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值为王

更多
2017-1-4 15:59:26 点击:927次

王尔德特别自负于自己的天才。19世纪80年代的某一天,王尔德搭乘亚历桑纳号由英国往美国,入关时他们问王尔德有何物品需要申报,他答:什么都没有,除了我的天才。


那个时候王尔德还未被美国人接受,甚至于许多媒体嘲笑他,当他是个怪物,然而他依然口出狂言,且常常妙语如珠。譬如他说,好的美国人死时会到巴黎,而坏的美国人会留在美国等死。他还说,如果一个人有足够的钱到美国去,他一定不会去的。他更有名的话是:个性善良不如长相美貌,不过个性善良总比长得丑好。


如王尔德自负于自己的天才一样,女人们总是自于自己的美丽,即使有的女人不敢像他那样骄傲地宣之于口,但在心里也会祈望,美丽永远属于自己。关于对美丽的向往,女人一点也不输于王尔德。

女人美丽的凭借很多,化妆品、时装诸类,是和女人合而为一的东西,没有这些,女人找不到自己,那是女人的粮食,生存之本。而美丽如果只是生存之本,那就太落实了,不够吊诡,根本上面,要有高一点的东西,那种似乎可有可无,那种有无之间判然有别的感觉,让美丽更具诱惑。


中国当代有个画家画了许许多多油画美女图,据说画卖得很好,很发财,很多人喜欢他的画,喜欢他画里的美女。他的美女无一例外都有道具:长笛、竖笛、提琴或者扇子。女人的美,不仅仅是她自身的美,女人与某些东西一起,形成一种美丽的氛围,那种美丽,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而丝巾是对于大多数女人来说,最平民、最唾手可得,也是最贵族、最体现品位、最飘忽、最能打动人的道具。现实和艺术的美,都由这一片薄如蝉翼的丝巾包揽了。


据说丝巾最早是经常披在维纳斯身上的一条透明纱带,还据说纱带上绣着奇奇怪怪的东西,包藏了她的全套魔术,有爱和情欲,以及要把一个聪明男人变成傻子的迷魂话语。而天后赫拉曾向她借来这条用以降伏人类和诸神的纱带以迷惑宙斯。这些故事,记录在荷马史诗里。它犹如寓言,让丝巾从诞生之日就蒙上了美和爱的光晕。还有全部的女性魅力以及女性智慧。


丝巾是如此女性和让女性充满诱惑,它最先打动的不仅是女人,还有男人的眼睛。借由男人的眼睛,我们看见了历史上每朝每代的女人身披丝巾的动人姿态———罗浮宫博物馆、卡塞尔国立艺术博物馆、华盛顿国家画廊……那些伟大画家留下的伟大作品,提香、戈雅、布歇、莫奈们描绘的神秘雍容而华贵的女人们。


中国也有美丽的女人,以及画家对美丽女人的描绘,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里,唐代贵族妇女富态而华美的情态跃然纸上。发现一点中国女人与外国女人不同的是,中国女人除了有披帛(类似丝巾),还有扇子,在画里,这些东西搭配起来是分外好看的。


扇子与丝巾起的作用有相似之处,装饰和遮蔽,装饰是对的,遮蔽却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影影绰绰的,更加显得温柔似水、风情万种。


这是古代女子的好处,手持团扇,可扑蝶、可遮羞,无论如何,扇子握在手里,姿态是美的。现在的女人,没空拿着扇子了,手上要拿的东西太多,手机是必备品,甚或充电宝,还有墨镜,脱下戴上,手也忙得很,很多时候照应不过来。想展露女性迷人姿容,非丝巾莫属。丝巾的系法,也因此而被发明出无数种,它甚至可变成具无穷诱惑的时装,令人风姿绰约。

总是这样,权力、地位和财富,还有欲望,紧紧相连。而女人的美丽,恰恰是欲望的对象。若隐若现,薄如蝉翼,如水的女人啊。


女人就是这样,古今中外,概莫能外,除了美丽……真的概莫能外吗?是否有了一点点不同?可以有很多说辞。但美丽还是套在女人脖子上的绳索,风尚以瘦为美,因而满世界都是节食的女子。一边是各种美食诱惑,一边是“忍饥挨饿”的女人。在瘦面前,女人们前所未有地愿意花钱,愿意折腾自己。墨子·兼爱中》说,昔者楚灵王好士细腰,故灵王之臣皆以一饭为节,胁息然后带,扶墙然后起。比期年,朝有黧黑之色。”也就是所谓的“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没想到,几千年之后,一个飘忽不定的“风尚”可堪比楚王。还是王尔德断得通透:真正的王道就是那美丽二字。颜值为王,还是概莫能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