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我爱你,但与你无关

更多
2012-9-19 14:56:09 点击:1657次

心理引言:这是一部将女性的情感用无比细腻的心理描写展现出来的影片。徐静蕾自拍自演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讲述了一个少女奉献了自己的一生去爱一个根本不记得自己的作家的凄美故事。白玫瑰纯洁的狂野,是女人用一生实践的诺言。花谢花飞,最后只剩一句:我爱你,但与你无关。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我爱你,但与你无关

 

片名:《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导演:徐静蕾

主演:徐静蕾,姜文,黄觉

内容简介:

1948年深冬,一名男子在41岁生日那天收到一封厚厚的信,这封信出自一个临死的女人,讲述了一个缠绵的爱情故事,而这个故事的男主人公对此却一无所知。故事始自18年前:一个女孩13岁时爱上了住在隔壁的作家。后小女孩因家中变故搬到了别处,但她却始终无法忘记曾经住在隔壁的作家。几年后,小女孩以学生身份回到原来的住处,与作家重逢,将自己的初夜献给了他,但作家对这个曾经住在隔壁的小女孩没有任何印象。两人几次交欢后,作家因事离开,并表示回来后马上与她联系,却从此遥无音讯。女孩在绝望的等待中发现自己怀孕了,因对作家的爱,她决定生下这个孩子。孩子出世后,生活越发艰难,她为让孩子过上优越的生活,不得不依附有钱男人坠入风尘,过着交际花一样的生活。几年后,她终于再次遇到了深爱多年的作家,两人又有一夜的欢愉,但作家仍旧没有认出她来。又过了几年,孩子患伤寒病死去,当年的女孩将往事写进信中寄给了作家。

 

心理学看点:完美主义,女性心理,情感

心灵咖啡推荐理由:

对于一个从小生活困窘、贫乏而又单调,只能耽于梦幻的少女来说,有什么会比身边突然出现一位优雅、精致而又拥有旺盛生命力的男人更具致命诱惑的?初次送女人的花是象征纯洁的白玫瑰,而纯洁的狂野,女人用一生来实践了这个预言。

“我爱你,与你无关”。爱情的说到底果真是“一个人的”爱情吗?或许。至少这个陌生女人能让人感受到。耽于梦幻是“一个人”的恋爱最常见的方式。而遵照梦幻的指引去做一名殉道者,不惜为爱体无完肤,沉落沦陷。

总之,这是一部将女性的情感用无比细腻的心理描写展现出来的影片。

 

经典台词: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得上一个孩子暗中怀有不为人所察觉的爱情,因为这种爱情不抱希望,低声下气,曲意逢迎,热情奔放。这和成年女人那种欲火炙热,不知不觉中贪求无厌的爱情完全不同。只有孤独的孩子,才会把全部的热情聚集起来。我毫无阅历毫无准备,我一头栽进我的命运,就像跌进一个深渊。

世间上再也没有比置身人群之中却又孤独生活更可怕的了。

只要你叫我,我就是在坟墓里,也会涌出一种力量,站起来,跟着你走。

在这个世上,穷人总是遭践踏,受凌辱,总是牺牲品。

我要把这个时刻告诉你,是为了让你,你这个从来没有认识过我的人,终于知道有一个生命依恋着你并且为你憔悴。

你叫我怎么告诉你呢?你是永远也不会相信一个少女,她曾今也将一直对你这么一个并不忠实的人坚贞不渝的。你也永远不会坦然无疑的承认,承认这孩子是你的亲生之子。你也许会觉得我另有企图,你还会对我疑心,在你我之间会存在一片阴影。一片淡淡的怀疑的阴影。而我是有自尊心的,我要你一辈子想到我的时候心里没有忧愁,我宁可独自承担一切后果,也不愿变成你的一个累赘。我希望你想起我来总是怀着爱情怀着感念,在这点上我愿意在你结交的所有的女人当中成为独一无二的。可是当然了,你从来也没有想过我。你已经把我忘得一干二净。

 

影评推荐:

陌生女人的完美主义

理解《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要领在于理解那个”陌生女人”,而这个女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只付出,而不敢谈要求,理解她不向自己所深爱的人提要求,也就理解了这个陌生女人。

她不向别人要求的原因大概有三:害怕爱情会拖累了自己爱的人;害怕自己的爱情被误解;胆怯、缺乏勇气。

她害怕拖累自己爱的人,这一点非常清楚:我知道你喜欢无忧无虑,欢娱人生,她怕他受牵连,更怕他会因讨厌这种牵连而记恨她,哪怕只是短短几分钟的念头,这说明她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我所说的完美主义者,一是指这个陌生女人是一个要求自身品格完美的人,当这种对自身品格的要求表现在爱情方面的时候,就是要求自己不能让自己的爱人因自己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而她却发现,为了让他不受伤害,自己唯一可以做的,竟然就是什么都不做。二是指这个陌生女人是一个要求人际关系完美的人,当这种对人际关系的要求表现在爱情上的时候,就是要和自己的爱人不因自己起半点摩擦,自己的爱情要平平静静,而她知道自己会引起爱人生活上的负担,从而记恨她时,特别是有了儿子之后,她更加考虑到了这一点。但是陌生女人并不是一个完全不想让爱人受牵连,完全不想自己的爱情受到损伤的人,她终生被动的等待着作家R,而她应该明白:就是作家自己把她召唤回去,就是他突然改变了,要留她在自己身边一辈子,作家仍然会受到牵连,爱情仍然会有摩擦。她只是不想成为牵连和摩擦的制造者,所以她只能被他“招之则来,挥之则去”。

 

她害怕自己的爱情被误解,她的这种害怕被误解,在表面上则表现为害怕被拒绝。女人在给作家的信里面“喋喋不休”的谈论过去最细小的事,哪怕是自己现在在用第几根蜡烛写信,她都说得清清楚楚。我们知道,女人在童年的时候就知道作家是一个既严肃又游戏的人,她自己便也应该知道自己犯下了一个错误,但是一个人对自己的无知年代犯下的错误,既有可能因年龄的增长而觉醒,也有可能让它继续下去——义无返顾的一头栽进自己的命运里。因此,她觉得自己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的一切,她便要求自己死心塌地的爱他,要求自己炽热的心只属于他。同时由于这双眼睛——当然就是指对自己的忠贞的过分的要求——使自己必须不对他犯任何错误,因为有了这一层的想法,她便害怕自己的爱情被误解,这一点就是在陌生女人写给作家的信里面也随处可见:不,亲爱的,我不怨你,我不想把我的悲苦抛进你的生活,而只要自己主动的表示,就有被误解的可能。

 

陌生女人是个胆怯的女人,而我以为,这一点并不是她性格中最致命的一点,而且书中实质上涉及到她的胆怯的也只有她回到维也纳,一开始不敢正眼去看他的爱人一眼这个情节,她性格中最致命的一点就是前面所说的——要求完美。

 

人在人之初总会接受许多美好的教育:善良,仁慈,爱情,忠贞。而当人进入世俗,多少会发现,这些美好的理念在他心中有些动摇,我始终这样觉得,人由于对美好理念的崇拜,对于自己的“动摇”的痛惜,不管它的发生在当时的环境下是对是错,不管它对自己是好是坏。他都愿意去完成它,信守它,不惜成为它的牺牲品,用自己的思维和行为过程来表现自己对这种价值取向的坚贞不渝。我曾经对古代忠于昏君的“忠臣义士”们的节气感到奇怪,后来慢慢的明白,也许古人和现代人的心灵也很有共同之处。现在有一种很流行的说法:爱上爱情。书中的女人无疑是爱上了爱情,她爱爱情,也要证明爱情,她说她写信给作家的原因是:我的儿子死了,我再没有别的人可爱,这次我至少要和你谈一次,至少要在这唯一的一次告诉你我的爱。恐怕除了这个原因,她还希望证明自己的确是爱着他,而且“从来没有哪一个女人比我更死心塌地的爱过你”,就是说她不希望自己毕生经营的行为艺术,只有自己这一个孤单的观众。

因为不能陪伴爱人,而自己始终不能并不愿放弃,有意无意,她就用自己的一生来塑造了这样一场庞大的行为艺术。

 

我爱你,但与你无关

她再一次的告别这个男人,在清晨的庭院里,与男人的管家相遇。

管家颤栗了,他清楚的记得每一次的相逢,他稍稍平静下来,便一如当年见到十二三岁的她时一样,喊着一声“早啊,小姐。”

此时,万种心酸如蚁虫爬过心头,轻轻噬咬,她终于忍不住眼眶中蓄满泪滴,这管家他在她的人生每个阶段里见过她,是她多年来的心迹和际遇的见证人。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爱你,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明了。”她只能任凭心潮澎湃,任凭自己强忍辛酸和内心的痛苦,走过去,经过管家,把那男人给她的钱塞在管家手里,然后义无返顾冲出门外——就像她义无返顾如飞蛾扑火扑向这段爱情一样的姿势。

男人收到信,看完信,在他四十一岁的生日这一天。

花瓶将永远没有来自一个陌生女人的白玫瑰,而这个男人此刻心中才多少有了一些女人依稀的倩影。

他顺着窗子往外看去,镜头推推推,一直推向遥远的过去,他似乎沿着黑暗,迈进了时光隧道,他看见一双执着坦白的眼睛,属于一个少女,闪烁在迎向他的灯光处的窗户里。

那是一个女人的一生。

少年时代,她睁着一双坦白而无辜的眼睛,静静怯怯躲在角落里,看着和她的世界完全不同的一个成熟男人的身影。那时的她是一张白纸,母亲寡居,生活如一潭死水。那男人搬近她家,无论朝气、神彩还是许多许多书堆积起来的儒雅,音乐、歌声、笑语包括年少的她未必可以理解的风流神态,先是将她吸引,而后彻底收服年少的心。他是第一个她接触的真正意义上的男人,她清楚的意识到那是男人——如同《大明宫词》里小小的太平公主,看到面具下明媚的一张脸开始,她的心被打动,于是这张脸,这个人便成为青涩少女心灵所可容纳的全部梦想。

他和她的距离太遥远,是她刻意在拉近。

少女时代,她趴在窗口执扭的望着对面的灯光;借故帮这个男人的管家收被子,闯进男人的家里;到后来离开北平六年后,再考大学回到这个男人的身边,继续看他和一个又一个女人调笑着,路过她,没有任何熟悉的感觉——她是幽怨的,但她又很倔强。一旦有机会,在一个傍晚意外和他相遇,她便抛弃了少女应有的矜持,投入向往已久的怀抱里。

当她赤裸的躺在这个男人身边的第一夜时,她独白道,她仿佛亲近了年少的梦想。这一点,从她触摸年少时在这个男人房间里看见的外国女人的雕像时温存的指法开始,我就明白了。

长时间的等待,自少女起萌生的爱,使她心中常怀绝望,而这种绝望,把这个男人变成她的理想。是理想,她便有足够的勇气去争取,也肯接受失败。因此只要获取一点点,接近一点点,她就满足,她的内心里还是那个趴在窗台向往对面的一线光的年少的自己。

他说,他会快回来,回来就会找她;就这样轻易而拙劣的离开她。

咬了一半的苹果,与他曾经赠她的那朵白玫瑰一样,无论曾经多么新鲜,最终都会腐烂,在男人心里不留半点痕迹。她却怀了他的孩子,远走他乡,在战乱里奔波,她每年在男人生日这一天送上一束白玫瑰,作为曾停留在他生命里的一点纪念,她其实在心里希望男人会因为那束白玫瑰想到曾经有过那么一个女孩出现。

然而他却什么都忘了。

日后,她成了高级妓女,出没欢场,为生活。

几经周折,她依旧落入这个男人的怀抱里,他却又一次没有认出她,没有认出她作为十二三岁的少女住在隔壁,也没有认出她作为清丽的女学生曾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当她终于用女人的方式和这个男人纠缠在一起时,她却从未改变过自童年时代起固执青涩的爱情——一个属于女孩子的,不肯移动的爱,一如当年她离开北平时母亲眼睛里的不可解释不明事理的执拗——她未肯长大。

她其实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她走出房门,那一瞬间,我怀疑幼年的她躲在房屋的一角窥测着她自己成熟的身影——如今的她便是幼年时期看到的爱人领回家的一个个随随便便的女孩子中普通的一个,但除了这种方式,她也无法接近她的唯一爱人。

他没有认出她,可他摆脱她的方式,却是一模一样的。她说,我该走了;站起来,麻木的穿衣服,戴首饰,麻木的看着男人往她的包里塞嫖资,她走到门前,却看到自己送的白玫瑰,她要求男人送她一朵,男人一点不迟疑,但不迟疑,不清楚这白玫瑰来自谁,分明这么多年来她的心意,他毫不知情;而曾经的她的出现,他根本没有记忆。

这是一部拍给女人看的电影。那种细腻的心理体验,只有女人才能理解。

谈奉献吗?不。

讨论的是这种爱的方式吗?也不。

不要跟我说,这种爱情是不对的,这个人未必值得你爱,也不要和我说,女人要自强自立,要懂得取舍。这部电影讨论的不是这个问题,不是每部电影都是《地道战》《焦裕禄》,让你总结教育意义。

你若不穿上那个人的新鞋走一公里,你没资格讨论她今天的心情。

真正爱一个人,是说不出口的。

我那么爱你,你叫我怎么忍心告诉你我那么爱你,让如此不完美的自己玷污你的生活。

我不能确定,我能给你完美的爱情;但是,我能确定我自己。

所以,就让一切在沉默中完美的谢幕吧。

 

 

 

来源:心灵咖啡

原文链接:http://www.psycofe.com/read/readDetail_2700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