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飞鸿人生中从不等待
2016-11-2 11:27:08

世人往往因为45岁的俞飞鸿当下所拥有超凡脱俗的美而追捧她,她的美其实是在《牵手》中定格的。细观俞飞鸿从影的履历,作为职业演员的她并不拒斥情欲戏--同陈冲、邬君梅等人相仿,初入好莱坞的第一部戏中,为了观照“破瓜之年“的意象,她呈现过东方女性作为西方文本中性感符号的角色承担。


记者:在大学你个人的一笔亮色是,作为大学生就去好莱坞拍摄了王颖导演的《喜福会》。


俞飞鸿:拍摄《喜福会》的时候我才21岁,当时签证特别难,第一次还被使馆拒签了,美国剧组连夜找了使馆的人疏通才得以成行。那时我的英文水平还不能同人自如交流。1992年这次同王颖导演合作后,彼此觉得很投缘,2006年的时候我们还合作过一部电影《千年敬祈》,一部文艺片,并没有在国内上映,但摘得了西班牙塞巴斯蒂安电影节金贝壳奖。


记者:你内心认可如此苦情的等待情吗


俞飞鸿:在我的人生里不会做任何等待,无论是对人还是对事。我不等待也不期待就让它自然而然地发生,任何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都是生命馈赠给我的,因此也不会有任何挑三拣四,同时,我也不会去等待一个未知的东西。


记者:我注意到网上有声音质疑此次你在《小丈夫》中的台词表现力。


俞飞鸿:我觉得台词没有什么问题,观众的评论可能是针对我的声音,可能我的声音里天生就没有高音这一块(笑),但这不影响我去表现人物,生活中你也很难找到那些生气了以后吵架还保持着字正腔圆的人,不是吗?    


记者:你如何看待近来年再次走红后,一些加诸于你的标签,比如,“冻龄女神”。


俞飞鸿:这些有些网络化的语言,实话讲同我的表达模式离得比较远,我不会这么说话,但也不能不让别人如此说我。作为演员,我不希望被人贴标签,更不会把人家给的标签真拿来自以为是。承蒙观众对我的厚爱,可能体现了一些大家对美好的向往吧,我受宠若惊也诚惶诚恐,这不是什么客套话,与美丽相较,我更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美好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