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恋诊疗:学习与对方和好

更多
2012-9-11 13:07:41 点击:1448次

心理引言:结婚让我们有机会如此亲密地接触另一个人,让我们深刻地了解,每一个人都是如此的独特和不一样。我们不是要改变对方,而是学习认识另外一个不一样的人,并学习与他/她和好。

婚恋诊疗:学习与对方和好

结婚是个学习的开始,让我们有机会如此亲密的接触另一个人,让我们深刻的了解,每一个人都是如此的独特和不一样,我们无从改变对方什么,却会发现我们的独特一点点的被抹灭,这是学习和自我的提升。

我们不是要改变对方,而是学习认识另外一个不一样的人,并学习与他/她和好。

婚姻看似简单,两个相爱的人,共同在一起过着甜蜜的生活,但事实上,并非如此,爱是一时的情绪波动,生活却是绵密的接触,每一对夫妻要面临最大的问题,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成长环境和背景,想法和习惯都有着许多的不同,彼此因一点相似之处而相互吸引和恋爱,但结婚之后,才会发现除了那一点点相似之外,大部分都是不相同,甚至是相对或悖离的,而两个人却要继续生活很长的时间,甚至一辈子。

上天的恩典,让我们拥有婚姻,我们才有学习的机会。

 

“给自己的婚姻打个分数”

惠婷表面上嫁了一个最理想的先生,可是在婚姻中,她备受折磨和痛苦,她觉得婚姻是个错误。其实并没有任何的失误,她和她的先生一直都很好,只是错失了正确的注意力,一直注意着自己受打扰和改变的部分,而没有看见婚姻中的学习和自我的提升。

依之前的习惯,我同样设计了一份问卷给惠婷,同样的,每一项题目都是0至10分,希望她给自己的婚姻打一个分数。

1. 对你而言,婚姻是个错误吗?

2.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你会再选你现在的先生吗?

3. 婚姻中你是个受害者吗?

4. 婚姻中你的先生是所有问题的制造者吗?

5. 如果重来,你会想要结婚和生小孩吗?

6. 你不愿意再为你的婚姻做任何的改变了吗?

7. 婚姻对你而言,只有痛苦,没有幸福吗?

8. 如果没有任何考虑因素,你会立即选择离婚吗?

9. 你的先生如果愿意改变,你会再给他一次机会吗?

10. 你所有的困扰和痛苦,都来自你的先生吗?

 

这些题目对于一个处于婚姻痛苦的人而言,答案应该都是很一致的,可是惠婷给我的答案,却有许多是相对的,她不认为婚姻是绝对的错误,所以她给了6分,她认为如果她再结婚,依然会选择她现在的先生,她这项给了8分,她是婚姻的受害者这题,她给了10分,认为她的先生该为婚姻负全部的责任,而如果重来,她有很高的意愿仍会结婚和生小孩,以及她不愿再为婚姻改变这些题目,她给了9分,显见她的疲累,但她又不愿意选择离婚,她也不太愿意再给她先生一次机会,不过她十分同意她的先生带给她的困扰和痛苦。

 

如果用科学的数据来评量她的这份问卷,可能会是错乱的,但在辅导的过程,这些答案是很有意义和价值的,大部分的人都类似惠婷,在婚姻中有着难以让外人了解的矛盾和冲突,她想努力改善她的婚姻吗?未必是。

 

在她的潜意识里,她不想让她的先生好过,因为她先生和她期待中完美的丈夫是有落差的,她的先生让她失望和痛苦。表面上,她为先生做许多事和受许多苦,但这些都不是她心甘情愿的。

 

她不爱她的先生吗?好像又不是这样,因为重新选择,她又有如此高的意愿要做他的妻子,这是怎么一回事?

有许多辅导专家都自以为是地处理别人婚姻的问题,给别人许多意见,自认为帮助了许多的婚姻失败者,但面对自己的婚姻时又是如何呢?我在辅导历程中,一直提醒自己不是什么专家,我不懂婚姻该如何经营,更不知道他们一家人到底要什么,我只是陪伴他们走一段路的人,以朋友的关心,让他们了解自己真正的问题是什么。

 

惠婷对婚姻的期待是如此的模糊不清,而谁能给她明确的答案呢?

 

“谁也没有问题”

事实上,这问题也没有什么答案,因为没有什么问题存在。我的看法,引起惠婷很大的不满,她觉得她的先生有问题,她的女儿也有很大的问题,如果他们没有问题,她的困扰和痛苦又是什么呢?难道是她自己的问题吗?

所有的一切都是来自我们之间的爱,暂时不在了。没有爱的家,就没有谅解和包容。有爱的家,再大的苦痛,都不会是问题,但是这无法帮助到惠婷,她要的是更明确的答案和可以改善的方法和技巧。惠婷对婚姻和孩子的期待,是造成她困扰和痛苦的主因。

 

“你认为你的先生成为你期待的样子,他才是ok的吗?你期待中理想的丈夫又是怎样的呢?”

这是一个很难有答案的问题,她说她先生不该在外面有性关系,她的先生应该忠诚,不应该去看那些色情影片,更不应该在办公室发生性骚扰事件,他应该是一个家庭的重心,把她和女儿当成最重要的家人。

 

但男性很少这样,他们是目标导向,他们在乎有成就的事件,如职位和薪水,如名字后面的头衔和自己开的汽车,很少有男性把家庭的经营作为最主要的努力目标,除非他的家人懂得去需要他,懂得给他成就,例如给他赏识和感恩;但惠婷真的会赏识一个准时回到家,在家帮忙煮饭和做家事的先生,而在外是没没无闻、毫无成就的先生吗?

 

惠婷在某些地方,是以她先生为荣的,名校的博士、科技新贵、高阶主管、年收入在千万以上,让她在亲友中备受称羡。她的先生用心于事业,是她某一部分的期待,但一个在家无法得到温暖和成就的男人,他会错乱和迷失于性的诱惑,是何其自然的事。

 

如果惠婷自己的期待是错乱和矛盾的,那么她的先生在家选择沉默和自我封闭,就是很自然的事了。

 

“爱是改善的关键”

惠婷对于这样的答案,表情是错综复杂的,她不愿意,也不甘心,再奉献出她的爱给这样一个有瑕疵的先生,但她又不愿意失去这个婚姻。惠婷和许多婚姻中受苦难的夫妻拥有一样的困境。

 

“请问你还要在这样的婚姻中受苦多久呢?”

“等女儿长大,等她结婚。”

等女儿成人,惠婷就要离婚吗?如果惠婷不结婚,她就继续受苦吗?或是要惠婷成为第二个她呢?继续在婚姻中受苦难和折磨吗?“等”是什么意思呢?她不想改变,而期待着对方改变来配合她吗?“等”的意思是认为目前的一切,虽不尽满意,但尚可忍耐,就让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吗?

 

痛苦没有到不能忍受的地步,任何的辅导都难有具体的效果,关键就在改善的意愿。惠婷不满意她的婚姻,她只想指责和惩罚她的先生。她不想让他好过,难道她也要惩罚自己,让自己继续这样难过下去,更重要的是,难道她也要女儿一起做他们婚姻的受难者吗?

“我也不愿意,但我能怎样呢?“

“你可以选择你要的,你可以决定你自己。”

“离婚?你的意思是离婚。”

是吗?我有这样的意思吗?当然,离婚是惠婷要的,可以解决所有的痛苦和烦恼,这是她的选项,可是她并不要离婚,即使选择离婚,她依然受这个婚姻的困扰和折磨。

离婚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选项,而应该是努力到最后,不得已的选择。

“婚姻是个学习的历程,这样的婚姻让你学到了什么呢?”

惠婷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想到了种种的折磨,眼泪如打开的水龙头,涌了下来,我递给她面纸,并要她停止再哭了。她是个有能力改变一切的人,怎么可以只是哭呢?

 

“你有能力改变一切”

“我……”

我更了解惠婷了,要她承认自己的无能是她做不到的事。她是个老师,每天教孩子要勇于梦想和努力,而她自己却放弃了努力。她想说,但说不出口,更重要的,她心里比我更清楚,她有能力改变一切,只是她一直不愿意。

“你不愿意?你不甘心?”

一个婚姻中受折磨的女性,明显是她先生做错了某些事和不够好,要改变的是她的先生,而不是她,她做错了什么呢?她有什么理由要承担改变的责任呢?

“如果你不想给你先生爱,你也得不到你要的。”

 

婚姻关系不是对价的互动,你付出什么,对方就要还给你什么。何不由我们开始营造一个有能量的家,让我们的家人彼此受益?为爱的付出不会是牺牲,而是让自己真正拥有。

“你愿意为你自己存这样一笔存款吗?爱是最有价值的存款,为了你自己。”

惠婷还是迟疑了一会儿。如果为了自己,她还不肯付出,那么她还愿意为谁付出呢?她心里盘算着什么呢?如此聪明的人,她不是不懂得存款的比喻,她盘算、计较的是,她的先生为什么不存,而要她存呢?夫妻是一体的,任何一个人存,彼此都可以获益。一切都是为你自己所做的努力,如果我们的改变,可以让我们得到所要的一切,我们需要计较别人的付出吗?

 

爱的努力,必须是心甘情愿、无条件的付出。只因自己喜欢和要这么做,只有付出,不能有一丝期待,爱才会成为存款。我们的头脑是个做生意的商人,我们算计我们的支出和报酬,但爱是不能算计的,它只给能享受付出、喜乐的人,为自己而付出,对学生、对陌生人,我们都愿意,为什么不肯给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另一半和孩子呢?

“为什么你这么小气和爱计较呢?”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太好了,惠婷否认自己的小气和自私,那么就学习每天付出我们的关心给另一半和孩子,学习去爱我们的另一半和家人。

 

“学习,我们不懂得什么是关心和爱,所以只是学习,练习。”

经过这样的澄清,惠婷无言以对,她除了选择学习和练习,她别无选择,她不能说她会,她只能说她知道,但知道有什么意义呢?我要的是她的“愿意”。

“我愿意。”

我还要她具体承诺,把先生和女儿当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每一天都是她和他们相处的最后一天,每天都这样努力,去营造喜乐和幸福。

“你付出什么,你就得到什么。你想要什么样的幸福,就请你付出这样的幸福给你的家人。”

惠婷又哭了,这次我就让她哭吧。她抬头看我一眼,以为我会像刚刚一样,制止她的哭泣,但这次她哭是因为看见自己错失的过去,泪会洗净她的心,让她清明和纯洁。她的泪水,让她尝到了爱的滋味。

“我要回去了。我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真的吗?”

几个星期的协谈,我希望让惠婷改变,就像在剥洋葱般,一层层看见自己的困扰。这世界上没有任何的问题,除非我们要让自己难过。

“你确定你真的知道了吗?”

“我……”

 

要真的明白一件事是高难度的挑战,因为许多的“知”,都不是真正的“知”,而是一种误会,最后又再带领我们进入另一个丛林,让我们再度迷失。

我的话再度让惠婷疑惑,现在如此的轻松喜悦是错的吗?当然不是,而是要让惠婷了解,心情是很容易转变的,我们的思绪是波动不定的,期待我们自己保持内在的平静和喜悦,是造成困扰的主因。

我们要全然的接受每一个片刻和事件的到来,只是等待,而不是期待,就像她的先生、女儿,以及她自己一样,每一个片刻都是不一样的,别把他们一时的样态,看成是他们的全部,这一个时间,他们是如此,下一个片刻,他们又会不同了,但只是不同,无须比较。

一切都是生命的旅程,一切都是恩典。他们是她最好和最重要的伴侣,珍惜和看重每一个相处的片刻。只要相处的这一刻是喜悦和幸福的,就够了,下一个片刻自然就会是美好。

 

“不要为未来操心、担心,一点都不要”

惠婷似乎很疑惑,我们的教育都教我们要为下一个片刻做准备,要做个为冬天储备粮食的蚂蚁,才不会让冬天来时挨饿。其实我们为未来做的准备已经太多了,我们自有生命以来,一直都在做准备,够了,我们应该安心享有现在了。

这样的习惯彷佛违反了人性,但只要我们保持着警觉,我们就比较容易恢复我们的平静。我们所知的一切,就是我们对自己及未来一无所知,没有任何事可以准备。

 

“享有现在,让我们活在此一片刻。”

看着惠婷离开,这几周的课程也告一段落。看着惠婷卸下了困扰,踏着轻快的步伐离开,我给她祝福。知道是容易的,但生活中需要的不是知道,而是实践,接下来要做的是惠婷爸爸的协谈,这对我而言,是一项全新的开始。

改变,从这1秒开始:我们和自己相处,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和另外一个人相处,了解它的困难,就会让我们有合理的期待,一切都只因为另一个人不可能和我一样,我们不是恒常的,其他的人也是一样。看见我们内在的纷扰和不定,一切都是自然的起伏和波动,一切如风或云般的自然来去和聚散,一旦我们不想去改变和控制,就会让事件变得容易。

和自己和好,我们就容易与另一个人和好。让自己保持着愉悦,我们就会发现,任何事都是容易和简单的。我们自己没有问题,当然我们也不会制造问题给另外一个人。

 

 

文/卢苏伟

 

来源:心灵咖啡网

原文链接:http://www.psycofe.com/read/readDetail_2811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