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成了我的继母

更多
2013-12-4 10:36:25 点击:1511次
宋姗老师,你好!
    我和丈夫是大学同学,又是同乡,而且,我们都出自单亲家庭。他的父母早年离异了,他与母亲一起生活。我的母亲在我上初中的时候车祸去世了,我一直与父亲相依为命。相似的经历,让我们很快就走到一起。大学毕业后,我们一起回常州发展。结婚的时候,婆婆把朝南的大房间让给我们做新房,自己住朝北的小房间,这点让我很感动。婆家经济不宽裕,但我们过得很融洽。我们让婆婆当家,工资卡也由婆婆掌管。婆婆苦了一辈子,我不想让她再有任何的失落。婆婆是个节俭的人,她中午饭一个人吃得很马虎,但晚上我们回到家里,菜肴总是很丰盛。婆婆知道我老爸一个人在家很孤独,双休日她常常把我老爸也叫过来一起过。婆婆烧菜的时候,我老爸给她当下手,两个人有说有笑配合得相当默契。有一次我老爸开刀住院,基本上都是婆婆在照料。我过意不去,婆婆却笑着说:“一家子不要再说两家话。”渐渐地,我和丈夫也看出一些端倪,我们发现婆婆和我老爸互相注视的眼神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们没有干涉,我们也算是开明的小辈,几乎是以欣喜的心情鼓励他们之间的这种变化。直到有一天,两位老人红着脸告诉我们,他们想作伴住到一起。我和丈夫笑着举手赞成。那以后,我们把两套小房子并成一套大的,一家四口住在一起,过着安宁的日子。回想起来,那段日子真的很幸福。婆婆既是我婆婆,还是我的继母。去年年底,我老爸生病去世了。我都无法形容我内心的伤悲。这一来家里原先的平衡被打破了,婆婆突然表现出专横强势的一面来,和以往判若两人。引发战争的导火索是,我要把老爸的骨灰带去乡下,和我老妈的墓合葬。这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婆婆坚决不同意,说老爸的骨灰将来要和她合葬。我当然不会让步。那以后,家里再无宁日了。              常州  方女士
方女士你好:
    你给我出了一个难题。相信这也是不少再婚家庭都会碰到的问题:父亲的骨灰应该跟生母的合葬,还是跟继母的合葬。我们不妨先把这个问题搁一边,来看看你们家里的情况。你和你丈夫可谓是天作之合:同一个城市,异地求学有缘分到同一个班级,相似的家庭背景让你们走到了一起。结婚后,你碰到了一个善解人意体贴小辈的好婆婆。你看,她把朝南的大房间让给你们,自己住朝北的小房间;她自己午饭吃得很简单,却不肯怠慢了你们小夫妻。我注意到了一个十分出彩的细节,你居然让婆婆当家,甚至连工资卡都交给婆婆掌管。这不是一般的媳妇能做到的,或者说很少有媳妇肯这样做,肯心甘情愿地大权旁落。你也是个好媳妇,你体谅婆婆早年离异,历尽坎坷,你不愿意再让她有丝毫的失落。你们这样的一对婆媳,相互之间是这样的姿态,关系还会相处得不好吗?那些老是把“婆媳是天敌”挂在嘴边的人,正该好好学学你们的相处之道。我这里没有任何讽刺的意味,后面发生的事是谁也预料不到的。再后来,你老爸和你婆婆日久生情最终走到了一起,这也是人之常情,也没有任何违悖常理之处。两亲家而最终结婚的,生活中并不乏见,亲上加亲,往往被誉为美谈。这里又有一个出彩的地方:你们看出两位老人在逐渐走进对方的心灵,你们没有干涉,相反是以欣喜的心情注视着这段感情的发展,为老人祝福。对那些横加干涉父母再婚的子女来说,你们的举动会让他们汗颜。你和你丈夫如此的开明,豁达,知道感恩父母,知道体恤父母,令人击节赞叹。至此皆大欢喜,合家幸福。知道你老爸去世。
    你用了一个十分准确的句子,你说老爸去世后,家里原先的平衡被打破了。真的是这样,家里的每一个亲人都不能缺少,缺了谁都不行,缺了其中的一个角色,家庭结构就不完整,就不健全,这也会导致心灵的不平衡。要知道,你婆婆的前一段婚姻并不幸福,正是在你老爸进入她的生活以后,她或许才真正尝到了爱情的滋味。她把这段感情看得很重。她把这老来的幸福看得很重。她把你老爸看得很重。你老爸的去世对她的打击,并不比你轻多少。她的种种变化,是不能一下子适应这样的变故,她晚年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离去了,一个至亲至爱的人离去了,她接受不了。她觉得你老爸是属于她的,她是有这个名分的。哪知道,突然之间,你老爸要去和另一个女人合葬在一起,不再属于她了,她便接受不了了。你婆婆是离异的,不是丧偶的,她没有退路,,没有归宿,没有一处墓地等着她去合葬。这样的场合下,人会失衡,会崩溃,甚至会蛮不讲理,行为出格。你要理解你婆婆,况且,她还是你的继母。回到先前的问题上来。我的意见,你父亲的合葬先搁一搁。最关键,不是谁和谁合葬的问题,而是你婆婆已经失去了一个亲人,不要让她再失去亲人的关怀。         宋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