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气

更多
2016-9-7 15:11:05 点击:3179次

他们结婚以来,因为都在父母家里吃,一直没怎么开过火,人家看到她家厨房,就夸赞,瞧你家的厨房跟刚结婚时没两样嘛。没有经过日日烟熏火燎的厨房,的确看上去很清洁,如一个仙女下凡前没沾上尘世烟火的超凡脱俗,如同还没有跌入婚姻的爱情,远远地隔在云端。

可是不染尘烟的日子,终究会有一天会离他们而去。老人会有一天突然不见,父亲走了之后,他们也举家搬迁到另一座城,母亲不肯随来,她愿意留在小城与小女儿一起过。这下没有指望了,于是,她开始了自己洗手做羹的煮妇生涯。因为从来都是倚仗老人,吃现成喝现成的,哪能知道这单单一日三餐的烦琐与艰辛。

才开始,鱼怎么也是煎不好的,每条鱼煮出来都似脱了衣服的鱼团子,看着就叫人了无食欲;排骨也是怎么做也去不了那股难闻的毛腥气。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看事容易做事难。想想父亲一辈子都为家人下厨,有时盐搁多了,菜烧糊了,她张口就批他几句,父亲脾气毛,也是不好惹,一生气就说:嫌我做得不好,那明天你自己烧!我给你们做保姆你还嫌这嫌那的!作为小辈的她,立马低下头来噤声不语,吃人家的嘴软,那有她这般不识抬举的人,吃了还嘴硬!更何况自己压根就不会烧。

现在父亲已走了两年,她偶尔想起他来,仍会泪流满面,她都没见过父亲老态龙钟的样子,他就患病急急地去了。虽然她知道泪水是最无用的怀念。她只是后悔,父亲在的时候,一日三餐伺候他们,而他们从不感谢,仿佛理所当然,事情小到不值得他们言谢。后来,看韩剧,每次吃饭前,都听到孩子对他的母亲说,谢谢妈妈,做这么好吃的饭菜给我吃!她的内心里就很自责:是啊,我为什么这么麻木,这么理所当然索取父爱?父亲下了一辈子厨,日日在厨房里绞尽脑汁地为我们做美食,他做的熏鱼那么好吃,他做的糖醋排骨比饭店还棒,我都没表扬他!因为天天下厨,父亲身上头上常常能闻到一股难闻的烟火气,她甚至还暗地里嫌弃过他,觉得他为什么不把自己弄弄干净?从没曾想,因为父亲的辛苦付出,才使得她十指纤纤不染尘世之浊,结婚十年依然如同孩童一样对生活琐事一无所知。

如今,她工作之余天天奔波在菜场与厨房之间,为炒一个干锅油爆大虾,上网百度;为做父亲以前拿手的、孩子爱吃的青椒塞肉,屡败屡战。终于有一天,孩子夸她做的好吃了,只是比外公还差那么一点点时,看着孩子开心的笑脸,她的内心竟然有种穿越烟火气的欢愉。

现在,每天晚上入睡前她就在想,明天吃什么呢?是清蒸豆豉小排还是剁椒鸦片鱼头?是番茄土豆汤还是海带冬瓜汤?在烟火中摸爬滚打的煮妇因此倒也练就了一身武功,现在即使家里来了七八个客人,如果他们说不愿意出去下馆子吃“地沟油”,原本是笨厨娘的她也是可以不慌不忙、大刀阔斧舞出一桌菜招待客人了。

有一天,孩子说闻到她身上也有一股烟火气,可不是嘛,爱就是这样在寻常烟火气中一代一代如时序般嬗递着。