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子间姑娘的“公主梦”

更多
2015-11-3 15:19:43 点击:2987次




       上世纪80年代初,有个美丽的女孩降生在上海市长宁区某条弄堂的某户人家。   

       女孩肤色极白,双眼若杏,鼻梁高挺,头发天生微黄带卷。女孩的亲戚们都叫她“洋囡囡”。

  “洋囡囡”长大后,渐渐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比方说姆妈抱着她走在大街上,冷不丁就有陌生人前来搭讪:“这囡囡真漂亮,可以帮我们拍个杂志封面照吗?”又或者,阿爸带她去照相馆拍张生日照,她的照片总能被放大陈列在橱窗里展示。上幼儿园,女孩常被安排担任班上舞蹈节目的领舞,她平时分得的果子糕点也比其他小孩多——是老师特别偏心宠爱她。

  戴着赞美光环长大的女孩慢慢有了错觉,她觉得自己本该是个公主,只是遗憾生错了地方,她想自己原本该是住在带花园的别墅中的呀,而事实上,她住在某间老石库门老房子的亭子间里。

  亭子间面朝北,阴暗、湿冷,冬天终日不见阳光。女孩和她的父母以及父亲的父母共居在一户里。用来分隔空间的只是一块块布帘。没有独立的卫生间,更别谈独立的个人空间,三代人不同的生活习惯引发了种种争执、吵闹。各种不方便,让女孩很小就有了个心愿:她想要住进楼房,她想有个独立的房间,她想长大后嫁到一户有钱人家去。

终于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女孩遇到两个男孩:乔和岳。乔在某500强外企公司工作,岳在某区重点中学任职物理老师。无须比较两人的性格和外貌,女孩心中的天平自动倾向了乔,因为乔的薪水是岳的四倍,且乔还有个机会可以马上外派到法国巴黎工作。

女孩喜欢巴黎,那里有路易威登和香奈儿,有凡尔赛宫和塞纳河,有艾菲尔铁塔和浪漫的香榭丽舍大街……那些曾经无数次在电视中、在网络上、在杂志里看到过的名字,女孩突然就觉得与自己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些璀璨的名字仿佛一件件眩目的华衣,纷纷披挂在乔的肩上,将乔修饰得魅力无比,于是女孩就如一只见到光明的飞蛾,热烈地扑向乔的怀抱,义无反顾。

乔出国前,女孩买了很多礼物送给他:衬衫、领带、皮带……乔出国后,女孩为乔建立了专属博客。每个晚上,她在虚拟空间记录她对他的思念之情。她给乔写邮件、打电话、发微信,她每时每刻都想得到乔的信息。只是,爱情从来不是公平买卖,很多时候并不是你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你给予多少就能得到多少回报,事实上,乔对女孩的爱恋远远比不上女孩对乔的依恋。

四年后,乔选择留在了巴黎,他未曾许诺要接女孩过去,他与女孩的联系也日益减少。事实上,乔有了新的女朋友,他并未刻意隐瞒女孩,只是女孩始终不敢接受现实,始终沉溺在这段一厢情愿的盲目爱情里。所有的朋友都劝女孩放弃乔,选择岳,因为岳对她的好有目共睹。在女孩和乔纠缠的四年里,岳默默地一如既往关心着女孩,只是,亭子间女孩不甘心,她不喜欢岳的唯一理由就是因为岳的背景不够华丽。她认定岳不能让她过上公主的生活。

  日子如流水哗哗地往前淌。就像很多童星长大后湮没在人群中,女孩渐渐也泯然于众了。

她不甘心,去读MBA,她希望在MBA课堂里能遇见一个钻石王老五。可是,现实常常比想象中残酷,她的MBA同学圈里不乏青年才俊,可惜大多已经名草有主,剩下几个单身男人,年龄也都比她小,没有人特别为她一往情深。她成了一个高学历、高年龄、高心志的剩女。在时光这把利剑面前,她曾经的优势已被割裂得了然无存。

  时光荏苒,亭子间终于拆迁了。女孩如愿以偿地搬进了她儿时向往的楼房。她拥有了独立的房间,家里也有了独立的卫生间和沐浴室。当梦想终于照进现实后,女孩却悲哀地发现自己依旧怅然若失,但楼房并没能让她体验到公主的感觉。她不知道,是否人的梦想随着年龄的增长在渐渐变大?

  很多个寂寞的晚上,女孩躺在床上遥想她童年时的风光,她的心里就漫过铺天盖地的忧伤,亭子间姑娘的“公主梦”成了一个很难很难很难圆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