分之百地投入?妥善处理参与和争胜的关系始终是奥林匹克运动的美好愿景,一旦面对现实,又成了难解的困惑。

心理TIPS:决策

“决策”是一个外延广泛的概念,大至国家的行政决策,小至个人的行为决策,就其运行的心理过程而言,并无实质性的区别。任何决策都是通过人的心理过程来实现的。在影响成功决策的因素中,人格因素的影响最为重要,不可忽视,其中,又以性格、气质、情绪、认知四大因素最为关键。

实际上,在没有全力进入新方向之前,没有人可以准确地看清前行的道路,有时为了抓住机会,必须做出果断的决策。

人类的一切行为都是决策的结果。当决策者出现决策失误后,往往面临着较大的心理压力,此时就会自觉或不自觉地运用多种心理防御机制,往住带有掩耳盗铃式的自我欺骗,多半是为了逃避现实,有目寸还会使现实问题更加复杂,使人陷入更大的挫折或冲突的情境之中。焦虑情绪由决策过程中的不确定感引步,反之又会影响决策者进一步冷静地思考和处理问题,使决策者陷入恶性循环。

羽球新赛制测评报告:坑爹的规则,输球才能避内战

国际羽联推出奥运会先分组循环,再按照小组赛名次确定淘汰赛对位的新赛制,本意是给竞争力不强的运动员更多机会,不至于只打一场球就回家,这种本意是用制度来体现的。同时,新规则也给了竞争力强的中国和韩国女双运动员选择淘汰赛位置和对手之机,这种客观效果只能用体育道德来限制。两者所具有的约束力度明显不同。

比赛规则要面对新情况不断修订,所谓完善永远是相对而言。体育道德的追求也有理想化成分,难能脱离现实。只有观众希望运动员总是竭尽全力打出精彩比赛,满足观赏需求。矛盾各方位置不同,都有道理,只能不断调整,而非在一次大赛时就能达到完全统一。

羽球女双主动求败:我们总是理性地作出非理性选择!

主动求败与规则漏洞


——李永波曾表态:我是在利用规则

关于国羽的让球争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奥运前,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对此曾发表过自己的态度。

“我是在充分地掌握规则,充分地理解规则,这只能受到表扬,不能受到指责,你应该赞赏:看人家对业务多懂!对规则研究多透!”李永波说:“中国有句俗话,站着讲话不腰疼,因为他们本身没有这么多优秀的运动员,也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一个国家就这么一名运动员,随便怎么输,都不会有压力,中国不是,中国优秀运动员太多,尤其是羽毛球队,本身内部就是一种竞争,一种压力。我们之间的每一场比赛,都是一次巨大的消耗。外国运动员,你以为是在看斗牛呢?我们的队员在场上拼得你死我活,你高兴?我凭什么让我的球员冒着受伤的危险让你高兴?凭什么让我的球员受这样的委屈让你高兴?我当然不可能这么做了。运动员的运动寿命本身就不长,可以有选择地进行放弃,这不是谁让谁赢,只是有人偏要这么说。我们都不赞成让球,可是当运动员有伤的时候,为什么不能从另一个角度,保护他们的角度考虑,咱们自己拼干嘛?后面还有那么多比赛在等待着。”

 

心理TIPS: 趋避冲突

趋避冲突是指一个人想获得一个目标,但这个目标对自己既有利又有弊时所遇到的矛盾心情。趋避冲突又称正负冲突,是心理冲突的一种,指同一目标对于个体同时具有趋近和逃避的心态。这一目标可以满足人的某些需求,但同时又会构成某些威胁,既有吸引力又有排斥力,使人陷入进退两难的心理困境。

无论是否出于自主选择还是心甘情愿,于洋/王晓理都已经消极比赛,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是多方面的。正确的道德观下,当然不该出现这种问题,但既然能有这样的行为,肯定不是一方面造成。国际羽联本届奥运会修改赛制,将过往的直接淘汰赛改为小组赛+淘汰赛的赛制,旨在给更多选手比赛的机会。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在选择对手方面做文章。不仅是中国队,韩国队、印尼队,似乎都达成了某种默契,试想如果是淘汰赛制直接抽签,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对阵已定根本无法操作,国际羽联的赛制改变,是这出闹剧的始作俑者。

如今奥运会上再次出现这一问题,国际羽联逃不开干系,这样一个行事不严谨错漏百出的世界单项组织——给一切恶劣事件的发生,制造了客观条件。

消极比赛必遭到谴责 奥运精神不容违背

 羽球女双主动求败:我们总是理性地作出非理性选择!

在《奥林匹克宪章》中,奥林匹克精神被表述为:互相了解、友谊、团结、公平竞争。但是在31日的伦敦奥运会羽毛球小组赛女双最后一轮比赛中,奥林匹克精神却被忽视、搁置。

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曾说:“在奥运会中,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胜利,而是斗争;不是征服,而是奋力拼搏。”这句名言曾被悬挂到1948年伦敦奥运会的温布利体育场。然而在64年之后,当奥运会重新来到温布利时,这句名言显然没有起到效果。

奥运会四年一次,在这个代表世界羽坛最高荣誉的赛场上,为了取得好成绩,选手们选择刻意避免内耗,这种做法从个人情感方面考虑,并不难理解。加之本届奥运会采用了先小组赛、后淘汰赛的新赛制,也给队员在客观条件上提供了选择淘汰赛对手的机会。世界羽联当初在制定这一新赛制时应该考虑到这样的结果。

但是,无论什么理由,都掩盖不了这种行为完全违背了奥林匹克精神中对于公平竞争的阐释。在包括奥运会的任何体育比赛中,金牌诚可贵,精神价更高!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在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对运动员说:“你们是大家的榜样。”榜样的责任不仅是摘金夺银,更是在公众面前践行奥林匹克精神。在体育赛场,道德永远在利益之上——违背者必然遭到谴责和处罚。

即使规则有漏洞,也不能成为打假球的借口和理由。金牌固然重要,但奥林匹克精神和体育道德更重要。这个事件引发不同观点碰撞是好事,折射了人们对金牌和体育的各种心态。

谁才是最大受害者?

——于洋:再见!我挚爱的羽毛球!

如今,于洋等8位运动员已经被取消了比赛资格。对于她们来说,这样的决定无异于将多年的努力一瞬间化为乌有。 “你们不完善的赛制却要我们买单!凭什么?你们取消的不只是一场比赛!而是我的梦想!”王晓理在微博宣泄了自己的情绪。

她们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和牺牲品。在哀叹她们做出有悖于奥林匹克精神行为的同时,我们也不禁为这些队员感到遗憾。

那么,谁该为这次消极比赛带来的损失买单?

有人说应该是羽毛球队的当家人李永波,也有人说应该是奥运会羽毛球规则的漏洞。听起来都有道理,但仔细琢磨却经不起推敲,把责任的板子打到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都有失偏颇,毕竟所有人都是在我们长期以来推崇的金牌至上、锦标主义下或主动或被动地决策、执行。金牌至上与锦标主义的受益者,不单单是教练、队员,更有我们这些看到运动员取得金牌心生激动进而盼望更多金牌的观众。因此,需要反思的不仅仅是所谓的金牌至上和锦标主义,还有我们所有纵容和接纳它的人。

我们都生活在社会里,而社会是大量的个体组成的,所以人的知觉判断免不了要受到周围人的影响。然而,这种影响却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

心理学家分析这种行为的原因可能是,人们不会像独自行动那样直接感受到自己的努力和最终结果之间的关系。而在相对较大的群体中,给予帮助的责任会被分散。 从众也是群体迷思的一种典型表现, 大多数的意见总是会左右少数人的意见,即使少数人的意见明显是正确的。少数的个体心理上会有一种很大的压力, 迫使他改变主意,而这个压力更多的是心里产生,而非别人刻意施加。

或许,竞争的不公平本质本身也有利于技术的向前发展。但是在产业的末端,不求进取的话,就只能听命规则的摆布了。可是,这种亏,我们还吃得少么?

中国是世界羽毛球整体实力最强的国家,有顶尖水平的队伍和庞大的羽毛球爱好者大军,理应以更大利益为重,为世界羽毛球运动健康发展做出贡献。主动避免不可为或不可提倡的做法,能夺取金牌,也具有强者的风范和气度,我们会赢得更多的尊重。

 

 

 

来源:心灵咖啡网

原址链接

http://www.psycofe.com/read/readDetail_26608_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