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雨天有个好情绪

更多
2016-4-25 16:15:50 点击:3102次

雨天湿滑,让人受困。

  “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张宇带着沙哑的男声诠释心的变化。“谁能体谅,我有雨天。”孙燕姿说,谁此刻体谅我的雨天,谁就让我脚步坚决。黄玠直白地表露,“最近的天气真的不太好,每天都下雨,眼睛都下雨。”赵薇故意地发问,“你如何打发一个一直下雨的星期天?”……是的,雨总是能牵引出人最诚实的恋爱,当下的,往昔的,无不一针见血,让人猝不及防。

  “风吹过的下雨天,轻盈疯狂的舞旋,有人在谈倾心一见,还滔滔不绝。”曹方在《风吹过下雨天》里半痛不痒地唱着七月沙滩上半痛不痒的倾心,淡淡的,却又久久不能释怀的。这是于女孩而言的,不分场景、却被莫名镀上一层浪漫和纠结的,雨天里的遇见。

  也有时候,你不用参与到雨里去,仅仅是站在窗前听,就能把一场故事看尽。“而我听见下雨的声音,想起你用唇语说爱情,幸福也可以很安静,我付出一直很小心。”方文山总是有本事,在最浅白的场景中引出最深刻的爱恋。百叶窗前,光影斑驳,穿过时空,回忆一场无从剪接的爱情,它年轻,小心,让人红了眼睛,或许只能留在曾经。谁没有一段只有雨声才能牵引出的想念,谁没有一个听见雨声就想起的故人。

  然而,说起雨天的歌,不能不提的还有南拳妈妈的《下雨天》。“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简单。直白。束手无策。等不到谁的寂寞,都约定俗成地打算放在下雨天里销毁。还有温岚的《蓝色雨》,大方地陈述,“这样的天气,适合想你”,而“时间在老去,我的美丽,隔着距离,收不到你寄来的忧郁”,算起来,这可能是雨天里最大的不安了,不论这雨是蓝色的,还是粉色的。

  总之,雨天似乎很难让人有积极的情绪,它就该是与愁绪关联起来的。这样看来,似乎只有陈绮贞的《雨天的尾巴》稍微还有一点活泼可言:“雨天的手牵著你的衣袖,雨天的温柔总是选错拥挤时候,雨天的小指头骚动我虚有的乡愁,雨天的尾巴让夕阳牵著走。”

毕竟,再深的愁怨,都已经走到了尾声了,不是吗。

 

除了歌,雨还有让人作诗的本事。

一位音乐教师写:一生都在下雨\心情怎么也晾不干\总是漂泊\泥泞永远也走不完。

余光中写: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蝉声沉落,蛙声升起\一池的红莲如红焰,在雨中\你来不来都一样,竟感觉\每朵莲都像你\尤其隔着黄昏,隔着这样的细雨\永恒,刹那,刹那,永恒。

弗拉迪米尔·霍朗在下雨的星期天写:当雨下在星期天,而你独自一人,\不要想着与自己聊天。

博尔赫斯也写: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因为此刻正有细雨在落下。\或曾经落下。下雨\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总之,雨让人思绪泛滥,有人将其谱成一首歌,有人将其写成一首诗,有人也像你:撑一把伞走过街头,煮一杯咖啡坐在窗边,躺在床上,或是靠在沙发上,听音乐,或是读一本女性诗集,看似要做尽一切让自己颓丧的事,却又在这颓丧的过程中寻求气力,矛盾,纠结,甚至渴求这一场雨不要停歇,就像渴求那一场梦不会醒来。好似没有天晴。

然而,怎么会没有天晴。你所做的那些好似没有明天的事,都在静静地开启你的天晴。  

你当然可以允许自己进入别人在雨天的愁绪,音乐,诗歌,哪怕是一场即兴表演,你都可以进入其中,感受它,甚至可以为它落几滴眼泪。你可以把这一切都当作是一种欣赏和逃离,欣赏他人的愁绪,逃离自身的幽怨。因为也许,就在你领略一首歌或者一首诗里无限的可惜的时候,你已经忘却了自己的背负。

  顾城也曾用两句话诠释过一首《雨》:人们拒绝了这种悲哀,向天空举起彩色的盾牌。如果雨天不可避免地要和愁绪相关联,那么也请你尝试在别人的歌和诗里学会拒绝这一种悲哀吧,大方地举起你的彩色盾牌,大方地在雨天里有一个好情绪。

3102次
上一篇:女人和男人
下一篇:不懂事的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