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的魔力:好声音蕴含的力量和内心故事

更多
2012-8-20 10:06:05 点击:2877次

心理引言:从筹备初期,节目组派了很多支寻找“好嗓子”的小分队,去全国各地搜罗深藏民间的好声音,他们钻进城市的酒吧、音乐学院、当地的艺术团体,托尽关系,用尽各种手段寻找“声音有特点,唱功实力强却又被埋没的平凡人”……于是,我们听到了那些震撼心灵的好声音,看到了“非常有故事”的人。

 

从轰动一时成为经典的超级女声,到快乐男声,我型我秀,再到各种唱歌类选秀,我们渐渐被各种表演和选秀搞得视觉和听觉疲劳。而好声音节目的导演组长章骊一直困惑的是:中国这么大,就没有好嗓子吗?

从筹备初期,节目组派了很多支寻找“好嗓子”的小分队,去全国各地搜罗深藏民间的好声音,他们钻进城市的酒吧、音乐学院、当地的艺术团体,托尽关系,用尽各种手段寻找“声音有特点,唱功实力强却又被埋没的平凡人”……于是,我们听到了那些震撼心灵的好声音,看到了“非常有故事”的人。

 

好声音表达的自我和内心故事

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仅凭声音来批判演唱者,不论是高矮胖瘦、其貌不扬,不管年龄资历、身家背景,这里最重要的标准就是好声音,所以,这一刻他们只需要投入吟唱。

歌曲常反映人们的时代需求,以及人群成员的个性和理想追求,而音乐的复杂、细致、多样也是相当明显的,并且作为表情达意的有效手段,成为人类共同的感情语言的表达。除了唱功和技巧,在每一个不同的声音里,其实表达出了个人的经历、感受和气质、心态和人格。

 

●“草根”好声音:自我证明的逆袭

这派高手走在大街上,将会完全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他们就和你,我,他一样,既不算丑得极有特色,又非迷人英俊之极。只有当他们亮出自己的歌声时,巨星和凡人之间那遥不可及的距离才会迅速在他们和我们之间拉开!演艺圈是个最讲求外型的地方,不管你是俊或丑,只要别具一格,即可得到比别人更多的机会。反之,由于相貌上的平凡,你就很难有出头的机会。

典型代表:农民歌手邹宏宇、“雌雄难辨”张玮、“哈尼族王子”李维真、“中国版阿黛尔”郑虹

《中国好声音》第一期中,哈尼族王子李维真给人印象深刻。这个身材矮小、其貌不扬、眉头有块胎记的青年,在部落里贵为王子,来到城市后却备受欺负和屈辱。他参加过很多比赛,被人看不起,甚至没机会开唱就砍掉了。李维真在舞台上爆发出小宇宙后,激动的他头一次有一个平台,可以展示完全的自己,“那一刻,你觉得自己做了一件蛮对的事情,这种感觉是很妙很棒的”。

不擅与人沟通的人,可藉由与人一起歌唱、演奏乐器等行为,从中建立自己能和他人一同做事、相处的自信,藉以训练自己去除无法表现自我、无法传达自己意念之心理障碍。

 

●“大龄资深”好声音:最后一搏社会认同

此派高手的成功绝对都是来之不易的,他们一般都是经过音乐节上长期的打滚之后才慢慢小有知名度。梅花香自苦寒来,正因为有了这样的长期积累,所以一旦爆发起来后,他们通常都会让人惊艳。如果想成名,那就得有比别人更出色的歌喉,以及更好的耐心。

典型代表:

多亮:小情歌演绎大情歌,

关喆:对自己音乐的深刻领悟,

袁娅维:唱给外婆的“弯弯月亮”,

李行亮:独特诠释“涛声依旧”

心理学有个词叫社会认同,这三十年来我们一直处于对社会认同强烈的需求里面,因为我们要通过外部认同来达到自我认同。我们要得到一个自我认同,必须先要经过努力去获得社会认同。那么,付出的努力和成就越大,获得的认同越多,我们才可能越喜欢自己,达到一种心理层面的认同。这是一种自我认同危机,恐惧性危机。

 

●“幕后”好声音: 走到台前的自我实现

他们是一群在聚光灯背后的实力派歌唱者,因为各种际遇失意,遗落在音乐舞台的阴影中。好声音舞台让他们走到了台前,表达自己的失意和情感,“这里实在是太对了,太好了”,这是成功让四位导师转身的刘悦的心声。

典型代表:刘悦、倪雅丰、歌浴森

在音乐的世界里,是一个重新面对和体验自己丰富的内心情感世界,重新认识自己,并走向成熟的过程。

音乐可以调节情绪。简单来说,就是“哀时闻哀曲”:当一个人悲痛时应该听悲痛的音乐,把悲痛的情绪完全释放出来。而一个焦虑或愤怒的人应选择激昂亢奋的音乐,使不安的情绪有所发泄——音乐与人的精神节律同步,有助于与人的情绪产生共鸣。当音乐与人的情绪产生共鸣以后,就可逐渐变换音乐的情绪色彩,变哀伤为优美抒情,变激昂亢奋为轻松愉快。在音乐的引导下,人的负面情绪得以发泄、调整,从而达到内心平静。

 

“高峰体验”愈合心灵创伤

人是一种不断需求的动物,除短暂的时间外,极少达到完全满足的状况,一个欲望满足后,往往又会迅速地被另一个欲望所占领。人几乎整个一生都总是在希望着什 么,因而也引发了一切……”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曾迷恋于人是一种不断需求的动物,除短暂的时间外,极少达到完全满足的状况,一个欲望满足后,往往又会迅速地被另一个欲望所占领。人几乎整个一生都总是在希望着什 么,因而也引发了一切……”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曾迷恋于“高峰体验”的研究,他在五大洲所作的调查报告显示,人类两个得到举世公认的高峰体验,一个是性, 另一个就是音乐。

“高峰体验”,是指在日常生活、学习、工作、文艺欣赏或投身于大自然时,感受到一种奇妙、着迷、忘我并与外部世界融为一体的美好感觉。这种使人情绪饱满、 高涨的“高峰体验”往往难名其状。马斯洛认为:那些心理健康的成功者几乎都有这种“高峰体验”,而且次数频繁。他们的成就阈值更高,更有自信心,更少抑郁 等消极情绪,因而他们的心理更健康。

马斯洛的研究一方面说明了心理健康的人会有更多的“高峰体验”;另一方面也说明“高峰体验”中高涨的情绪和美妙的感觉可以更好地愈合心灵创伤,使人振奋向 上。这里所说的“心理更健康”,并非单指“善于适应环境”,而是泛指“更有自主性、更具独立性”。

具备了这样的态度,每当你办成一件成功有益的事情之后,就会享受到一次奇妙无比的 “高峰体验”,就会与外部世界融为一体并产生一种情绪饱满、难名其状的振奋心情。心情悦愉了,精神振奋了,心灵的创伤便会愈合。

 

 

 

来源:心灵咖啡网

原文链接:http://www.psycofe.com/read/readDetail_2716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