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很像的同学,竟是失散十七年的孪生姐妹
2012-7-19 14:03:01
文/盛劼
      这是2011年的一个夏天,上海黄浦区的一家美容整形医院内,并排摆放的两张手术床上正在做一场非同寻常的整容手术。无影灯下躺着的是一对孪生双胞胎姐妹,姐姐叫馨元,妹妹叫馨予,都是这家医院的美容咨询师,给她们做手术的是这家医院的杨燕雯院长,杨院长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那就是俩姐妹的小姨。 
  双胞胎姐妹为什么要同时做整容手术呢?她们对于手术又有什么特殊要求呢?其实,双胞胎姐妹想一起做手术的原因在外人看来很不可理喻,然而在了解了她们的经历以后,人们便会感叹命运和生活的安排。 

   


  人生如戏“大家都说我们是双胞胎呢!”
 
  故事还得从2004年开始讲起。那一年,这对双胞胎姐妹17岁。那一年,也是她们人生中的第一次相遇。她们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个神奇的下午,和那个操场。 
  那天,馨元兴冲冲地来到牡丹江一所卫校的医疗美容班报到,并参加入学军训。下午,军训便开始了,女生和男生在雪地里各排成一排,大家都好奇地打量着身边的同学。突然,馨元在队伍里发现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同学。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女孩,就在霎那间,眼神交换之间,她发现对方也直挺挺地盯着自己。馨元心想,对方估计也是在纳闷怎么会有个人和自己那么像呢! 
  没过多久,周围的同学们也发现了这个现象,把俩人聚拢在一起,七嘴八舌好奇地问:“你们怎么那么像?你们认识吗?” 
  馨元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大胆地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那个女孩大方地回答道:“我叫张怡。”这一问,正式开启了俩人的相识过程。 
  事后,同学们都说她们是双胞胎。只有双胞胎才会像她们这样,连鼻子眼睛都跟克隆出来的一般。但是馨元和张怡交流后发现,她们的生日并不在同一天。既然不在一天,当时懵懂的两姐妹根本就没往双胞胎上面想。她们不断地向身边的同学解释,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未必是双胞胎呀,可能就是缘分吧。 
  最美的花季年华,最纯真的青春心事,两个爱美的小妮子很快便成了闺蜜,经常在一起吃饭、逛街、聊天。有一天课间休息,她们把小时候的照片拿出来一起分享:满月时候照的、2岁时候照的、上小学时候照的、初中的毕业照等等,她们越看越觉得有意思,从鼻子、眼睛、下巴到身材、个头,两人从小到大怎么都长那么像?看着看着,两人便想起了同学老师们的猜测,两人或许真的是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她们决定各自回去问问父母。 
   
  绝处逢生从亲生父母的遗弃到好心人家的收养
 
  这天晚上,馨元回到家,打趣地问爸妈,自己究竟是不是双胞胎?是不是还有一个姐姐失散了?馨元的父母听了一愣,随即立刻岔开了话题,让女儿安心读书。看着乖巧的女儿,夫妇俩若有所思地互望了一眼。 
  而张怡一回到家,拉着妈妈的手,撒娇地说:“妈,我在学校里遇到了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女孩儿,我们会不会是双胞胎?”妈妈捋了捋女儿的头发,“傻丫头,瞎想什么呢,妈就你一个女儿。”嘴上虽然这样说,张怡妈妈的心里却“咯噔”了一下,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 
  原来,事实正如姐妹俩猜想的那样,馨元和张怡确确实实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事情要追溯到1988年,地点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医学院附属医院。那年6月,一对双胞胎姐妹在这家医院呱呱坠地了,姐姐名叫馨元,妹妹叫馨予。 
  这本应该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但是她们的亲生父母却并未表现出丝毫的欢喜雀跃。因为这背后有着难以启齿的隐情——姐妹俩属于超生,她们还有一个姐姐。那是国家计划生育政策执行最为严格的八十年代末,一旦被发现超生,仕途必定会受到影响。原本,孩子母亲是想打掉孩子的,但没想到怀孕时,孩子的外公生患重病,她去照顾了好几个月,等到忙完再想去打胎时,却已经是七个月身孕了。医生说,不能打了,只能生下。所以,他们才会离开自己的城市,来到表妹杨燕雯所在的牡丹江市生孩子。 
  做完月子后,孩子的亲生父母便托付杨燕雯,将孩子送给一户好人家。对于刚出生的外甥女,杨燕雯自然是欢喜万分,不舍得把她们送给别人。可当时,她还只是牡丹江医学院的一名在读大学生,并无经济来源,自己供养她们肯定不现实,这可如何是好?她只能和自己的亲姐姐商量。姐姐和丈夫结婚多年未生育,看到双胞胎姐妹如此可爱又如此不幸,便决定收养,这让杨燕雯从表小姨升格成为了亲小姨。但姐姐家里的经济条件也有限,她提出只能收养老大馨元这一个孩子。杨燕雯便又托付自己的同学去物色一户好人家,最后把妹妹馨予交给了一户可靠老实的富足人家。从此,妹妹馨予改名叫张怡。至于两人的生日不同,是因为馨予的养父母为她报户口时,把她的出生日期报错了。 
  就这样,馨元和馨予这对姐妹在一个城市的不同轨迹上生活着。原本,两对父母约定好让孩子安安静静地长大,等她们结婚之后才说出真相。可有时候,生活比戏剧本身更有戏剧性,当双方的养父母都以为这个秘密还要尘封很久的时候,她们却不可思议地相遇了。初中毕业后,这对双胞胎姐妹竟然不约而同地考上了同一所卫校的医疗美容班,成了同专业不同班的同学,这么奇妙,又这么宿命。 
  此时,面对姐妹俩的询问,两对养父母都选择了缄默。事后,他们分别打电话给了杨燕雯,商议决定还是先不要告诉孩子真相,毕竟她们还小,就让她们先读完书,等她们成熟些再讲清楚。 


   

  姐妹相认双胞胎姐妹难舍难分 

  在卫校读书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姐妹俩就面临着实习、就业的问题。这时候,小姨杨燕雯已经在上海开了一家美容院,馨元提出想去上海投奔小姨。眼看着姐妹俩已经在一起共同生活学习了快两年,好得就和一个人似的,拆也拆不开。杨燕雯和两对父母一合计,干脆把这对双胞胎姐妹一起接到上海来吧。但是,这就意味着必须得把姐妹俩的身世原原本本告诉她们了。她们才19岁,说大不大,在大人眼里她们还是孩子;说小不小,毕竟也是成年人了。 
  在说出真相之前,两对养父母都陷入了沉思:该如何告诉她们这个封存了19年的秘密?平静的生活会不会从此就打破了呢?如果馨元父母先告诉馨元真相,那以姐妹俩的亲密关系,妹妹一定会马上知道,然后再来问自己的父母,心里肯定更不愉快了。但是,若一起告诉她们,以两人性格的执拗劲儿,估计会闹腾上半天。事关重大,两家人头一回坐在一起,面对面地沟通了一次,最终选择在同一天分别告诉姐妹俩这个事实,地点是在各自的家中。 
  这天是周五,在学校里待了一周的两姐妹要回家了,双方的父母都打电话来说要来接她们。姐妹俩手挽手地走出校园,一眼就看到了在门口翘首企盼的两对父母。爸爸妈妈们当然也看到了姐妹花蹦跳着走出校园的温馨画面,毕竟血浓于水,姐妹情深,命运还是把她们紧紧地缠绕在一起,什么样的阻力都没能让她们分开。这让两对父母又一次坚定了要告诉孩子们这个秘密的决心。 
  回到各自家中,姐妹俩便分别听到了一个令她们震惊的消息,父母告诉她们:“你是被我们收养的,你们确实是双胞胎姐妹。”并未经历多少世事的姐妹俩听到这些“哇!”地一下就哭了,按理说,之前同学的怀疑、老师的提醒应该也能让姐妹俩有所心理准备,但是两人当时毕竟只是个中学生,一直抱着“长得像未必是双胞胎”的单纯想法。突然间,老师同学的猜想变成了现实,她们还真是一下子绕不过弯儿。 
  懂事的馨元抱着养母一个劲地说:“你就是我的亲妈妈,要是我的亲生父母来找我,我也是不认的!”“好好好,傻孩子,我们就是亲爸亲妈呀,以前是,以后还是。”养母的好生安慰才让馨元渐渐缓过神来。而倔强的馨予则愣了好半天,接着便不吃不喝地在床上躺了三天,问她话她就嘟哝:“这是真的吗,我接受不了。”养父母好言劝了好久也不见动静,馨予的倔脾气上来了还真是谁劝都没用。
至今姐妹俩都无法表达清楚当时的感受,可谓百感交集。可以肯定的是,对养父母的感激之情超过了一切,她们觉得最接受不了的事实就是,对自己最好最亲的人怎么会是自己的养父母呢?他们就是自己的亲爸亲妈呀。 
  待她们慢慢冷静下来,便渐渐地接受了这一切,原来真的是双胞胎,难怪如此投缘如此难舍难分。姐妹俩失散了17年,相遇后做了两年的闺蜜,终于在19岁那年相认了。相认后,张怡便将名字改了回来,还是叫原名馨予。 



  化蛹成蝶 姐妹花改头换面迎新生 

  明白了自己的身世后,两姐妹都非常感恩小姨,想一起到小姨的美容院工作。2006年,两姐妹从东北老家来到上海后,就一直在杨燕雯的美容院工作,从前台做到了美容咨询师。加上之前两年的校园生活,她们生活在一起已经7年了。错过了之前的15年,再也不能错过今后的若干年,姐妹俩说再也不要轻易地分开了。 
  在这朝夕相处的7年中,她们有着和同龄人一样的喜怒哀乐。而她们最大的烦恼却有些让人想不到——她们太像了,常被人认错。上学时,两人不在一个班上课,老师同学认错她们的几率并不大,但是在同一个医院工作后,她们工作内容完全相同,当她们一前一后出现在客人面前,常常都把客人搞懵了:你不是刚才还在手术室吗?怎么我一转身你就来到办公室了? 
  糟糕的是,由于美容咨询师的工作需要和每位客人沟通,而且经常是要沟通很多次,往往一个客人会来找她们咨询好几回。结果馨元经常碰到不认识的客人拉着她很认真地说,“馨予,我想咨询一下……”馨元只能尴尬地告诉客人她不是馨予,反过来,馨予也遇到过很多类似的情形,还差点被投诉服务态度不好。 
  有人说,你们干脆换个工作吧,这样工作中就不会有人把你们认错了。 
  这却是姐妹俩最不能接受的做法。因为,她们生命的前17年虽然同在一个城市,却从未相见过,也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17岁那年,奇妙的缘分让她们聚首,在学校里遇见了“另一个自己”,后来在亲人的见证下,终于相认。现在,她们又一起来到上海,从事美容工作,她们是打定了主意要一起工作,一起生活,说什么也不分开。这,也算是弥补分离17年的那种缺憾吧。 
  不想分开,又要避免长得像带来的种种误会。如何解开这个心结?这到底该怎么办? 
  看着医院里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病人,他们带着期待而来,收获满意而归,成就了一个完美的外形……“为什么我们不做一下尝试呢?”姐妹俩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这个办法—— 
  整容,整到两个人都不像。 
  姐妹俩的目的很简单,不想别人再把她们搞错,做一个新的不同的自己。她们对手术的选择也如出一辙,不做全脸多部位的大手术。姐姐整一下鼻子,妹妹开个双眼皮,其他部位都原封不动。这样,在达到目的的同时,既能变美,又不会失去自我。 
  这个时候,完全不能接受这个做法的反而是杨燕雯了。作为她们的小姨,从小就对姐妹俩倾注了极大的关心与爱护,她喜欢这对姐妹花本色的样子。但是,她也深深明白姐妹俩的苦衷。也许,长得像对于其他双胞胎来说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尤其在长大后拥有各自的朋友圈工作圈,长得像一般不至于给生活造成多大困扰。可是,这对好姐妹自打相认开始,便决定以后一定要生活、工作在一起,永不分离,长得像反倒成了一件烦心事。到哪儿都被认错,解释都来不及。 
  作为一院之长,杨燕雯深谙姐妹俩选择的手术并不会有什么风险,也的确是个一箭双雕的好办法。她无法辜负姐妹俩期待而又信任的眼神,这场手术,还必须她来做。 
  杨燕雯行医十多年,技术精湛,是个经验丰富的整形医生,通过她的神奇之手而改头换面甚至可以说开始全新人生的客人不计其数。然而给自己的亲人做整容,而且还是自己的双胞胎外甥女,应该这辈子也就这一回了吧。 
  于是,便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如她们所愿,馨元有了一个完美小巧的鼻子,馨予开了双眼皮后双眸显得炯炯有神。更重要的是,如今再也不会有人认错她们两个,不管是和她们相熟的同事,还是刚看到她们的病人,都很容易区分她们。 
  泰戈尔曾经写过这样的诗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馨元和馨予这对双胞胎姐妹花是幸运的,虽然分离了15年,但往后的日子可以一起携手走过。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姐妹俩的亲生父母这二十多年来从未露过面,不知道他们是否想起过自己当年遗弃的两个小公主呢,是否挂念她们的安好,是否想过重新找回她们。姐妹俩心中有结,都没有问起亲生父母的事,不知道以后的日子里,她们是否会提起这事儿…… 
  (文中人名是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