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自毁倾向的爱情,终将毁灭

更多
2012-8-24 15:19:51 点击:1694次

心理引言:爱到底有多痛?身体与精神的纠缠是作为人,在某些时段不可避免会遭遇的宿命。得到你的身体但得不到你的心。当两者终于无法调和,那么总有一方要做出牺牲。自毁倾向带着凄美的绝望,刺激了敏感者引发必然的悲剧。到最后清醒的又是谁?或许,没人说得清。   ——心灵咖啡网


《美人》:自毁倾向的爱情,终将毁灭

 

电影名称:《美人》
  领衔主演: 安银美 吴智昊
类型: 伦理
  上映日期: 2000年8月12日
   导演: 吕钧东 (Kyun-dong Yeo) 

内容简介:
他是一个作家,在一间空洞干净的大房间里记录关于“她”的日记。她来了,自顾自地换好睡衣,走到他面前与他温存。忽然,她的手机响了,接听之后迫不及待的走了,留下孤单的他。他回忆起与她见面的第一次,这个裸体模特儿在接受完他的采访后,纠缠着一个男人哭泣着哀求男人爱她,但那个男人却厌恶着踢开了她。一个大雨的夜晚,女人被男人毒打,他接到电话后赶去用身体温暖了她。从此之后他们过着一种默契的生活,她遍体鳞伤的来到作家的房间,和他缠绵,相互慰藉,接到电话却又毫不犹豫的赶到那个男人身边……
一位敏感的作家爱上有自毁倾向的模特儿,她让他占有她的身体,心中却难忘从前恋人,哪怕每次与对方会面都会遍体鳞伤,却仍一往情深。无法再忍受的作家在街头刺死情敌后,将女子带到海边,并在缠绵之际将其掐死。

 

心理学看点:自毁 性暴力

心灵咖啡推荐理由:干净的色调,清新的背景,洁白的颜色,大海一般的气息,一切都让本片的气氛沾染上了几分艺术的气息。基本上只有两个人的电影,似乎只要出现其他角色,就会产生某种如污垢般的不和谐。几场欢爱戏都拍得美轮美奂,叫人叹为观止。

这个故事和其所展开的场景一样简单,一所时髦但是空荡荡的公寓,充满了白色,巨大的落地窗,触目尽是高楼大厦。片子仅有两个演员,可谓孤男寡女,符合这类电影的标准配置。一个敏感而忧郁的作家,和一个自我毁灭的人体模特。发生一段痛苦的恋情,这位女子对从前的恋人一往情深,和之藕断丝连,作家对于模特肉体上的占有无法满足因为得不到爱情的痛苦,在街头刺死情敌,也在缠绵之际将模特掐死。

这是一部电影,必须要有个人物设定,于是导演选择了生而文艺的人体模特和作家,你可以认为导演是偷懒,因为这样的身份不用交代自然有戏,可回头想想,还能怎样呢?总不能搞成戈多,这是电影,不是意识流;更不要搞成混迹娱乐圈抑或画家之类,那过于颓废,而我们要的是唯美。所以,他们的身份、职业,那并不重要。我们唯一要知道的是,跟一个你只能得到身体的人在一起,那种复杂滋味。你触摸的再透彻,你走到世界尽头,终究只是一时的占有,永远无法拥有。面对永远无法拥有的现实,你是否要放弃那一时的占有?还是努力的想尽一切办法摧毁一切去拥有?抑或,顺其自然,享受占有时的幸福,同时沉浸在等待分离的痛苦中?

 

自毁倾向的模特,注定会是悲剧的下场。 

有这么一种人,他们整天抱怨,絮絮叨叨,看什么事都不顺眼,不是抱怨这个就是抱怨那个,好像所有的人都做了对不起他的事。

再有一种人,整日无所事事,生活漫无目标,只会消极等待,自怨自艾,甚至嫉妒别人的成就,认为什么好运都不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还有一种人,他们谈起别人的成功,常常愤愤不平地说“人家如何如何凭运气”“赶上了好光景、好机遇”等,可是自己就是不行动,总等着“有一天”自己走运。这些消极和抱怨的情绪被心理学家称为“自毁”的倾向。
其实,这种自毁倾向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多少都隐藏了一些。在这种内在情绪的驱动下,有些人总会自觉或不自觉得做出危及自己的事情。所以,我们需要去避免和抑制这种自毁倾向。生命的脚本可由演出者的主观意志加以改变。每个人天生的性格固然会影响他的行为模式,但即使你的输家“脚本”是与生俱来的,你也可以决定不再依赖这种“脚本”过日子。问题是,你是否愿意正视你的缺陷,改变你的自毁行为,不再继续自讨苦吃。

 

敏感,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好是坏?

敏感在性格上可认为是过度的在意细节带来的感受和变动并善于将之放大,然后做出相应的反应。敏感的人往往容易为小事而苦恼,同样也会为一件小事而莫名的开心一阵子。同时,敏感的人心思较为细腻缜密,具有较强的洞察力。

性格并无好坏,不必为此烦恼,顺其自然就好,有些事情如果不想去无端的患得患失,庸人自扰,就用理智克制放内心平静。人各有福,敏感的人也有他人没有的福气。待人更温柔真诚,更懂得换位思考。更容易看到生活中点滴的美好。更有较深刻的思想,而且艺术方面会更有创造力。

其实说到最后,敏感使男人成为了成功的作家,而最终也毁了他。过分敏感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差的表现,也可以说是缺乏自信心。作家的那间纯白却几乎空无的公寓最让人难忘,绝大部分的故事在这里发生。见证着作家和模特这段无始无终?能够把故事流畅地在这样一间可以作为样板房的公寓里讲完?如果真是这样,大可不必全用白色,蓝色的忧郁与悲伤也许更符合整个故事给人的印象。白色代表纯洁,而屋里的一切,书架仅仅是格子,方桌没有繁复的装饰,吊灯毫无累赘,沙发大床也无繁缛,连床头的宽阔大窗户,也是玻璃一落到底,窗帘都没有,可以说,纯粹得不能再纯粹。

至尊宝曾经和菩提老祖问答,“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那么与一个人发生关系需要爱情吗?不需要吗?需要吗?影片对此没有直接的答案,这个问题太容易落入道德的窠臼,而影片显然是并不愿在这个层面逗留。作家爱上了女主角,他并不曾说出,或许是出于自尊,或许是出于对女主角的同情,如果某一天他将这段心情向她表达的话,那么她有可能会出于对这份爱的逃避而永远离开。人们由于寂寞,由于精神和肉体上的需要走到一起,他们都有自己无法独立完成的事情,对此又能苛求什么?这部影片并没有去责问人性,而是在向人们展示人的全部,并将欲望越过道德,直接交还给了人性,在这里,原始而单纯的人性与复杂而细腻的现代人性格冲突、交织并最终融合,在作家即将杀死模特的时候,女模特滴出了一滴眼泪,说出了:“我爱你。”


爱情,或是权力游戏?

“我的爱情,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影片中的女子如此说,也正因此,她只要接到旧情人的电话就会立即离开作家空荡荡的白色公寓,回来时经常鼻青脸肿。她是如此自愿的受害者,但在与作家的关系中,她又是主动的施虐者:并非身体的虐待,而是精神上的冷漠。
有人说过,人类的关系经常从精神上说,至少对其中的一方并不健康,在这三人形成的三角关系中,则没有一层关系是健康的。爱情对于他们,更象是权力游戏:籍由爱的名义,恣意伤害别人或者寻求自毁的伤害。也许自虐与虐人只有一线之隔,这也是影片中一直痛苦的作家,最后的一刻反成为加害者的原因。爱情游戏最为残酷,谁能最后胜出?又或者根本只可能是一个惨胜,一个惨败?

推荐影评:
张小娴那句话说的好,她是被自己感动了而已。
更多的时候,我们仅仅是被自己的执着感动了,忘记了该从那里开始忘记。
他爱她,爱她身体,爱她的伤口,爱她的心,爱她的一切,可是这有什么用呢?她陷在自己里面出不来。最深的陷阱也就是自己给自己的,自己把自己捆了,微笑着看着绳子,别人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的爱情,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影片中的女子如此说,也正因此,她只要接到旧情人的电话就会立即离开作家空荡荡的白色公寓,回来时经常鼻青脸肿。她是如此自愿的受害者,但在与作家的关系中,她又是主动的施虐者:并非身体的虐待,而是精神上的冷漠。
人类的关系经常从精神上说,至少对其中的一方并不健康,在这三人形成的三角关系中,则没有一层关系是健康的。爱情对于他们,更象是权力游戏:籍由爱的名义,恣意伤害别人或者寻求自毁的伤害。也许自虐与虐人只有一线之隔,这也是影片中一直痛苦的作家,最后的一刻反成为加害者的原因。爱情游戏最为残酷,谁能最后胜出?又或者根本只可能是一个惨胜,一个惨败?
美人活在昨日里,生活的安逸使她怀念丛林中的狩猎场景。她用身体俘获男人,屡试不爽。越是成就了自己的虚荣越是不满足地想要更多,人的趋暗性和冒险心理,使他往往追求的目标本身就是一个原则性的错误。爱能有多可怕?跟永不知道害怕似的。
美人:当你每次说昨日的时候,感觉都是不同的。昨日,昨日,昨日。她不可忘掉昨日,盛装出行的时候,成为另一个她。
对待爱时,我不是竖起羽毛的鸟,而是蜕变了的人。回忆是用来忘记的
所以,当你不爱的时候,千万不要随意的去伤害别人。当你深爱却得不到的时候,请放开手。这对大家都是最好的选择。  

 

 

 

 

来源:心灵咖啡网

原文链接:http://www.psycofe.com/read/readDetail_2731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